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北京提交让步清单 中美能否避免冷战

美情报六巨头出席国会听证,指中共透过电信公司、学术界和合资企业窃取美国敏感技术及智慧财产权。(SAUL LOEB / AFP)

人气: 81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26日讯】(按语:本文是美国时事评论员横河在希望之声广播电台访谈。以下为节目实录。)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这几天连续不断的有和贸易战相关的新闻,这也挺正常的,因为离月底的川习会面只有2个星期了,双方当然要紧锣密鼓的出手过招了,探探底牌。

美国方面的动作,一个是副总统彭斯在新加坡接受《华邮》采访时正式提到了冷战,也列出了中共必须要改革的几个方面;商务部长罗斯说,原本计划1月份要加的税照加不误。中共方面据说已经交给美国可以让步的清单,好像有了和谈的诚意,但同时党媒又开始吹捧义和团。

横河先生,在新加坡出席东盟峰会的时候,美国副总统彭斯就表示,只有中国愿意彻底改变自身行为才能避免与美国爆发冷战。这个在我们印象中是美国官方第一次承认中美之间存在冷战的可能性,是吧?

横河:是的,这是美国政府官员第一次谈到冷战。我们可以比较一下上一次谈话,上一次彭斯副总统在哈德森研究所讲话,因为那次讲话态度非常强硬,所以很多网民都惊呼,说是新冷战要开始了。我们也曾经做过一次节目,但是那是网民说的,彭斯本人没有用“冷战”来描述美中关系,那是上一次。

这一次彭斯副总统是怎么说的呢?他说,总统特朗普对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面持开放态度,但只有中国愿意彻底改变自身行为,才可避免与美国爆发冷战。他还提到中方要在阿根廷的会面上,川习会上,要是就两国贸易逆差提出具体建议的话,还要在其他多项议题上做出实质性的让步。

这什么意思呢?他说“总统对川习会持开放态度”,这个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美国不承担拒绝谈判的责任,这就叫“开放态度”,就是说我们是可以谈的,我没有拒绝谈,可能导致冷战的呢并不是美国的行为,而是中共的行为,所以中共必须改,而且是要彻底的改。

彭斯讲到这句话,中文媒体绝大部分没有报导:“这可能是中方最好的机会,如果不是最后的机会的话”,来避免和美国的冷战,说到这一步了。

还有一点我觉得是需要注意的,就是彭斯强调说美国关注的并不仅仅是贸易,另外有多项议题,实际上就是说明目前的情况已经远远超出了贸易战,是全方位的,其实这也是冷战的真实的意思,单纯的贸易战就不是冷战。因为美国和日本、欧盟在不同的时期都有贸易问题,甚至有贸易冲突,但是绝不会发展到冷战。

我们知道所谓“冷战”是有特定涵义的,在人类历史上成为冷战的只有一次,那就是以意识形态对立为标记的,导致的东西方阵营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全面对峙,那才叫冷战。当然这次提到的冷战是不是完全同样的意义,这倒不一定,但是它的性质却是很类似的。

主持人:而且这次他把美国要求中共改变的几个方面公开的都说出来了,这样中共就不能说我不知道美国你要什么了。彭斯的表现让人有点惊讶,因为在一般的印象中,美国的副总统普遍的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的,但是彭斯很不同,特别是一个月前他在哈德森研究所发表了强硬讲话之后,他就越来越走到前台,而且很多人对川普这一次没有出席东盟峰会,而是彭斯出席,就感到很不理解,说这是美国认为东盟峰会对他们不重要吗?

