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路的人

作者:谷口治郎(日本)
走路,是日常生活中的一趟小旅行。在短短的时间缝隙里,让心获得自由。而那些在匆忙间被遗忘忽略的人事物,也在行进之间,重新浮现。 (《走路的人》书封/ 圆神出版公司提供)
  人气: 2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我的散步时光

走路——应该是人类日常行动中最自然的动作,同时也是个很重要的动作。而走路这行为有没有目的,应该也是个重点。

散步毕竟是自由的,还要加上漫无目的、不受时间束缚两个附加条件,而且步距和速度也必须是自由的。要做到这些,心情必须完全放松,因为有时还必须停下脚步。

不知怎的,只要毫无目的地出门散步,从踏出第一步的瞬间起,时间的流动就开始放缓。心境自然而然变得悠闲轻松,可能会发现某个遗忘已久的怀念事物,也可能看着飘浮的云朵感到满心舒畅。看到路边的杂草或石子,也可能浮现其他的感触。让人好奇是否区区散个步,就能尝到一趟小旅行的滋味。

标题作《走路的人》的主角,其实就是以我自己为蓝本。而且由于在散步时常得边走边寻找、思索可能发展成故事的题材,让我的散步变得不再纯粹。我总是边走边寻找可以入画的景色,或可以成为漫画题材的平凡小事物。

离家到工作室,我不是徒步就是搭电车,不时也会在途中下车绕个路走走。这种时候我会试着把脑袋放空,单纯地走,抛开工作上的牵挂或其他一切烦恼。这种宛如走在时光缝隙中的散步,对我而言是唯一得以让精神获得解放、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宝贵时间……

*梦的续篇

到北海道出差时,行程上正好有一天空档。我在鄂霍次克海沿岸一个小港下了车,那是个我在多年前曾造访过的小镇。我沿着通往海边的路走,阵阵冷风从海上吹来,不是夏季的海岸,几乎看不到半个人影,这时有个女子独自站在海边。

寒暄了一下,她说自己这辈子首次独自旅行。独行不必顾虑其他人,比较舒服。可是像这样独自旅行了几天,又希望有人作伴了。

说话的同时,有只鸟飞过,她说是鹡鸰,因为其飞行姿势特征很明显,一眼就认得出来。她对鸟类的行为知之甚详,让我感到非常惊讶。

从年过中年的她沉稳的举止,不难想见应该是出身良好。

不知她……究竟经历过什么样的人生呢……

这时候鹡鸰群起飞舞,我转身一看,她已经消失了……

在咖啡厅稍事休息,远望夕阳,突然看见一只鹡鸰独自站立于海边……

和她的邂逅,依然在记忆的一隅忽隐忽现。

*下雨

乘车的途中瞄到了一个登山路口,临时起意按了下车铃,踏上了登山口。

那是一座小山丘,中途看见写有“九合目”(注:“合目”为登山的阶段)的立牌,不一会就到达了顶峰。

抬头看见飞过的喷射客机,转瞬间天空乌云密布,雨滴从天而降,接着下起了倾盆大雨。虽然雨很大,但是心情是愉悦的,于是开心地走路回家。

回到家中,跟老婆说:“我爬上了富士山喔!”

“咦?”老婆发出了疑问。

“这附近也有座富士山呢!”我回答。

老婆一脸疑惑,我擦一擦被雨淋湿的眼镜,仿佛看见山顶上的天空。

*夜泳

天气闷热的夏夜,家中的爱犬小雪,在庭院挖出了一个贝壳。

“不知道是谁埋的?”老婆发出了疑问。

我吹着夜风,走到社区的图书馆,想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贝壳。

翻了贝壳图鉴,确定它是非常稀有的印度芋螺。

这时图书馆即将关闭的广播声传来,我收了收东西,漫步回家。

途中看见一座公共游泳池,一时有了个念头,翻过了围篱,跳了进去。

趁着暗夜无光,我脱光了衣服,开始在泳池里裸泳。

仰头看见满天星光,心情很放松,也想到要做一件事。

“哎呀,你怎么了?”回到家老婆看见湿淋淋的我说。

“刚刚去游泳了。”

“很不错嘛!”

