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集锦 文化漫步

【文史】糖炒栗子 陆游与遗民思汉的故事

作者:允嘉徽
经霜的栗子成熟了!糖炒栗子甘甜焦香飘荡千年,呼唤着什么文化记忆?(容乃加/大纪元)
    人气: 18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糖炒栗子的季节呀!黑甸甸的大口铁锅里长长的炒铲频频翻动着黑亮的砂石,吸引人的目光瞅向铁锅中半满的糖砂,糖砂中半掩半露油亮又饱满的栗子,让人才看了一眼就满足了半分。

油亮的蜜糖砂石续续磨挲著铁锅,翻炒中带起的焦香一丝丝蒸腾著散入秋冬凛凛的空气中,烘暖了游子的故乡梦。曾经在一个冬夜,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吃着炒栗,随想起年少时在朝中的岁月:

“山栗炮燔(*烧烤)疗夜饥,唤起少年京辇梦”。[1]

古往今来多少光与尘、人生游子的现实与梦幻,在糖炒栗子的焦香味中都融入了一炉。

糖炒栗子(mc559/wiki公有领域)

珍羞甘栗 “栗”史久传

清代嘉庆年间学者郝懿行的《晒书堂笔录》中记述,自己小时候在家乡很喜欢吃炒栗,后来到京师上国子监,看到京师市肆糖炒栗子的景象。书中有生动的描绘:“及来京师,见市肆门外置柴,副轴人向火,一人坐高几子,操长柄铁勺,频揽之令匀遍,……藉以粗沙……甜美过之。”当时炒栗子成了风行美食,人人共赞的人间佳味!

秋天的板栗红树。(pixabay)

糖炒栗子在故都北京家喻户晓。炒栗在宋代已是零食名点,上溯战国时代燕国的燕山甘栗名声远播,人民有栗能饱足,苏秦因此而誉燕为“天府”。《诗经‧鄘风‧定之方中》诗说“树之榛栗”,《毛诗疏义》说明了:“五方皆有栗,周、秦、吴、扬特饶。惟渔阳、范阳栗甜美长味。”燕山毗连故都,渔阳、范阳就在北京境内。

遗民思汉 栗子证忠心

陆游的书《老学庵笔记》中有这样的记载,说故都汴梁(开封)李和的炒栗名声传四方,别人想模仿他、用尽各种方法都作不出他的炒栗美味。

日本琦玉县农家的栗园。(容乃加/大纪元)

在靖康年间,金侵北宋,故都及北边的燕山一带都成了金的属地。绍兴年中,宋高宗派遣吏部侍郎陈康伯与知阁门事钱恺出使虏庭(金)。使团一行到了燕山,忽然来了两个人带来炒栗献给两大使各十包,一旁持节旗的随员也每人各送一包。来人自称“李和儿也”,说着说着泪流满面,挥泪而去。

热呼呼的糖炒栗子呀!流露着沦陷异域子民们回归正统的热切期盼!作为中华后人的我也思索著,这最甜美的甘栗为何产在燕山故都而不产在他乡?为何让爱国诗人陆游留下这个糖炒甘栗遗民思汉的故事?

陆游(字务观)自号放翁,观人生“死去元知万事空”,一生豪放超逸,然而至死他心中就是存一挂念,“但悲不见九州同”,他叮嘱后代“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陆游一生抱负着匡复中原之志,反观今天,故都赤变百年,在赤龙的危害下“中原”──中华文化的原乡失落了,多少中华传统文化遭毁容扭曲假造?糖炒栗子传下来了,一粒又一粒的栗子,保存的就是思汉的中华心,典藏的就是对正统神传文化的思慕!品著糖炒栗子之香可以溯文化的原乡!栗的传承铁定是神的安排!

德国小城Fulda的圣诞市场中,复古的炒栗子。(曹工/大纪元)

华夏先祖 贵栗爱栗

栗树在中华文化中扎根真的很久了,栗子也是古早久传的美果、珍羞。“中华厨祖”、商朝的政治家伊尹说美果有“箕山之栗”(《吕氏春秋》);孔子的弟子宰我说“周人以栗”。映现了商、周时代栗树的普遍。

周朝之都丰镐的风土适合栗树生长。京都国中,左祖右社,“社”是护国的土地神,各地方也有土地神社。周人国之社树栗木,《论语‧八佾第三》中有纪录。鲁哀公问“社”的事于孔子的弟子宰我,宰我答了“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

板栗开花。(pixabay)

周代王室贵栗,以栗木作社神的精神象征、国家的护卫,使民望而战战栗栗(也作戰戰慄慄),对天地心生戒慎、敬畏。周代时人也爱栗,以栗子作出好吃的珍羞。

周代专门管糕饼的笾人献祭、进给周王的甘味中就包含栗子一味,《周礼‧天官‧笾人》说:“馈食之笾[2],其实枣、栗、桃、干橑(*梅)、榛实。”宋仁宗一朝也想传承这种传统,礼官宗正请奏皇上,每岁入冬孟月,以兔肉、栗果配薯藇来祭祀(见《宋史‧礼志》)。

栗树、栗果在周代演出文化盛采,积淀成传统文化的养分。由此来看南宋遗民李和献炒栗给宋使,借着栗子表示对正统的忠心孺慕,文化传承的意义就更加深远了!

