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何基因编辑事件会使中共“军事梦”泡汤

从基因编辑技术在人体试验的“率先使用”,到贺建奎的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的诞生,中国的基因编辑技术越发备受关注和质疑。尽管国际社会一致批评贺的研究成果,中共也试图隐藏,但中共的文件显示,基因编辑是一个受到中共国家意志推动的研究领域。(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836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中国科学家贺建奎的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和娜娜)出生后,引发轩然大波。专家认为,这不仅是道德灾难问题,而且也会使中共企图获得全球军事领导力的“军事梦”泡汤。

《科学合作时代》(The Collaborative Era in Science)一书的作者瓦格纳(Caroline Wagner)12月7日在“商业内幕”发表一篇阐述基因编辑婴儿试验为何会威胁到中共的“军事梦”的文章。文章引述美国智库兰德公司上个月的一份研究报告称,中共的“军事梦”就是要超越美国,获得全球军事领导力。瓦格纳认为,军事和科技是共生的。要想取得军事领导力,就必须取得科技领导力。而目前科技的重大突破又是依靠全球来合作。全球学术系统是靠声誉来运作,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案使得本来在国际科学界因科学剽窃等原因而陷入声誉危机的中国学术界雪上加霜。一个按声誉运作的全球体系将避开让那些不遵守学术规则的人参与进来。

中国学术界的声誉和信任度受损

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的消息传出后,旋即引发海内外专家学者的强烈谴责。消息传出当晚,上百名科学家发布了联署声明,表示这项基因编辑技术早就存在,并非任何创新,但因其带有的巨大风险和更重要的伦理,全球生物医学科学家都不去做。

隶属美国联邦政府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11月28日发表声明说,贺建奎和他的团队暗地里和不负责任地实施了首例人类基因编辑,其蔑视国际伦理准则的行为令人深切不安。

贺建奎通过基因编辑CRISPR技术,修改了这对胎儿的一个基因,使得婴儿可以“天然抵抗爱滋病”。但科学家表明,要预防婴儿感染爱滋病,方法有很多,并无必要去做基改婴儿试验。而编辑基因方法,会带来难以预估的可怕后果。

《纽约时报》援引北京大学免疫学教授王月丹(Wang Yuedan,音译)的话说,“这次发生的事情是世界的道德灾难”。

编辑的基因会被子孙后代所继承。而且也会带来很多风险。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遗传学家阿德利(Mazhar Adli)在接受“生命科学”(Live Science)网站采访时认为,已经诞生的露露和娜娜被删除了基因CCR5。CCR5虽然有可能导致爱滋病感染,但它有更多重要功能,包括协助白细胞正常运作,维持人体正常生理机能的作用。

不仅如此,基因并不是独立存在,还会不断和其它基因互动。修改一个基因,可能影响其它基因的运作,甚至改变细胞的整体行为,对人的器官和系统都产生严重影响。基因改造所导致的不良后果,是一颗长期潜伏在体内的炸弹,有可能在胚胎期、有可能在发育期、甚至有可能是中老年期才会出现。

此外,修改人体的基因,并不像修改一个机器零件那么容易。操作过程中很可能出现“脱靶效应”,误伤其它基因,造成基因突变、基因缺失、染色体异位等后果。中国科学院生物与化学交叉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椰林对BBC表示,基因编辑CRISPR技术脱靶效应很明显,“除了目标基因外,还很可能导致其它基因损伤。这种副作用在动物身上经常发生,概率非常高,并不是一个罕见的事情。”

此外,许多科学家和伦理学家担忧,人们可以通过基因改造技术,随心所欲地“创造”自己想要的孩子。原本由父母诞生而来的生命,将变成人造生命。这会带来伦理危机。

瓦格纳在其文章中指出,中国基因编辑双胞胎婴儿的消息是通过一种最非传统方式宣布的:社交媒体而不是通过接受同行评审、验证和出版等科学界公认的渠道。贺建奎的行为被视为违反道德规范。

瓦格纳说,贺原以为这项研究会提升自己和国家的科学声誉。但他错了,这次研究并不会提升中国的科学声誉。科学需要开放和交流,而贺建奎秘密操作。他的行为进一步降低了国际社会对与中国科学合作的信任,从而也会威胁到中国的军事发展。