横河:这倒不是,我觉得说彭斯这个副总统和其他副总统不同,是因为川普这个总统和其他的总统不同,这一届的美国政府也和以往的不同,他都不按常规出牌的。

彭斯在日本的时候就谈到,就刚才你谈到美国要求中共改变,中共现在已经明白了。彭斯这一次在去东盟之前先到了日本,他在日本的时候就谈到,说是中共现在拉拢日本是一个迹象,说明什么呢?说明他们终于认真对待美国这一届政府了,他们知道我们政府的立场,知道川普总统的立场。你要知道中共建政以后,中共敲打日本的机会很多,但是拉拢日本的却很少,这是其中的一次,他就认为是中共明白美国的立场,所以才需要去拉拢日本。

我觉得在中美谈判当中要看美国政府的表现,就是总统为什么没有去东盟,我觉得实质性的东西更重要。有一种说法我觉得很有意思,我看到好几个人说过类似的话,但是我不知道谁是原创。他说彭斯的表现,就是说他的个人的历史、他的个性、他的宗教信仰的背景等等,他给出的信号意思就是,如果弹劾川普总统的话,那接任的彭斯会更厉害。因为美国总统由于任何原因不能够继续担任总统的话,那么第一接班人就是副总统。

从阐述美国政府的立场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尤其是川普政府很少有我们常见的空洞的外交辞令,他直接了当都是很重要的,所以有些场合我觉得让副总统出面可能就合适,因为这种情况在以往的美国政府当中是没有先例的。比如说彭斯在哈德森研究所讲话,这个就是强硬的表达美国政府的政策,而且是一个重大的政策的改变,这个在以前历届政府当中没有。

尤其目前美中关系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时刻,东盟峰会是双方都出席的,如果双方元首级的都去了,两个人碰到以后,让他们说什么好?而习近平虽然这次没有参加东盟峰会,他却会参加下面在巴布亚纽几内亚举办的APEC会议,如果川普也去了,那两个人怎么办?所以我觉得这样更合适,有话留到双方已经安排了的川习会去说。以往的美国总统他没有这个问题,因为以往那个时候是战略伙伴关系嘛,现在已经是要改变这个关系了,所以要注意到这个。

其实美国总统缺席东盟会议也是有先例的,小布希2007年取消了东盟峰会之行;2013年奥巴马也缺席了APEC会议。那两次会议我们知道,有人缺席大家印象并不深刻,因为美国政府没有改变政策,也没有怠慢东盟或者APEC,他的亚太战略没有改变。

这次也是,我认为现在美国正好适合亚太关系很好的时期,包括提出来的印太战略,包括提出来的南海自由航行等等,实际上是亚太地区也是最需要美国的时候。

中共的多维网谈到了川普的缺席使得普京和李克强的出席更受关注,其实不完全是这样,因为普京是属于国家元首,他来了,你说受关注是可以的;李克强就不好说了,因为毕竟美国去了副总统嘛,你怎么去比较?没有理由说李克强的出席比彭斯的出席更显得对这个会议的重视,因为习近平也没有来。

主持人:美国彭博社和路透社都已经报导了中共已经就川习会的和谈提供了让步清单,但是我们相信大陆听众可能从中共喉舌那里听到的机会不大,所以能不能请您先介绍一下这个让步清单的情况?

横河:好的。即使在川普总统发推告诉大家川习对话了,官方正式宣布双方正在积极准备G20上面的川习会,美国政府其实还是多次表示对川习会可能达到的协议不乐观,最主要的理由就是中方对美国半年前就提出来的具体的要求,美国是提出具体要求的,说是从来没有正式的回应。

到了上周一晚上,中共方面首次有了一个正式的书面回应,这就是外界所说的清单,这个清单上面列了142项,分成三类,就是可以谈判的、已经着手进行的、不能接受而免谈的,就这三部分。

其实这三部分我们原来已经讨论过了。彭博社和路透社的消息来源,他都说这个内容没有什么特别新的,他说好消息是有了书面回应,坏消息是以前都讲过的话,就是中共基本上这142项是重复以前多次讲过的话。这是媒体的报导。我相信这也是美国政府能够透露给媒体的内容,细节没有公布。

这个时间点其实很有意思,彭博社和路透社都报导中共是周一晚上提交给美国的,而彭斯在新加坡接受《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是周二。但是新加坡比美东时间早了13个小时,所以我认为很可能中共方面提交和彭斯接受采访差不多是同时的,至少是同一天。当然彭斯采访的内容和这个不会有关系,因为美国刚刚拿到,他需要时间消化,他最多会通报彭斯副总统说有了这么一件事情,但是不会改变或者影响彭斯预定的采访内容。

主持人:那请您分析一下,您觉得对中共来说,哪部分是属于可以退让的,哪一部分是可以谈判的,哪一部分是不能退让的呢?