板栗秋叶映晴空。(pixabay)

周朝贵栗,到了汉代时,栗树更是珍贵的好货。《汉书‧货殖传》记载说,燕、秦地方有栽种千树栗的人家,身家与千户侯相等。汉代时种植栗树的人家可以成大富人家,显然,那时栗树得到人们的珍爱。

栗子登五果名榜 五行养生之果

栗子[3]列名古传五果名榜(见《黄帝内经‧素问》[4]),五果──李、杏、桃、栗、枣是五行养生的代表果实名物,《本草纲目‧果之一》说五果的味道、颜色对应五脏,五果为助,以补精益气。[5]

苏辙在一首《栗》诗中,记述“老去自添腰脚病,山翁服栗旧传方”,说自己年老添了腰脚病,服用山翁传授的旧传栗子食方的情事,对映栗子补精益气的中医说法。

栗子在五行中属于冬之果,对补肾功能有助益。(图:大纪元)

李时珍《本草纲目》综说了栗的功能[6],有人内寒暴泄如注,让他吃煨栗子二、三十枚,顿时痊愈,“肾主大便,栗能通肾,于此可验”。每早吃十余颗风干栗子,持之以恒,对肾虚腰脚无力能起到强健的功效。

古人的食疗药方非常讲究自然与五行对应于人体的养生功能,步步都很细致。李时珍说,风干的栗子胜于太阳曝干的,而埋于火灰中煨熟(煨栗)、以油炒熟,又胜于煮蒸的栗子。

吃栗子食疗的方法也是很关键,必须细嚼,连着口中津液吞咽就有助益;反之,狼吞虎咽一口气吃到饱,反而伤脾。这些年来兴起的“慢吃乐活”好像是新鲜事,其实在中华文化中早就传承后代了。华夏的现代子嗣把宝贵的神传文化扬弃、甚至毁坏了,真是暴殄天物呀。

栗树有个特性,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栗但可种成,不可移栽。”这就是说栗树重根本,不能离开出生的土地。这让我连想到中华文化的根性,传统中国人讲落叶归根,其中深义正是在此──中华传统神传文化的根,就是华夏代代子民的生命壤土、精神的乐园,归根,生命才得以循环不息。

离开了传统也就失去了根,枝叶还能独活吗?中华文化抽掉了天人合一的信仰,还有精神文采吗?想到这,温热甘美的栗突然穿上了棘棘的外衣,肃肃然给我上了“战栗”的一课!#

栗子赋有戒慎“战栗”的文化典故,教人抱持敬畏之心敬天敬神。(clipart.com)

-参注-

[1]、宋‧陆游《夜食炒栗有感》:“齿根浮动叹吾衰,山栗炮燔疗夜饥。唤起少年京辇梦,和寜门外早朝来。”

[2]、“笾”是盛装糕饼的竹器,如豆器形状。

[3]、栗子种类不少,如板栗、山栗、锥栗、莘栗、莘栗、茅栗……等等。有小如指顶的,也有大如梨子、大如拳的,但是栗子不以大为贵,反而以小、皮薄为美。李时珍说栗:“九月霜降乃熟。其苞自裂而子坠者,乃可久藏,苞未裂者易腐也。其花作条,大如箸头,长四、五寸,可以点灯。”

[4]、《黄帝内经‧灵枢经‧五味》:“五果:枣甘,李酸,栗咸,杏苦,桃辛。”栗是肾之果,也就是冬天之果,栗属水,食栗得以补肾。古名医孙思邈说︰“栗,肾之果也。肾病宜食之。”

[5]、《本草纲目‧果之一》︰“五果者,以五味、五色应五脏,李、杏、桃、栗、枣是矣。”、“毒药攻邪,五谷为养,五果为助,五畜为益,五菜为充,气味合而服之,以补精益气。”

[6]、《本草纲目》:“栗于五果属水。水潦之年则栗不熟,类相应也。有人内寒,暴泄如注,令食煨栗二、三十枚,顿愈。肾主大便,栗能通肾,于此可验。《经验后方》治肾虚腰脚无力,以袋盛生栗悬干,每旦吃十余颗,次吃猪肾粥助之,久必强健。盖风干之栗,胜于日曝,而火煨油炒,胜于煮蒸。仍须细嚼,连液吞咽,则有益。若顿食至饱,反致伤脾矣。

@*

-点阅花间集锦 文化漫步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说柿树嘉美可食可赏可入书,有“七绝”的封号,“一多寿,二多阴,三无鸟巢,四无虫蠹,五霜叶可玩,六嘉实,七落叶肥滑可以临书也”,柿子还有第八绝,那就是转化之绝,“风霜变颜色”将涩果变甜果。这也是人生功夫,映照唐代广文博士郑虔的人生,也映照你我……
  • 枫叶染出歙赩秋色,唤春回。王实甫一曲“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让人量身订做自己的相思。枫香、枫宸……乾隆皇帝在枫香阪道上思想起前辈帝的仁君风范……
  • 九月九日重阳将到,秋山上、绮窗前茱萸结实成熟了,逢寒露清香更芳烈。茱萸的香不同兰桂,“茱萸自有芳,辛烈独擅名”!在茱萸女身上展露无遗。每逢九九重阳佳节,茱萸倍流芳,年年伴人细回味!
  • 仙菊遇重阳,“吾家满山种秋色,黄金为地香为国。”不慕荣利、忘怀得失的靖节先生陶渊明与菊共鸣:“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秋天不能没有菊花,没有菊花的秋天不仅失色,而是失了正色;九月九日不能不道菊花,重阳无菊就无味了。
  •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仲秋白露沁肌,自古以来蒹葭挺立在那秋水漫回处,《诗经》说……在水一方?在水中央?含意深厚。蒹葭是厚生资源,一身尽是妙用。历史有不少感人的“出蒹葭之中”高洁的人生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