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哈佛歧视亚裔案庭审结束

庭审结束后,多位华人在庭外抗议哈佛歧视,并与律师合影。(刘景烨/大纪元)

人气: 5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景烨波士顿报导)11月2日下午,持续三周的哈佛大学歧视亚裔案庭审在波士顿的联邦地区法庭(Joseph Moakley United States Courthouse)结束。

在结束陈词中,原告“公平录取学生组织(SFFA)”代表律师表示,2014到2019年的录取数据,以及过去三周的庭审证词都证实了哈佛歧视美国亚裔申请人,通过压低他们的“个人评分(Personal Rating)”来保证“种族配额”。

哈佛代表律师则称,SFFA误读数据;根据同样数据构建的录取模型没有体现种族歧视。此外,哈佛学生和毕业生的证词体现了“多元化”对课堂和学生个人的帮助。这一案件中,听审法官Allison Burroughs无需立即判决。SFFA代表估计,法官或许在六个月后才会公布对此案的意见。

判决需等数月

11月2日当天,尽管上午9点半才开庭,听审民众9点就已坐满了审讯室,不少民众转到其它房间观看实时录像。

下午2点半,法官Burroughs听完双方及其支持者的结束陈词后,称赞双方的辩论“杰出”、“缜密”,但未透露判决倾向。她提到,在判决前可能还要召集双方开审后会议,解决剩余事项。

在法庭外,多位华人依旧举牌抗议哈佛的录取政策。SFFA创始人布朗姆(Edward Blum)代表SFFA的2万2千名成员感谢律师的协助,以及法官给予的展示证据的机会。

他估计法官要至少六个月后才能公示判决意见。而据多个媒体估计,败诉方将会上诉,最终或将诉至最高法院。2013年,最高法院在有关德州大学录取方式的判决中称,大学应当严格审查其录取政策,在考虑种族因素之前,必须确认其它可行的、无关种族的录取方式不足以让课堂多元。最高法院还表示,学校务必把申请者作为“个人”评估,而不让种族或民族成为录取的“决定因素”。

SFFA于2014年发起对哈佛大学的诉讼。

聚焦录取数据

在结束陈词中,控辩双方重申了各自对个人评分和哈佛近六年录取数据的解读。

SFFA代表律师John Hughes提到,过去六年的录取数据表明,哈佛的美国申请人中,很多亚裔学生虽有顶尖学术、课外活动成绩,却获较低个人评分。仅20%的亚裔尖子生获较高的个人评分,比例低于白人(28%)、非裔(41%)和拉美裔(32%)。

他表示,杜克大学经济学家Peter Arcidiacono根据六年数据构建的模型,表现了亚裔种族与个人评分之间的负相关。

哈佛代表律师李威廉(William Lee)和Seth Waxman反驳说,控方排除了运动员、传承生、捐款人后代等优待生(ALDC)的录取数据,才得出这个结论。他们提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David Card在分析模型中“包括所有国内学生”,结论是亚裔种族对哈佛录取没有显著影响。

对此,控方认为,哈佛依据传统,普遍给ALDC学生较高个人评分,而多数亚裔不属此类,因而要排除ALDC的数据。

“The Harvard Crimson”网站记者分析了1995年至2013年的数据后提出,美国亚裔申请人的SAT平均分为各族裔最高,而录取率为最低。

“经济学人”亦在今年六月刊文提到,尽管美国亚裔高中生数量一直增加,哈佛的亚裔学生比例近十年来一直维持在20%左右;与此同时,在不考虑申请人种族因素的大学中,亚裔比例大幅上涨。

个人评分引争议

在法庭中,Hughes还表示,哈佛招生主任Fitzsimmons早已得到内部报告,得知招生系统中存在种族倾向问题。他提到,哈佛没有为招生官提供详细的个人评分指导,也没有相关的反歧视培训,因而让“刻板印象”影响了招生官对亚裔的判断。

此外,法庭文件还表明,亚裔学生需要比其它族裔更高的SAT分数才能收到哈佛的招生信。

Fitzsimmons曾于第一周出庭4天。他承认美国亚裔的个人评分偏低,但表示其部分原因是白人学生的教师推荐信通常“更有力”。哈佛代表在结束陈词中还说,该校招生从不“单独”考量种族因素。

在本案开庭前不久,哈佛在招生评估指导文件中增加了有关种族因素的详细条例。SFFA认为,这说明了哈佛自认其原本政策中含有歧视。

“全面性录取”始于20年代

早在上世纪20年代,哈佛就开始改变其依据学术成绩录取学生的政策。然而“全面性(Holistic)录取”政策的起因却是犹太学生数量太多,占据四分之一课堂。时任哈佛校长Abbott Lawrence Lowell因而提出要将犹太学生比例限制在15%。

在这基础上,哈佛提出了新录取政策,考量申请人的个人特点和背景,其中就包括“地域多元化”。到1930年,哈佛犹太学生比例降到了10%。历年来,“多元化”的概念逐渐扩大,且影响了美国的诸多名校,被视为“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范例。

在今年的庭审中,SFFA代表指责哈佛有意控制亚裔配额,违背最高法院裁决。但哈佛代表提到,若完全放弃种族因素,哈佛的非裔和拉美裔学生将大幅减少,破坏多元化的教学环境。

今年8月,美国司法部发表声明,支持亚裔学生控告哈佛歧视。◇

责任编辑:冯文鸾

评论
2018-11-10 12: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