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谁是莱特希泽 中共最害怕的谈判对手(下)

唐浩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被喻为贸易战场上的巴顿将军。 (Riccardo Savi/Getty Images for Concordia Summit)

人气: 105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9日讯】[前言] 12月1日,美国总统与习近平在阿根廷举行了全球瞩目的川习会,会中双方针对贸易问题取得初步共识,将在未来90天内进行深入谈判,针对中国的经济结构性问题展开协商。

如果在明年3月1日前,美中双方不能达成协议,则美方将把规模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进口关税,从现行的10%,调高至25%。

就在川习会后两天,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接受媒体采访时宣布,未来90天内,将由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负责美中双边的贸易谈判。

曾在1980年代协助里根政府打赢美日贸易战的谈判高手,30多年后重披战袍,为美国的经济与未来再度出征。

[接上文:谁是莱特希泽 中共最害怕的谈判对手(上)]

川普指派莱特希泽与中共展开“关键90天”谈判的主因,不仅因为莱特希泽的谈判功力与经验高人一等,更重要的是,他们两人对中共的观点一致。

在莱特希泽眼中,中共是当前全球贸易体系的最大破坏者。中共的政府补贴、出口退税与窃取知识产权等措施,不仅带来生产过剩的廉价产品,更为国际贸易带来前所未有的庞大威胁。

“过去我们关注的焦点是日本的重商主义政策,对我们构成挑战,让我们担忧”,去年9月,莱特希泽在华府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演讲时,用他略带沙哑的独特嗓音谈到,“但现在我们的焦点是问题规模(比日本)大上好几倍的中共。”“我们最主要的挑战,就是如何在全球贸易体系里应对中共。”

家乡产业经济没落 质疑全球化

莱特希泽对全球化贸易体系的敏锐,对中共的警戒,其来有自。

莱特希泽出生在俄亥俄州邻近伊利湖(Lake Erie)的港口小镇阿什塔布拉(Ashtabula),当地原本以转运铁砂、煤矿而繁荣。后来,随着美国贸易走向全球化,大湖区周边城市的钢铁业因为不敌外国低价竞争冲击而逐渐萧条,产业相继出走,阿什塔布拉也走向没落,许多工人也因此失业、潦倒。

莱特希泽亲眼目睹这一转变,对全球化贸易体系深感质疑与警戒。

因此,尽管莱特希泽家境富裕,但他毕生却与钢铁业和工人们站在一起,用他的法律专业与谈判能力,协助他们对抗全球化带来的产业外移、劳工失业以及中国廉价钢铁的倾销冲击。

“你可以预期,他会用尽一切可用的工具作为杠杆策略,迫使中共与任何人停止欺骗行为。”一位曾与莱特希泽共事30多年的律师强调,“他绝对不是喜欢世界贸易组织(WTO)的人。”

川普阵前连换二将 莱特希泽挂帅出征

事实上,莱特希泽已经是川普政府与中共进行贸易过招的第三名大将。

去年7月,川普首先委派企业大亨出身、身经商场百战的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与中共进行钢铁谈判,但谈判结果不符合川普预期,改由财政部长姆钦(Steve Mnuchin)出马接手。

姆钦与中方三次交手,几乎快要达成协议,但最后一刻,协议内容依然不符合川普预期,被川普否决。于是,川普采纳莱特希泽建议,对中共实施高关税进行施压,美中贸易战火正式点燃。

如今,川普不仅亲自出席川习会与习近平当面谈判,还派出鹰派“大内高手”莱特希泽亲自领战,足见这场“关键90天”谈判,堪称是川普对中共政府的最后通牒。

“他是贸易世界的巴顿将军。”前川普选战团队顾问、“美国优先政策”(America First Policies)组织资深政策顾问柯提斯‧艾立斯(Curtis Ellis)认为,川普政府指派莱特希泽负责与中共谈判过招,是正确选择,“他经验老到,他非常严谨,他非常难缠,他不接受废话。如果他被耍弄,他会知道,而且绝对不会忍受。”

专长美中贸易诉讼、1980年代晚期曾与莱特希泽在世达律师事务所(Skadden, Arps)共事的国际贸易律师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也强调,“在保护美国公司对抗进口竞争的议题上,他是个极其强悍的谈判者,他不会成为中共的朋友。”

不难看出,川普政府与美国各界相当信任莱特希泽有充分实力与中共交手。那么,莱特希泽对中方在贸易上的种种举措,又抱持什么态度?

