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公民高凯文夫妇讲述被囚中国的经历

先后有两位加拿大总理向中共当局要求释放高凯文。图为高凯文全家。(加通社)

人气: 261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编译报导)2年前,被中共当局以间谍罪囚禁的加拿大公民高凯文(Kevin Garratt)获释的消息,一时间成为加拿大各大媒体的重大新闻。2年后,高凯文夫妇讲述了他们在中国被囚的经历。

高凯文和他的妻子(Julia Garratt,后文称高太太)2014年8月在中国被中共当局以间谍罪抓捕。高太太2015年2月获保释。高凯文被关押了超过2年,期间中共对他不断严刑逼供,找不到证据也拒绝放人。

高凯文在病危时,也没能获得保释。这对夫妇遇到厄运的原因,被普遍认为是加拿大当局在他们被抓前几个星期,在卑诗省抓捕了中国公民苏宾(Su Bin,音译),苏宾后来在美国因组织骇客盗取军用飞机技术数据被判入狱近4年。也就是说,中共抓高凯文夫妇是一种报复行为。

据《环球邮报》报导,高凯文夫妇通过写书,讲述了他们在中国的遭遇。

英文教师变“间谍”

1984年,新婚燕尔的高凯文夫妻首次去中国,在国防科技大学任教,他们属于第一批被挑选到中共军事机构教英语的外国人。高凯文在书中写道,他们当时被选上是因为“我们年纪轻,最不可能是间谍”。

从那时起,他们在中国除了教英语外,也在孤儿院帮忙,做咨询。2008年,他们开了一家咖啡店。虽然他们的一些工作获得外国教会的支持,但他们称自己是基督教义工,而不是传教士。

直到2014年8月,他们在中国东北的一家餐馆被自称是便衣警察的一群人抓捕。这些警察对高太太吼道:“你是间谍!”

高太太被警察拖进一辆黑色轿车,随后离开了这个东北城市。高凯文则被别的警察带走。

先抓后找证据酿悲剧

随后,中共警察开始为他们的“间谍”指控寻找证据。高凯文夫妇经历了每日数小时的审问,警察缴获了高凯文夫妻的电脑,在这些电脑上发现一些他们认为有疑问的信息。

中共军警还把高凯文拍摄的23张照片视为“高度敏感或敏感”图片,其中一张照片拍的是连接中国与朝鲜的友谊桥。这本是一个旅游景点,当高凯文问“为何桥的照片会是敏感的”时,对方的回答是:“原因是照片的角度。”

高凯文夫妇在他们的书中写道:“他们(中共警察)急着找证据。”最后,他们找到了高凯文与加拿大外交官的一些互动信息,这些外交官去过高凯文夫妇在丹东开的咖啡店,这地方很靠近朝鲜边境,可以看到那边的一些情况。

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曾要求高凯文在加拿大会面,讨论朝鲜问题,因为这对夫妇曾在那里做慈善工作。中共的审问人员告诉高太太,因为CSIS职员给高凯文发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只用了名字,没写姓,这意味着“他们在一起工作”。

为了迫使高凯文认罪,审问人员不断威胁要对他动用死刑。高凯文经常被绑在一张老虎椅上被审问,致使他的健康恶化到他担心自己马上会死亡的程度。他曾对一名加拿大领事官员说:“我的下一餐将和朱莉娅(高太太)或耶稣一起吃。”当时高凯文已经被中共当局关押了接近2年。

在被关押期间,高凯文患上了一连串疾病,包括阑尾炎、慢性头晕、疝气、心律不齐。他不得不承受四肢麻木、头痛及背痛等病童的折磨。

加拿大官员表示,他们曾多次要求中方允许高凯文保外就医。但是,加拿大驻华大使圣雅克(Guy Saint-Jacques)说,“我们多次要求释放他,反而(令中共当局)认为,他(高凯文)在为我们进行间谍活动。”

对于这段被中共当局监禁的日子,高太太在书中写道:“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我觉得这可能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夜。”

靠信仰熬过黑暗

在中国被关押了6个月的高太太说,审问很残酷,没有审问的时候,她也需要抵抗消磨意志的环境。为了打发时间,她把一张纸撕成小卡片,然后自己玩纸牌游戏;她用想像出来的“空气钢琴”弹奏肖邦的华尔兹曲子;她甚至草拟了一篇博士论文的大纲。

在每天15分钟的户外散步中,这对夫妇只能通过在雪地上做雪雕,写圣经经文,作为留给对方的信息。

高太太说,她曾看到上帝出现;看到她自己被送到一个芬芳的天国花园;看到一位巨大的天使在她被监禁的建筑物上空浇下金色的液体。

“这是真正的生存故事。”高太太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是关于“当你被孤立时,你如何应对痛苦,如何维持你们之间的夫妻关系。”

高凯文在中国被关押了775天,经历过的痛苦更多,但这些苦难也增强了他对神的信仰。他说:“当你把希望寄托给神时,你就可以走过来。”

先后有两位加拿大总理向中共当局要求释放高凯文。在朝野压力下,加拿大政府在2016年把这事作为发展加中关系的前提条件,高凯文终于获得释放。

在高凯文被关押接近2年时,高太太和美国律师齐默尔曼(James Zimmerman)曾在北京见了加拿大驻华外交官。齐默尔曼问大使馆有什么计划时,得到的回答是:“这是一场等待的比赛,我们一有机会就不断提出这个案子,并希望很快就会有(法庭)审讯。”

在回顾他们在中国那些不忍回首的往事时,这对夫妇希望人们能获得启发。#

责任编辑:滕冬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