横河:我们还是从这次彭斯接受采访谈到的要点来看。他不是说了其它几个方面,除了贸易以外其它几个方面吗?那这里他谈到了这几个,一个是保护智慧财产权问题,这个其实和贸易是有关的,一个是强迫技术转让的问题,这个我看到有些媒体在报导的时候转述错了,因为他说的是“forced technology transfer”,这个实际上还是跟智慧财产权有关的。那么他说的是什么呢?是技术转移,其实不是转移。转移指的什么?转移指的是像中兴那样子,就是非法转移,是转给别人。这个不是,我去看了那个彭斯采访的原文,它不是的,他讲的是“技术转让”。

还有一个就是要中共取消进入中国市场的限制,要尊重国际规则和规范,要保障在国际水域航行自由,还谈到了中共要停止干扰西方国家的政治,这点很多人也没有报导。

我想分开来谈,一个是已经或者正在采取的措施,9月26日的时候,李克强主持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在这个会议上就决定从2018年11月1日开始,也就是说已经开始一个月了,降低1,585个税目工业品等进口关税税率,这里面就包括了,大部分是中国使用很多的,就是进口很多的对工业发展有很重要意义的那些产品,你像机电设备、纺织品、建材、纸制品等等;还提出来要加快口岸的通关便利化,要减少进出口环节的监管证件,要降低合规费用等等。这部分我觉得显然就是对美国提出来的要求的非正式回应,因为它不承认这是因为美国的压力才降低关税的。

但是同时我们要注意到,就是在宣布部分商品进口减税以后不到两周,中共把出口退税增加了。所谓“出口退税”,严格的说,某种程度上就是出口补贴,它把这个补贴给增加了,也就是说它稍微在某些领域放松进口的情况下,又进一步的鼓励出口,当然这两者有没有关系现在很难说。

第二个是可以谈判的,就这个报导当中提到,媒体报导彭斯采访就提到,中方要答应增加在某些领域,就是外国投资可持有的比率,我想可能就是属于可谈判的。外资原来不是有个限制吗?就是很多领域是不能投资的,有一部分领域是可以全资的,不是完全不能全资,在有一些领域是只能投资不超过50%,可能它讲的就是这部分可能会可谈判。

这个也属于彭斯所讲的取消限制,进入中国市场这部分,就是我们经常讲的市场准入,因为这部分它不会全部开放,所以就需要谈判来看,最后哪些领域能够被双方接受。

另外,禁止强制技术转让,这个也应该是属于可谈判这一类的,因为强迫技术转让它是属于智慧财产权范畴之内,中共方面它其实已经反强调了对智慧财产权的尊重,尤其在贸易战开打以后,它反复强调。当然了,它也肯定是不会实行的,因为它全面的侵犯智慧财产权,而你抓的话只能抓到极少部分,你累死了都只能抓到极少部分,所以这个是它可以一口答应的,就是只要它今后不被抓,小心点就可以了,它是这么想的。

另外一个就是要求尊重国际规则和规范,这个也是可以谈的。因为中共它从来就声称它是遵守的,只是说它不执行而已,这方面就是要很费力的谈。

还有一个就是不可谈判的,这部分它是坚决不承认,也绝对不会改,这些就是跟中共它的统治权生死攸关的事情,你比如说金融市场的全面开放,那这个它不可能全面开放的;还有就是一些国企垄断的领域,这些领域它当然不是说百分之百不开放,它有的时候会做出一些象征性的姿态,你比如说最近,就是11月份允许美国的运通公司在中国境内设立银行卡的清算机构,这是到目前为止批准的第一家,就是在中国境内银行卡清算业务的美国银行,这第一家。

