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山无尽 大都会三期展再探中国山水画传统

撰文/Irene Luo 编译/林宜君

清 王翚 王时敏 仿古山水图 册 纸本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公有领域)

    人气: 45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诗仙李白《山中问答》

数世纪以来,神州子民无不醉心赞叹山水画的壮丽奥妙,在其中神游故国,那里曾经有神祇与苍生共存,虚无缥缈间,善摄生者流连于崇山岩穴,留下奇异而动人的传说。

凡人眼中的“振衣千仞峰”、“波光潋滟晴方好”或者“疑似银河落九千”,在独具慧眼的画家笔下实非寻常物,他们视这些大块文章隐含了古人深刻的智慧,静观其变,身心便能为之提升;遁隐于画中山水,亦能远离尘嚣、世俗纷扰以及无明欲念。

对道家与儒家而言,山水之间有着无尽的智慧。孔子曾言:“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中国传统艺术领域,自绘画至陶瓷都不乏山水的千姿百态。

就绘画而言,青绿与水墨山水画之高超更是傲视群伦。为了表达人类面对天地造化的谦卑与崇敬,画家惯于以微缩的人物形象点景,映衬出宏观与微观的对比。

这些柔翰墨彩的佳构,目前正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溪山无尽——中国山水画传统”的第三期展览中精彩呈现(至2019年1月6日结束)。

中国山水看似深奥庞杂,策展人史耀华(Joseph Scheier-Dolberg)藉由九个主题来展现其在视觉艺术中的应用。其中一个展厅是仿名家笔墨,一个展厅的画作与历史传奇相关,另一展厅则探讨诗歌绘画的关联与“诗书画合一”的传统。

“满山棘刺杂芳兰,兰自馨香隐棘攒。棘刺作薪樵竞采,芳兰弃置耐新寒。”出自清 龚贤 自题 山水十六开 册 纸本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公有领域)

本期展品多选自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两千多件中国书画馆藏,另外也有数件私人出借的收藏品。史耀华表示:“即使访客已经参观博物馆数次,而且自认对这里的藏品感到十分熟悉,我认为他们还是可以通过这次特展发掘不少惊奇。”因为此次展出的收藏品中,有些已许久未亮相,其中更有馆方收藏百余年却未曾展出的珍品,机会相当难得。

唐朝晚期,山水画已从人物画中独立出来,成为中国画的重要画科;经过数世纪的更迭演变,山水画逐步走向成熟,绽放得更为灿烂且多元。

明 陆治 种菊图 轴(及局部) 纸本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公有领域)

山水画作品有立轴、手卷、册页、扇面等基本形制。立轴(挂轴)用绦绳悬挂,手卷一般是卷起收藏于箧中,必要时才会摊开鉴赏。

手卷的长度有时可以与屋室媲美,但一般而言,观者每次欣赏时只会摊开一臂之长以便浏览。手卷能让观者仿佛置身其中,随着画里相对高山显得渺小的人物踱步于曲径。

明代魏之克的《金陵四时图》卷是长逾11米的磅礴巨作,其中综合名家笔法,意在带领观者重游金陵四季与古时胜景。

明 魏之克(魏克) 金陵四时图 卷 纸本 32.1×1183.6 cm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公有领域)

传统的中国山水画看似平淡,其实内含许多典故和象征,今日惟有熟悉此中传统的行家才能识别。

例如以兰亭雅集为主题的画作,习惯在画面中安置一群文人缘溪而坐,典故便是来自4世纪时的晋代,当时文豪如王羲之与其友人在休憩日相聚于兰亭,曲水流觞,吟诗属文,感悟人生,时人引以为美谈。

兰亭雅集 出自清 陆汉 山水八开 册 纸本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公有领域)

隐士亦是山水画题材里最为人熟悉的象征之一,画面里的隐士往往置身山林之中、泛舟湖上,抑或独自阅金经、观瀑布。

中国古时的朝廷官员多半在告老还乡后,开启隐居山林的生活。一旦遭逢贬官左迁、国祚将尽而硝烟竞起的乱世,这种遁隐的现象更是普遍。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隐居的文人多投身于学术与艺术,借此进德修业、砥砺性灵。

清 戴熙 山水 册页八开 纸本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公有领域)

中国古代的绘画技术并不专断于职业画师手中,文人画家兼具绘画、诗歌、音乐与书法素养,让“文人画”在宋代(960~1279年)蔚成气候。孔子曰:“君子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宋代的文人士大夫务求在绘画中表现其内在的道德与外在的修为。

明 文徵明 拙政园图诗 册 纸本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公有领域)

如同其他艺术,中国绘画也强调效法宇宙运行规律,即自然(大道),注重“神”的把握,表现在作品中,则重视写意——形而上的气韵。

画家笔下的意境与神韵透露著作者的内心特质、情感以及世界观,策展人史耀华称之为“心印”(心志的印记)。他对此表示:“就像书法一样,山水画的确可以让你了解创作者,真正具有深刻的表现力。”

绘于纸素之上的自然山水,因而成为画家传递最深层感受的媒介。当他们遇见能理解画外之意的“知画”时,便是人生一大乐事。

乍见中国传统山水画,观众可能觉得画面不过是数座山峰、树林与岩石的组合,但其实隐身在画面之后的,或许是更深刻、精致而博大的事物。策展人史耀华说:“(中国山水画)这门艺术传统的乐趣就在于,你可以用一生去品读它,最终仍然能从中领悟些事情。”

清康熙 景德镇窑青花前后赤壁赋图方瓶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公有领域)

本文由《时尚精英》(ELITE LIFESTYLE)杂志授权转载,点阅原文

责任编辑:苏明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