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血腥罪恶的见证——“骷髅死”

遭受中共“骷髅死”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上行从左至右)徐大为、赵烨、宋艳群、马学俊;(下行从左至右)朱洪兵、赵春艳、任淑杰、周景森。(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588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综合报导)“不给你锁得贴皮了,锁你干啥?”(注:“贴皮”指瘦成骷髅)当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潘本余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北安监狱时,监狱冯主任对他说。

最终,潘本余,这位曾救过六条人命的见义勇为之士被中共监狱折磨致死。

当13岁的女儿见到李秀珍时,竟吓得晕了过去。那时李秀珍生命垂危,骨瘦如柴,只有四十多斤重,状若“骷髅”,被监狱扔回了家。

李秀珍,这位山东潍坊幼儿园教师,被非法判刑七年。她先后被绑架十九次,被野蛮灌食六百多次,遭受了十几种酷刑,最后终被迫害致死。

李秀珍(明慧网)

1999年至今,中共使用种种灭绝人性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其中之一是“骷髅死”,即让受刑人瘦得像骷髅一样死去。

在明慧网上输入“骨瘦如柴”、“瘦骨嶙峋”等词可以搜到五千多条有关法轮功学员遭受这类迫害的信息。

在此列举十个迫害案例,从中可以清楚看明中共残忍、灭绝人性的本性。

任淑杰遭酷刑 离世前瘦骨嶙峋

任淑杰,42岁,沈阳铁西区法轮功学员,2002年5月21日,因讲真相遭沈阳市铁西区公安分局重工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沈阳龙山教养院。

任淑杰被劫持到教养院后,开始绝食抵制迫害,长达64天。在其绝食期间,她被强迫每天做长达15个小时的苦力,这期间还遭到刑讯、电刑等折磨。

2004年3月22日,龙山教养院将任淑杰送至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易地关押。在那里,她被强迫睡在冰冷的地面上长达3个月。

同年12月24日,任淑杰回家时,身体已极度虚弱,体重由原来的60公斤急剧下降到不足40公斤,终于2005年9月1日离世。

被迫害前的任淑杰。(明慧网)
离世前瘦骨嶙峋、奄奄一息的任淑杰。(明慧网)

任淑杰遭迫害的案例,被列入了联合国2006年的人权年度报告。

王霞出狱时已成一具“活骨架”

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法轮功学员王霞,1974年出生,被毒害致死时才38岁。

2002年2月,王霞再次被绑架,又被冤判七年。在被关押于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期间,王霞长期遭受非人摧残,被毒打、电击、阴部被扫床刷打击遭性折磨、被恶徒将大头针钉入指甲中、用火烧。

王霞还被送进精神病院遭受注射不明药物的摧残,被捆住手脚终日平躺在床上,鼻上插著管,一动不能动。

迫害前的王霞(明慧网)
2004年,王霞在监狱被迫害得瘦骨嶙峋、奄奄一息。(明慧网)
2004年,被迫害得瘦骨嶙峋的王霞。(明慧网)

王霞被投入监狱前体重一百一十多斤,2004年6月29日,昔日年轻漂亮的姑娘被抬回时成了一具活着的骨架,仅剩四十多斤,一动不能动,记忆丧失,成了植物人。

王霞回家后,在家人帮助下炼功,奇迹般完全恢复了健康。

2012年4月27日,王霞又被当地“610”绑架,被折磨成急性肾衰竭伴随多脏器衰竭,6月15日含冤离世。

宋艳群被灌毒药 身重只剩二十多公斤

宋艳群,四十多岁,吉林舒兰市人,原是一名德才兼备的英语教师,在舒兰市两次考公务员成绩都是第一。

2012年,在宋艳群被酷刑迫害至生命垂危时,又被送进公安医院继续迫害。12月中旬,她遭强制灌食。几个人坐在她身上按着她的头不让动弹,一人给她硬插管子,她的鼻子、喉咙被插破,出血。被强灌的东西中还放入了不明药物,导致她四肢麻木,思维、记忆几乎丧失。

左图:宋艳群被迫害前的照片;右图:遭迫害后宋艳群刚出院的照片。(明慧网)

宋艳群于2014年1月20日回家时,已生命垂危,体重仅47斤……

赵烨右臂残废 体重只剩25公斤

河北省唐山市法轮功学员赵烨,2011年2月25日,被唐山市火炬路派出所绑架,后被劫持到河北女子劳教所,遭非法劳教1年零9个月。

在劳教所,赵烨遭受了残酷的肉体和精神折磨。2012年3月,她从劳教所保外就医时已骨瘦如柴,体重50斤左右,右臂残废,神志不清、持续高烧达四十多度……

2012年12月15日深夜,赵烨离世,年仅40岁左右。

赵烨被迫害前后。(明慧网)

赵春艳遭一天两次灌药 无法进食

黑龙江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赵春艳,从1997年秋开始修炼法轮功,曾患有的风湿病、心脏病、神经衰弱症都好了,她亲身体验到法轮功的神奇、美好。

法轮功遭中共迫害后,她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共3年零10个月;2013年10月,又被冤判5年,遭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监区。