基因编辑婴儿使中共全球扩张军事受阻

瓦格纳说,尽管中共领导层总是在说,中国致力于扩大在国际体系和“开放的世界经济”中的参与,但中共的国家行动却暗示了不同的含义。

瓦格纳表示,没有科学技术的领导地位,中共就不会实现其军事领导地位的目标。在过去的三个世纪中,所有成为全球政治领导者的国家,都是伴着该国在科学和技术上的领导作用。

瓦格纳说,军事进步和科学技术发现,这两个系统是共生的。正如历史学家J. Rogers Hollingsworth和David Gear指出的那样,科学和技术的进步为军事实力提供了动力,而军事采购,规范和需求也激发了科学研究和技术发展。科学在边防应用中经受了最严格的考验。

瓦格纳说,今天的科学和技术领导需要国际合作。国际合作,特别那些实现真正突破的项目,都需要“开放式合作,密切沟通和一定的信任程度(通常与声誉有关)”,这些成果是不能用资金或者通过强迫增加工作人数来取得。

瓦格纳认为,中国的基因编辑婴儿案使得中国在科学和技术研究的国际系统中的声誉和信任受损。而社会体系在全球范围内运作,都是由声誉所驱动。

她说,中国已成为美国科学家的头号合作伙伴,但这种地位只能被贺建奎的违反道德规范所损害。他的研究让中共多了一个黑色印记,中共已经因为其广泛的科学剽窃,欺诈和工业间谍活动而备受外界指责。

瓦格纳举例说,一群美国学者最近通过斯坦福大学公共政策智库胡佛研究所的一份报告发出警告说,中国(共)侵犯知识产权和国际规范的行为,不利于合作。

“与此同时,中国(共)的威权体制利用美国社会的开放性来寻求影响力,”该报告说,“它阻碍了美国的对口机构在互惠基础上与中国社会接触的合法努力。”

外界多提出疑问说,国际遗传公约禁止对人类进行基因编辑是共识,为何贺建奎没有在学术上遵守这个规则?瓦格纳说,中国(共)无法遵守知识体系中的国际道德规范,最终会伤害自己。“一个按声誉运作的全球体系将避开让那些不遵守规则的人进入。对那些认为可以不遵守甚至逾越21世纪科学规范的人来说,模仿和保密似乎是愚蠢的。贺建奎的行动令人质疑中国(共)能否成为一个好的(科学)合作伙伴。”

国际合作受到阻碍,中国的科技发展也必然将会受到阻碍,这也将会进一步阻碍中共实现其全球军事领导力的“军事梦”。

前上海教授:中共是基因编辑背后推手

对于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基因编辑实验成功”的消息,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先是在11月27日做出正面报导。随即科学界内外发生舆论震荡,引发全球强烈谴责。中共官方的态度也紧急发生反转,一改先前的调子。

贺建奎承认,基因编辑婴儿的结果是不小心公布的,“由于实验的保密性不强,所以数据被泄露了”。他还特别指出,南科大对该项研究并不知情;但与之相矛盾的是,当被业内人士问及项目资金来源,他又称来自南科大,以及自己个人支付了一部分费用,但强调个人公司没有参与。

陆媒报导,11月27日,在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研究室官网发现了针对参与试验志愿者的知情同意书。据知情同意书披露,项目经费来自南科大。项目组承担每对夫妇的试验费用28万元。

前上海某大学理学教授草祭在推特上表示,贺建奎的“基因编辑婴儿”实验,是由中共上层推动,南科大负责实施,贺建奎具体执行的一项秘密计划。

为何说“基因编辑婴儿”是中共推动的研究项目?草祭给出以下理由:

一、上亿以上经费,不是一个副教授能争取到的,背后必有(中共)科技部支持;

二、贺作为“千人计划”引进南科大,能长期留职停薪做相关研究和经营活动,没上层支持不可能办到;

三、科技部有专项经费可支持这类不能公开的研究项目;

四、这么多人被试验,没有国家力量办不到。

草祭认为,贺的问题是“不小心泄露了国家机密”,这才是他要面对的,也是他“最大的麻烦”。#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12-11 11: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