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筱心情日记:都是我的错

作者:小筱

女人要善良、温柔,才能得到男人的尊重与爱,夫妻之间不需要争谁对谁错。(fotolia)

    人气: 246
【字号】    
   标签: tags: , ,

上周从牙科诊所回来,因为要装牙套,牙神经痛到不行,刚到家已是晚餐时刻,我强忍着痛在厨房给先生做饭。先生因为有件事情误解我,在客厅大声骂着。

当下我很沮丧,蹲在地上不想解释。一来牙疼的没有力气了,再者我认为是自己有个难上来了,跟自己说:“一定要守住心性,不要回嘴。”我继续做饭,准备好饭菜上桌后告诉先生:“我牙神经好痛,你自己吃吧!我上去楼上打坐。”先生这才发现我憔悴不堪,面无血色。他没了怒气关心的问:“你还好吧?” 我说:“没事!我打坐静下来就会慢慢缓过来。”

巧的是,隔天朋友找我,告诉我最近他先生经常毫无理由的生气,骂他,甚至做人身攻击。她憋不住回道:“你这样对我做人身攻击,对你自己非常不好!”他先生回应:“我就是要做人身攻击,你要怎样?”朋友听了觉得满腹委屈。

我安慰她:“老一辈的人说夫妻是互相欠的债。你上辈子欠人家的,可能上辈子你骂先生更凶,所以你现在要还债,让他骂骂过后就雨过天晴的……这样想内心有没有释怀一点?”朋友回说:“真是这样!以前我爸妈相处模式,都是妈妈跟着爸爸辛苦工作,我从小就不见爸爸帮忙做半点家事;现在反了,妈妈坐那发号司令,动动口我爸就去完成工作了。互相的债都要清算吧!”

我一直认为,夫妻相处,没有办法讲道理,也无法判断对错。能成为夫妻都是有很深的前世因缘吧!遇到冲突矛盾,忍一忍,向内看看自己,道个歉就没事了。

有一次,婆婆问我关于先生的事儿,前后我只回一个字“是”,没想到婆婆事后找先生抱怨。先生因而把我喊到房间并怒气冲天的说:“你大嘴巴啊!”我当下说:“不要生气嘛!来这坐,好好说。”先生更生气地说:“坐什么坐!”我只好闭嘴不说。先生骂完后气呼呼的出门去了,我独自坐在房间内哭,内心感到委屈。

后来我写了条子跟他道歉:“以后妈妈问我什么事我就不多说,请你不要生气,都是我的错,请你原谅,不要生气好吗?” 先生看过字条,虽然口气还是很凶,但他说:“没事了!”整个事件就这样过去了,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那时候公公因为老年痴呆严重,经常认为他口袋钱全不见了,也记不得我这个媳妇。先生教书回来,公公对先生说:“你找的这个煮饭的,经常偷我的钱,把她退货找别人。” 先生笑着说:“不能退货啊!这么好的老婆没得找了。”

当时我内心很感动,深深感到我的所为,先生看在眼里,他是珍惜的;我也一直相信,女人要善良、温柔,才能得到男人的尊重与爱。夫妻之间真的不需要争谁对谁错。@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台湾的荒野保护协会嘉义分会解说员苏家弘与拍鸟俱乐部成员兼鳌鼓湿地观察家李荣添,日前在麦寮浊水溪口看到6只被列为稀有珍禽的东方白鹳,他们将拍摄到东方白鹳遨翔天空照片与大纪元全球读者分享。
  • 清朝时,山西一个村落的谷姓人家,谷家有一个孩子长到6岁了还不会说话,村子里的人都认定这个谷家娃儿是一个哑巴。有一天他在外面玩耍的时候,看到前面走来一个同村的小孩手上带着几本书,看来是刚刚从私塾放学回来。
  • 一般人很难在一天内,做千百个善事;一个人却能在因缘际会下,于一天之内救下千百人。上天也会顺承人的意愿,赐予他不尽的福报。
  • 四个婢女送黄原出门。也就半天的时间,他就回到了家中。从此以后,每到三月的这一天,他常常会看到空中疾驶过一辆车,是女子乘坐的帷幕车子,犹如飞一样疾驶而过。令他魂牵梦绕的女子,是否就在车里呢?古籍留下一片空白,成了永久的悬念。
  • 今年的期中选举,民主、共和两党都在努力巩固基本盘,我们也早已感受到会投给哪一党的人,选民心中都很笃定,不会因为风吹草动而改变,换句话说;“投票率”会是一个很大的关键。
  • 本集药方“赖债”。三百年前清代的医家石成金,他不仅诊断个体的病情,更是洞察了整体社会­善性亡佚的病情,进而开出了“笑话”为药方、为针砭,愿以“笑话”作为提振世道、回复人心善性的“度世金针”。
  • 自文艺复兴以来,人类历史进入了一个剧烈变动的时期。18世纪末开始的工业革命极大地提高了生产力,各个国家的国力对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世界格局开始剧烈动荡,同时社会结构、思想和宗教领域也发生了急剧的变化。正统信仰式微,人类道德滑坡,社会失调,人的行为失范,共产主义就是在这样一种历史条件下应劫而生的。
  • 道士一听,哈哈大笑,同时,提起笔来在墙壁上题了一首诗:“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井水当酒卖,还道猪无糟!”只见道士掸掸袖子,就走人了。
  • 《梅花诗》的第四首:“毕竟英雄起布衣,朱门不是旧黄畿。飞来燕子寻常事,开到李花春已非。”预测了明朝太祖的建国和永乐大帝的靖难之变。
  • 九十年代我在银行界工作时,与一位同事很是投契,她从小跟家人移民英国,一方面吸取了西方社会比较开放的生活态度,另方面仍承传了传统中国人的价值观。她返回英国后,也经常与我保持联络。说来奇怪,我从未跟她表示过我有什么梦想,但每次通讯她却一厢情愿地提醒我“不要放弃梦想”( “Don’t give up your dreams”)。老实说,我从一个愤怒青年“退化”为一个年轻老年人(根据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始终找不到一个令我深信不疑的梦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