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颈上蝴蝶结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金国焕/大纪元)

  人气: 462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位长得美丽,气质高雅,留着一头秀发飘飘的46岁女士,却眼神漠漠,眼袋不小,黑眼圈很深。近半年来,她和中风半瘫的先生,每个月都要飞到北京去给一位名中医师治病,往返奔波的疲惫写在脸上。朋友说她舍近求远,介绍她来看诊。

在台湾不论中西医治疗中风和复健,都有相当水准和疗效,怎么要跑那么远去求诊,所花的人力财力和时间很可观,我实在想不通也很好奇,到底她得什么疑难杂症,非要去对岸找名医治疗?这位贤慧的妻子,还没看诊,就先问先生的病状,感受他们夫妻恩爱,不离不弃,很是感动,于是先帮她先生介绍北部的医生就近治疗。而她要看甲状腺肿瘤

甲状腺位于颈部前下方,气管上方,有两叶,左右叶以峡部连接,每叶约4公分长。而她的瘤右叶4.6公分,比原叶还大,左叶3.5公分,看上去有如颈上绑了个蝴蝶结。她的甲状腺肿瘤会随吃食物吞咽的动作而上下移动,颈部常有束胀如梗的感觉,虽不会痛,但有碍观瞻。西医说肿瘤大于4公分就要单侧全部切除,以免发生病变。她听到开刀就害怕,再听到手术后遗症就吓到,所以找中医治疗。

手术后的并发症:喉返神经麻痹,喉上神经麻痹,低血钙症和血肿。喉返神经麻痹,如果是单侧,声音变哑,吃液体食物易吸入气管;如果是双侧,可能就无法自然呼吸,要气管切开,否则会窒息;如果伤到喉上神经麻痹,环甲肌发炎,颈部组织沾黏,会影响高频发音。咽喉是有8条经络通过的交通要道,也是预防脑病的最后屏障,尤其是肾经绕喉一圈,对经络的伤害也很大。

低血钙症,会影响神经、肌肉组织,症状是:口角、四肢未端发麻,易抽筋,指趾肌肉痉挛,严重时喉头肌痉挛,低血压,癫痫,心律不整,情绪易激动,忧郁,白内障,还会影响腺体、贺尔蒙的分泌,脑部基底核钙化。手术后血肿,好发于术后血压速升,强烈咳嗽,激烈呕吐,或可能压迫气管,造成呼吸道阻塞。

瘤者,留也。就是气血流滞不通,只要将瘤四周的气血流畅,瘤自然留不住而消退。瘤大都有痰饮之象,她还有富贵手、香港脚、腰酸背痛的问题。针灸处理:先疏通三焦淋巴系统,使易排出浊痰物,针中渚、曲池、合谷穴;凉血解毒,针血海、三阴交、筑宾穴;颈部瘤,多有肝气郁,针太冲、膻中穴,以舒肝理气;清降邪火,从后追剿巢穴,针大椎穴,该穴为督脉,手足三阳之会。治甲状腺瘤,针水突、天突、天鼎穴,并在瘤四周旁针刺入瘤之一半,中央再一针刺到瘤底;远端疗法,取昆仑穴,大指向后搓几下为泻法;再针合谷穴,得气后,针提至人部,轻捻针使针感传向瘤处。健脾化痰,软坚散结,针足三里穴。皮肤问题,针血海、曲池穴;易疲倦,头昏,针百会穴。腰酸背痛,针中渚穴。

处方水煎药,以两侧属少阳,所以以治半表半里的小柴胡汤为主,加玄参、浙贝、牡蛎、连翘、栀子、夏枯草。之后随症增减药味。前后针14次,历时4个月。回西医复诊,结果右叶0.5公分,左叶1.5公分且有钙化现象。钙化部分,用活血化瘀的桂枝茯苓丸。调理过后的她,更见成熟的女人味,风华万千,继续保养。她先生的状况,也有起色。@

选自《明慧医道——情理法天》/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医道》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明慧医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温嫔容医案专栏】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拉着老妈妈的手,对她说:“老妈妈,您不是骨质疏松症,您的骨头就像树的年轮,一年留下一轮,那是您来地球旅世的足迹,只要不要过度耗损,好好的保养,用上一阵子应该还可以。儿女都各自成家,有她们的责任要承担,您要坚强一点,您自己的人生要自己负责,不要成为子女的负担。您要不要转念一下?回想这一生,该过的都过去了,要不要静下来想一想?人生的价值何在?剩下的时间过修行的日子,等您回天乡见到老祖宗时才有个交待!”老妈妈愣愣的听着。
  • 一位36岁从台湾南部来的男士,身材高壮,却脸上布满老人斑而浮肿,满脸倦容,步履蹒跚,好像身经百战后的疲惫。当病历职业栏上写的是医生时,心里就纳闷,西医会来看什么病?是不是西医无法解决的事?一问之下是位外科医生,他拿刀,我拿针,如何交错彼此的光芒?
  • 她刚看完诊,走出诊间,就交待小姐,请医生先帮她针,说要赶时间。通常病人很多,除非急症,我很难配合病人要求,大部分要等到看诊告一小段落,才大家一齐作针灸处理。要针灸时,我先去问她:“你要赶火车啊?”她回答:“我没有要赶火车,但要赶回家煮饭。”我心里嘀咕煮饭,干嘛那么急!
  • 一位70岁阿婆,从出生就智能有问题,只会说一、二个单音的字词,例如:好、乖、吃饭、谢谢的音词,但也不是她主动说,而是顺着家人的话尾说出而已。其他属于她自己的语言,只有叫声,家人都要用猜的。尤其是她身体不舒服时,叫得更大声,这样也过了70年!
  • 她如泣如诉的说着先生的事,一个月前,先生一如往常去爬山,一向健朗的先生,爬到半山腰突然昏到,送医途中即已断气,挥别尘世,人生无常,瞬息万变!夫妻有如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这突如其来的恶耗,晴天霹雳!在一阵慌乱悲凄中,把繁杂的后事处理告一段落,一下子她好像老了10岁,情真伤人哪!
  • 一位44岁的女士,身材修长皎美,而且面无皱纹,只是面色黯淡,面无表情,好似一张面具脸。她诉说:有记忆以来,约小学时,就常常不明原因昏倒,至今已30年,查不出原因,也无从治疗,近半年发作频繁。
  • 医病医心,有一天,老妈来看诊,抱怨:“晚上吃了安眠药还睡不着!”我对她说:“老妈!你心里装那么多垃圾、怨气,怎么会睡得着?原谅别人,也是原谅自己,少受些苦!” 她马上翻脸,让我见识到她独霸一方的霸气!
  • 这位年轻小伙子长得挺帅,五官端正,只是眼睛不敢正视人,总是低头向下看,问话全部没反应,都由爸爸代答。瘦瘦的爸爸,慌张的脸;胖胖的儿子,懒散的脸,成了明显的对比!一般压抑的情绪,都属阳不足。恐伤肾,肾气不足也易恐慌,但这位少年郎怎么看,也没有肾气不足之象,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