但是这丝毫不表示这个领域开放了,因为中共它很善于以个案和例外来诱惑别人。有人说开放这个银行卡这是为川习会暖身,我认为这个完全不属于政策性和结构性的变化。

就是说一个个案,中共往往在关键时候,谈判的关键时候去做一些表面文章,这些表面文章就是给一两家一些特别的供应,这个我认为仍然是属于订单外交这一类的,就是说你看当结构性的贸易不正常,导致的贸易逆差这么高的情况下,中共就买一大笔东西。你不能说由于这个减少了贸易逆差了,中共就是做了结构性改变了。这不是结构性改变,这只是象征性的一个姿态。

当然还有一些就是以前谈到过的,最近美国也反复强调的,但是没有直接,包括在这次提到在贸易战的范围之内的,你比如说宗教信仰自由,美国以前还提到过,就是说资讯封锁也是属于贸易壁垒,当然这一些就是属于完全不可谈判的,你比如说资讯封锁,你要让它把资讯封锁解除,这几乎不可能。

facebook花了这么大的劲,雾霾当中跑到北京天安门去跑步都没有让facebook进去。这部分因为它牵涉到一个什么呢?就是中共从建政以来就没有改变过的,跟它的统治性质直接相关的资讯封锁,这个是绝对不能谈判的。

如果说,即使说要放一个什么西方的媒体公司,或者是网路公司进去的话,也是非常有限的,不可能是像正式开放的这种性质,可能也是象征性的让你在中国开一个研究所,就是进行基础研究,而不会让你真的去和那些中国的百度、腾讯,让你直接跟他们公开竞争,这不可能的。

主持人:那么现在有一位网友提问,他是这么说的:“中共退让的原因是因为贸易战使中共经济受到重创,除了偷窃技术、强制技术转让等不正当的行为之外,保护自己的民族产业是否正当?比如说安倍与彭斯谈到日本的一些行业,也还是不能够全面开放的。”

横河:对,作为保护民族工业,在某种程度上,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有过这么一个阶段,这正是中共在加入WTO的时候,WTO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国家、发达国家给了中共15年的时间,这15年的时间,问题是你并没有在争取保护民族工业、发展民族工业的同时逐步的,当这个工业已经发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做出某种程度的开放。在WTO所做的所有承诺当中,只有周末双休日一条兑现了,其它全部没有兑现。

这时候,在15年、16年以后,中国的这些民族工业已经发展到到全世界去收购那些企业了。你像汽车业、机械制造业、电脑行业都已经强大到到全世界去收购的程度的时候,这时候你再说所有的民族企业都需要用关税,用限制的方法来保护,这就讲不过去了,因为你这时候这些行业已经不是处于需要保护的状态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你答应打开的没有打开呢?问题并不在于说还有一些企业需要保护,而是说你是所有的企业都已经在压到别人头上的时候,你就不能再说需要保护了。

主持人:那上海刚刚举办了首届的进口大会,欧美国家是普遍不太感兴趣,那这个是不是中共做出书面回答的一个原因?因为它可选的对策也不太多了嘛,所以它就要服软让步了。

横河:进博会其实是一个典型的订单外交,它仅仅是一个姿态,实际上它并不是真的让步,而是说它指望在不做结构性改变的情况下蒙混过关。但是这种许诺多了,而且它从来就没有兑现过,所以别人就不信了,这就是为什么这一次这个欧美国家兴趣不大。因为信誉是非常难建起来的,但是却非常容易破坏。那中共是它把信誉丢光了,所以要建起来是很不容易的,何况现在它根本就没打算要建起信誉来,它只是想骗,蒙混过关而已。它也不可能建起来,因为中共它就是谎言起家的,也是靠谎言发展起来的。