狱警给赵春艳一天两次灌药,她的牙齿被撬掉。警察肖淑芬天天看着她,灌完药后不让她上厕所、不许吐。她不知被灌了多长时间的药,也不知道给灌的是什么药。

每次灌完药之后,她都是腹泻不止,后来就不能吃东西了。

家人在医院见到赵春艳时,她已骨瘦如柴、不能行走、不能进食、呼吸困难。

狱警向其家人勒索了26,000元钱后,还不放人,又要勒索6万,未得逞。

等赵春艳被家人接回家时,已危在旦夕,原本102斤的体重,出狱时只有67斤。

被迫害前后的赵春艳。(明慧网)

老教授周景森的骨灰呈黑褐色

周景森,68岁,是黑龙江哈尔滨市管理学院一位令人尊敬的老教授。2002年,他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遭警察指使犯人用六根电棍同时电击。他全身长满疥疮,身体日渐消瘦,成了皮包骨,连坐都坐不住。

2003年8月21日,劳教所怕担责任,通知家人把他接走时,周景森整个身体皮肤的颜色都是深褐色的。

同年9月2日,周景森含冤去世,火化后,其骨灰呈现黑褐色。

被迫害前后的周景森。(明慧网)

马学俊遭多种酷刑数天  腰椎、软肋骨折

马学俊,49岁,佳木斯铁路分局副处级干部,曾身患严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胆囊炎、乙型肝炎。1994年末,马学俊有幸参加了大连法轮功报告会,亲耳聆听李洪志老师讲法,很短时间内他的一身病症不翼而飞。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马学俊被非法判重刑12年。

2002年12月12日,东分公安分局刑警队对马学俊施以多种酷刑,折磨他长达数天之久,用电棍电他,强迫他坐电椅,警察还脚穿皮鞋猛踹他的腰和胸肋,用凳子腿跺他的脚趾,造成他腰椎骨折、软肋骨折、右手无名指残废,生活不能自理。

2003年8月,因马学俊身体严重损伤,香兰监狱拒收。同年12月26日晚,佳木斯公安局为推卸责任,把已经不能动、不能说话、长期无法进食进水,像骷髅一样的马学俊强行抬进其家门,扔下就走。

那时的马学俊几乎看不到呼吸,像一具“木乃伊”,下肢蜷曲僵硬。

修炼后身心快乐的马学俊。(明慧网)
被迫害一年后的马学俊。(明慧网)

陈建中体重仅剩七十斤 含冤离世

陈建中,湖南省株洲茶陵县人,曾在长沙市中意电冰箱厂等单位担任过业务、销售部门主任、经理,工作成绩突出,受到上下级员工的尊重。

他曾两次被长沙新开铺劳教所劳教迫害,长期遭体罚打骂、不许睡觉、电击、关禁闭等。身体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咳嗽,呼吸行动困难。

劳教所害怕他死在所里,通知亲属保外就医。2007年2月13日,奄奄一息的他体重仅有七十斤,被亲人接回家,于2007年9月14日含冤去世。

陈建中(明慧网)
从劳教所被家人接出来时,陈建中只有七十多斤。(明慧网)
从劳教所被家人接出来时,陈建中只有七十多斤。(明慧网)

徐大为冤狱8年 回家仅13天离世

徐大为,1975年10月31日出生,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人,被迫害前是沈阳某饭店厨师。

徐大为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待人真诚,工作任劳任怨,周围的人都说他热情善良、聪明能干,是家乡人“公认的好小伙子”。

徐大为先后在辽宁的四个监狱(沈阳大北监狱、凌源第一监狱、抚顺第二监狱、沈阳东陵监狱)遭受过酷刑洗脑,他被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强行灌食、用胶皮管子打、用针扎、用电棍电击等,共遭受了8年的迫害。

徐大为被沈阳东陵监狱折磨致全身器官衰竭,瘦骨嶙峋,精神失常。八年刑满后,回家仅十三天徐大为即含冤死去。

被迫害前的徐大为。(明慧网)
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得骨瘦如柴、伤痕累累的徐大为。(明慧网)

朱洪兵火化时头盖骨外面白、里面黑

朱洪兵,三十多岁,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七厂职工,被非法判刑七年,2002年9月19日遭劫持到大庆红卫星监狱,期间他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

2008年12月29日,朱洪兵被放出监狱的时候,由于酷刑折磨及被注射不明药物,身心遭到严重伤害,身体虚弱,面色蜡黄,身体枯瘦。

2009年6月18日,刚刚走出监狱仅半年时间的朱洪兵含冤离世。遗体火化时,他是头盖骨外面是白的,里面却是黑的,骨质严重疏松,不知是何种药物所致。

遭迫害前的朱洪兵。(明慧网)
遭受迫害出狱时的朱洪兵。(明慧网)

法轮功1992年在中国传出,使广大修炼者提高了身体素质和精神境界,至今已洪传至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获褒奖三千五百多个。

1999年7月,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发动了惨绝人寰的迫害,把无数遵循“真、善、忍”的善良修炼人迫害致残、致疯、致死。

资料来源:明慧网

#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1-08 8: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