中国无法治 反对中共加入WTO

反对WTO遭中共利用、窃取他国利益,是莱特希泽多年来的信念。

或许很多人不知道,早在1997年,江泽民带领中共政权积极申请加入WTO时,莱特希泽便曾投书报纸,表达反对,并强调WTO是“国家的灾难”。

2010年,莱特希泽在国会听证会上指出,中共加入WTO后并未实现开放市场的承诺,反而导致美国贸易赤字飙升,丢失数百万个工作机会。

他还特别指出,中共的政治体制“与美国的‘法治’理念在根本上是冲突对立的”。

今年7月,莱特希泽再对《华尔街日报》表示,“中共当初(入世时)承诺要走向更开放的社会、更开放的经济,但很显然,这些承诺全部没有实现。”

制止窃取知识产权 反对强迫技术转移

反对中共窃取美方知识产权、强迫企业转移技术,是莱特希泽在这次贸易战的主战场。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曾调查指出,中共窃取美企知识产权,造成美国每年损失金额介于2250亿至6000亿美元;而中共强迫企业进行技术转移,也造成美国每年经济损失300亿美元。

“有一点我可以很明确地说,如果我们失去了知识产权,我们就失去了技术创新的优势,如果我们失去这个,我们就会遭遇一系列严重问题,包括长期的、中期的经济问题。”莱特希泽日前向福克斯财经新闻(Fox Business News)表示。

莱特希泽也强调,从过去以至未来,知识产权始终都是美国的核心竞争力,“未来,知识产权密集产业将创造5500万个工作机会,占所有民间就业机会的37%,这是我们未来子孙后代的经济样貌。”

反击《中国制造2025》

众所周知,中共通过购买、窃密、强迫企业转移等手段来获取知识产权与技术,目的就是为了将这些技术应用在中方最重要的产业转型计划《中国制造2025》。中共特别选定10项高科技产业,企图通过政府的全力扶植,快速成为一方之霸,甚至进而称霸全球。

“(这是)非常非常严重的挑战,不仅是挑战我们,也同时挑战欧洲、日本与全球贸易体系。”莱特希泽说,“他们(中共)想在所有高科技领域、所有尖端经济领域里攀上领导地位。”

国家进行产业经济转型,是天经地义的事。但关键在于,中共并非靠着自己扎扎实实研发技术来转型,而是靠着对外国偷拐抢骗来获取关键技术与核心知识,再加上政府的高额补贴、全力扶植来成长。种种不公平手段,严重违反国际自由贸易规则。

“我们要记住,《中国制造2025》计划,是规模高达3000亿美元的政府补贴项目,美国必须设法予以反击。未来数十年内,我们不能让自己在技术上落后中国。”莱特希泽矢言守护美国的科技与知识优势,全力阻止中共的网络盗窃与强迫技术转移。

90天关键谈判启动 中共态度诡变

川习会后,中方频频释出各项讯号,甚至声称将加强法律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拟定新政策替代《中国制造2025》,大力营造中共配合美方展开转变的气氛,试图让剑拔弩张的对立关系降温。

不过,看尽各类谈判把戏的莱特希泽表示,“我们要寻求的是结构性转变,我们寻求的是市场准入。”

他明确强调,美方的谈判成功标准是“我们需要开放的(中国)市场,或更开放的市场,让更多美企得以进入。我们需要保护知识产权,我们需要制止网络盗窃行为,我们需要制止强迫技术转移”。

不过,面对中共的不诚信与狡猾多诈,莱特希泽也坦言,“这是一场艰难的工作,我不想说这项工作不困难,哪怕只说一秒钟都不愿。因为这项工作确实非常艰难。”

的确,尽管中方此前屡释善意讯号,但中共领导人18日却突然高调宣称,“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再次引爆全球市场悲观气氛。

因此,这场攸关美中贸易战走向与全球经贸体系发展的“关键90天”谈判,对莱特希泽来说,绝对是场高难度的世纪硬仗。

结果如何?明年3月1日前,将见分晓。#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8-12-19 10: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