中国有线民就说嘛,说什么叫入世承诺?说入世承诺没有兑现,1945年的承诺还没兑现呢!因为1945年的时候它不是鼓吹民主吗?这个进博会我觉得它是一次检验,就是说如果中共还曾经抱有一线希望,就是用各种方法蒙混过关的话,那么进博会的情况应该是让中共彻底打消了那种不实际的期望,但是打消了希望不等于中共就一定会改,这是两件事情。

你刚才讲的是中共的选项确实不多,这个其实也是贸易谈判的困难之处,一个是双方共同点太少,而双方能让步的也很少,不仅是一方。美国的选项其实也不多,因为如果美国主要要求达不到的话,这场贸易反击战就白打了,而且战后建起来维持70年的国际秩序就难以为继了。中共是背水一战,美国其实也是背水一战。

主持人:好,那么听众的问题,他说:“如果中共真的做到美国所说的改变,是否中共就倒台了?如果中共没有完全做到美国的要求,这场贸易战是否会继续打下去?”

横河:对,如果说中共要全部答应美国的要求的话,这肯定没有中共什么事了,中国完全就改变了,中共就退出历史舞台了,这一点几乎没有悬念。因此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讲这个贸易战要往下走的话,大家的选项非常少,那个路非常非常窄。

我刚才讲的美国选项也很少,就是说他不可能说大部分要求,或者一半的要求得不到满足。美国一定要求是结构性的改变,因为没有结构性的改变的话,又要过几年再来一次,美国是希望下了这么大的决心,一次性的就解决问题。尽管说美国从来没有提出来中共需要在体制上,或者是在政治结构上做出改变,但这种经济上的要求实际上直指的就是它的体制。

主持人:那么既然中方现在已经拿出了一个书面的答复,以前是美国要求一个具体的答复嘛,但是现在已经做了,那您觉得对川习会您会有什么预期?

横河:这个美国官员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当然他们是匿名,因为官员不能够直接出面,他就表示川习会要达到任何目标都是很困难的。因为中方提出来的单子内容太多了,美国方面需要时间去消化、去研究;而离G20只有两周时间了,美国不大可能在这两周时间内提出一个完整的对应中共提出来的这个条款的方案。所以美国官员认为最好的情况是双方领导人同意继续对话、同意继续谈判。这是指川习会。

并且如果能够宣布事情在向好的方向发展的话,那么这是最好的情况。注意了,这是最好的情况。其它的可能性,就是说这个川习会可能的发展应该都比这个糟糕。

我觉得现在只是一个信号,就是中方希望谈判,不是说双方,因为美方的立场从来没有改变过,就是它一直是中方没有诚意。从刚才谈的中方回应的条款来看的话,普遍对川习会的预期很低,美国官员也提醒说大家不要预期过高了,我也认为现在完全不具备达成任何协定,包括框架性协定的基础。只能说重新开始对话了,在冷了很长时间以后,重新开始要对话了。

主持人:不过我们看川普这两年的战绩,他其实跟每个国家交手,当然除了中共之外,最后都达成了他想要的结果,连大家都很头疼的金正恩也妥协了,当时川金会的时候,大家也觉得那是不可能的,这个小胖子怎么会跟你谈,达成协议呢?但是最后他们那个结果其实是出人意料的。所以就是说川普他真的有一直去打赢战争的本领。那我是这么想,中共最后它也应该会妥协吧?

横河:这里有一些不同的地方,就是中共和川普交手的其他的任何国家都不一样,甚至北朝鲜都不一样,所以我想中共会做一些妥协。但是,一个,它不会真的兑现;第二,它不会做伤筋动骨的结构性改变的让步,即使妥协,它也会尽量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设法保存面子,这是中共非常用心的地方。中共它不会从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出发来用心和改变,但是会在这些地方去用心。

其实中共也准备了另一手,就是你一开始讲的,就党媒突然之间吹捧义和团,我觉得就是准备谈判完全谈不成以后的另一手。

--原载希望之声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11-26 10: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