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学员马桂兰被迫害死 内脏被取走

(从左至右、从上至下)法轮功学员宋万学、徐根礼、王晓忠、傅可姝、高一喜、杨忠芳被中共杀戮,他们的器官疑被活摘。(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625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报导)近日,明慧网河北通讯员突破网络封锁,传出消息,9月17日,法轮功学员马桂兰在河北秦皇岛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而且她的内脏被取走。

明慧网11月20日报导说,马桂兰具体在哪天怎么死的尚且不清。某天上午6点多钟,马桂兰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上午8点多她被抬出监舍,被送至秦皇岛公安医院,不久离世。

报导引用内部消息说,河北省来的人(具体什么部门、什么人不清楚),把马桂兰的肚子剖开,取走她的内脏,说是化验。再后来的消息不得而知。

据悉,在不到一个月内,还有其他两位秦皇岛看守所的在押人员(非法轮功学员)离奇死亡。现在看守所人员有变动和调整,听说进来不少新人。

为什么是河北省来人取走内脏?鉴于这些信息,明慧网认为此案有活摘器官的嫌疑。

目前,马桂兰的亲属都不肯说出自己知道或者被告知的情况,也不知家属们是否知道马桂兰被剖腹取走内脏的实情。

2018年7月4日,六十多岁的秦皇岛海港区法轮功学员马桂兰和五十多岁的马爱华在给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秦皇岛开发区珠江道派出所绑架。

7月5日,两人被送入秦皇岛市拘留所、被非法拘留15天。警察非法抄了马爱华家,她的手机被珠江道派出所非法扣押。

2018年7月18日,马桂兰、马爱华由十五天的行政拘留突然转为刑事拘留。目前马爱华正在秦皇岛公安医院二楼绝食反迫害。

律师见到马爱华后,说她面容消瘦,脸色苍白,胃里被强制插入灌食用的胃管,不许拔出来。

据不完全统计,到2018年10月,在秦皇岛看守所最少有二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

该看守所在秦皇岛市公安医院设的隔离监护的十五间病房,常常人满为患。

法轮功学员苏瑞琴,家住海港区,六十七岁,被绑架后,现在在公安医院被隔离监护,身体非常虚弱。

法轮功学员徐秀娟,家在北港镇,五十来岁,身体更是处于危险状态之中,患贫血、心衰、高血压,血压最高达到240。亲朋好友一直在向看守所和法院交涉,但是他们互相推诿。

他们的器官涉嫌被活摘

2006年3月,多位证人公开证实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罪行被曝光后,引起海内外各界震惊。近年来,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疑案也不断在国际社会上被报导,种种端倪表明,法轮功学员身体上的器官被取走的现象,不排除他们的脏器被活体摘除。

从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至今,类似马桂兰内脏器官被“取走”的情况,在被迫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并非个案,仅列出以下数例:

高一喜

法轮功学员高一喜,牡丹江市穆棱市穆棱镇河北村人,为人朴实、善良。

高一喜(明慧网)

2016年4月19日夜,牡丹江市公安局国保警察莫名绑架了高一喜夫妇。28日,高一喜被送到公安医院“抢救”;4月30日清晨,猝死。被抓十天,一个健康人便离奇死亡,高一喜年仅四十五岁。

牡丹江市司法相关人员,一直不让家属看望高一喜,告知死亡后又不让家属看遗体,却要家属签字解剖、火化,在家属不同意解剖的情况下声称“解剖”了。

此后,家人看到高一喜遗体额头处有伤,胳膊有勒痕,双手紧握向外撇,胸部挺起、腹腔特别瘪。

警察强行解剖高一喜的尸体,摘走所有器官,最后声称高一喜死于心脏病。

总部设在纽约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于2016年6月21日对高一喜死亡案取证,电话调查了涉案责任人之一 、中共黑龙江省牡丹江市“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综合科科长朱家滨。朱承认自己参与活摘器官,并称将器官“卖了”赚钱。

电话调查录音:

杨忠芳

杨忠芳,当年三十七岁,吉林省延吉市人。她为人处世非常好,极受亲朋好友、街坊邻居和整个西苑市场上的个体商户的欢迎。

杨忠芳(明慧网)

2002年7月1日,杨忠芳及不修炼的家人一同被抓。第二天得知杨忠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大伙都泪流满面,很多人想去看她。

待杨忠芳的家人和很多人赶去看她时,她的遗体已经被强行送进火葬场,而且腹内的脏器已经被提走,说是让法医鉴定。

傅可姝、徐根礼

2005年11月,贵州省开阳县第一小学高级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傅可姝(五十四岁),和她的远房表侄、法轮功学员徐根礼(三十四岁,贵州金沙县人)一同外出到井冈山地区时“失踪”。

傅可姝(明慧网)
徐根礼(明慧网)

2006年4月,家属在井冈山五指峰找到他们的尸体。死者的脏器已丢失。傅可姝的尸体剃光了头,双眼凹陷,没有眼球;徐根礼的头发被剪光,双眼凹陷,身体腹胸部被人切开缝合过⋯⋯

以下是傅可姝遗体现场的照片:尸体没有腐烂,赤裸着上身,内衣倒扣包裹着头,穿着棉毛裤、袜子。

以下是徐根礼遗体现场的照片:尸体干枯,全身赤裸,双手举过头顶,身体腹胸部被切开。

对此公安解释为他们做了DNA鉴定,对尸体进行过解剖。按常理,一根头发都可做DNA鉴定,公安为何一定要开膛破肚呢?

面对诸多疑点,警察却声称两人是自杀。

种种迹象让外界不得不猜测,两人很可能是被公安抓捕后摘取了器官,最后抛尸野外。

郝润娟

河北省张家口市法轮功学员郝润娟(女),家住广州白云区。因四次到北京为法轮功请愿被抓,2002年遭二十二天酷刑摧残后死在广州白云看守所。

家属去认尸时,见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掏空,皮肤被剥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尸骨肉,还带有鲜红的血迹。

两次看过遗体后,家属认为那不是郝润娟,只好把她两岁的儿子带来验血,最后证实那是郝润娟。

王晓忠

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王晓忠,十七年前被当地阳明公安分局警察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六岁。

王晓忠(明慧网)

后来,有知情者透露,王晓忠在被绑架的第十三天就被活活打死了。

该知情人见过王晓忠的遗体,说非常惨,器官全部被摘除,肚子瘪瘪的,身体上有整个一条大刀口,像个大拉锁。

当时在场的一名警察都不敢看,转过身喃喃自语:“太惨了,不关我的事”,看起来他被吓坏了。

宋万学

宋万学

宋万学,48岁,湖北黄石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1月22日,他无故被公安劫持到黄石第二看守所,被狱警残酷殴打折磨,然后被送往医院,被迫害离世

遗体的头被打破,胳膊、腿、肋骨等多处出现骨折,胸部有缝合的伤口,并明显塌陷。

狱警欺骗家属说:内脏(心、肝、肾)已被法医解剖、鉴定时摘除,之后被送往武汉检验。为何未经家属同意解剖尸体?检验结果如何?均不得而知。#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1-21 5: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