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留学生遇心理健康问题 专家吁莫回避援助

澳洲留学生心理健康 自杀

示意图。(Pixabay)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奕墨尔本采访报导)近年来,申请赴澳留学签证的学生人数创新高,并呈现低龄化趋势。然而,来自经济、文化、学习方面的压力往往超出了学生的承受能力,心理健康问题对海外求学构成严重威胁。

2018年10月初,一名中国留学生在曼哈顿东村地铁L线第一大道站卧轨身亡,年仅18岁。

2018年3月,澳洲堪培拉一所大学的一位留学生自杀。据悉,这是约一年内该大学第二次出现国际学生自杀事件。

2017年底,康奈尔大学材料工程专业四年级学生田苗秀在考试周期间死于公寓内,年仅21岁。田苗秀在离世前曾发电邮给同学,对无法完成期末项目表示抱歉。

2017年10月,在美国犹他大学攻读生物学博士的唐晓琳自金门大桥跃下身亡。

Headspace青少年健康基金会的一项调查发现,学生们出现焦虑情绪和自残想法的状况已经达到“令人担忧的”水平。

“焦虑”是任何人无法回避的

澳大利亚慈善机构Lifeline生命热线的危机援助服务澳洲区经理博斯(Rachel Bowes)对《大纪元时报》说:

“相比以往,焦虑和抑郁正在影响更多的澳洲人。焦虑是澳洲最普遍的心理健康状况。对于年龄在16-24岁的群体来说,15%的人正在经历某种形式的焦虑症,其中女性案例比例远超过男性(据估测在某个特定阶段,22%的女性会出现焦虑症状,相比之下男性仅有9%)。”

“非忧郁型抑郁症,又称主要临床抑郁症,是最常见的抑郁症形式,据估测它会影响6.3%的16-24岁澳洲人。四分之一的女性和六分之一的男性将在其一生中受到临床抑郁症的影响。”

然而,随着中国赴澳留学生数量攀升,留学群体呈现低龄化趋势。数据显示,目前澳洲的留学生人数已超过53万,其中约三分之一为中国学生。悉尼科技大学2015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称,中国留学生的焦虑和压力水平比澳洲本地学生高出很多。

错误的“特定文化”

《堪培拉时报》的一项采访调查发现,受“特定文化”影响,很多国际学生不愿寻求帮助。部分学生担心个人信息会被反馈到学校或家长那里,一些学生错误地将精神疾病视为可耻,甚至不将其视为疾病,这使得他们寻求帮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博斯说, “只有35%左右的患者寻求心理健康治疗,没有经过诊断的人同样需要帮助。我们必须向人们传达信息,以便向受到负面情绪困扰的人伸出援助之手。”

“Lifeline生命热线每年会收到近100万次来电咨询,但这仅占(该问题人群)十分之一的比例。在余下的九成需要帮助的人中,两成会出现在急诊科,两成会向家人和朋友寻求帮助(或受到其帮助),而余下的五成得不到任何援助。我们需要将援助信息传达给这五成人,或是能够帮助他们的人。”

澳洲大学联合会(Universities Australia)副会长杰克森(Catriona Jackson)鼓励所有的学生在需要时寻求精神健康帮助。

博斯说:“如果人们能够去彼此关心,那会大大降低自杀率。”

主动求助

“生命线是一个由11,000人组成的机构,致力于确保任何人都不会独自面对最黑暗的时刻。我们的危机援助人员是专业的听众,他们接受过培训,懂得如何合理地作出回应,并给出建议。他们可以为处于危机中的人、以及他们身边的知情者提供援助。”博斯说。

Lifeline生命热线13 11 14提供的危机支持服务全天24小时开通。非英语使用者可拨打131 450,通过传译员接通13 11 14 生命热线。

在线联系危机援助人员需登陆lifeline官方网页:lifeline.org.au(晚7点至午夜)

责任编辑:李欣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