“我们下次一起去海边。”

“真的吗?”老婆兴奋地说。

“我想,把这个贝壳还给大海。”

爱犬小雪在旁汪汪地叫着。

*长路

沿着河道漫步的途中,突然有位拄着拐杖的老先生很快地超越了我。

一时童心起,忍不住也很快地上前超越了他。

老先生也激发了斗志,再度上前超越了我。

两人开始相互较劲,展开了一场追逐赛。

在穿过公园的涵洞,老先生抢先一步走过了平交道,我被栅栏挡在了这一边。

看着急速而过的电车,我知道我输惨了。

当列车经过,却看见老先生回头看着我微笑。

又跟着他走了一小段路,这次我不再超越他了。

老先生突然停下脚步,在落英缤纷之下和我相视而笑。

远方夕阳下的富士山极为美丽,我和老先生并肩边走着,边欣赏着。

*买苇帘

在商店买了苇帘,像水管工人似的扛在肩上,在夏日的烈阳下走着。

走在柏油路面上,我的汗水像雨般地滑落,很快就浸湿衣服。

走到桥下的阴凉处,我忍不住放下苇帘,瘫坐在地上。

休息片刻,继续前行,突然看到一条穿过树林回家的捷径,二话不说,扛着苇帘穿越,享受树海的清凉。

穿过树林,又面临沙漠般的泥土地,砂石车卷着滚滚黄沙从旁呼啸而过。

忽然看见路边有个水龙头,忍不住放下苇帘,扭开龙头,将全身从头到脚沐浴其中。

我啜饮着冰水,看着家中回廊上展开的苇帘,和老婆一起享受着这盛夏中的凉意。

*看海

船只一艘艘靠在码头,消波桩不规则地堆叠在岸边,渔港有着宁静的气息。

通往海边需要经过一段登山步道,我和老婆沿着步道缓缓地步行。

翻过了山丘,看见了有着灯塔岩岸地形的大海。

小心翼翼地将在家中爱犬小雪挖到的贝壳(注:见〈夜泳〉),放进清澈的大海中。

完成了任务,我们到了港口,老婆兴奋地爬上了防波堤,远方有几个人在写生。

这时候看见一只野狗,我们蹲下来,老婆抚摸着它的毛发。

“不知道家里的小雪现在在做什么?”

爱犬小雪,此时在家中的庭院不知又在挖掘着什么……◇(节录完)

——节录自《走路的人》/ 圆神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余心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八年谢春梅获得医疗贡献奖后,媒体与文史作家采访不断,但内容都局限于偏乡行医与下乡验尸;我决定拉开格局,希望从乡土史、医疗史的角度,为这位偏乡老医师丰富多采的人生阅历及世事沧桑,留下最忠实的记录。
  • 过去几个月,我听过太多故事,恐怖的、悲伤的都有。尸袋拉链被拉开时我就站在旁边,我很清楚事实里大量掺杂着虚构的想像。可是那些故事、说故事的人,以及我们祝福过的遗骸,全部都出自“我方”的观点。听见“另一方”的事从个人嘴里说出,这还是头一遭。当然劫机者的遗骸会跟受害者的混杂在一起,只是我没想到罢了,因为我只顾着抚慰“我方”。
  •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纽约市充满节庆的繁忙气氛。人行道挤满了人,商店橱窗妆点得璀璨亮眼,人们携家带眷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转。似乎人人都铆足了劲想让这段诡异而不幸的日子变得正常。我发现这现象很值得庆幸,但也很让人不安。
  • 市中心地面房子的租金昂贵,但只能住得靠近工作地点才能免于舟车劳顿、撑得住爆肝的工时,种种考量驱使他们接受这样的生活条件。一股甜腻而令人作呕的芳香剂气味,随着我们靠近盥洗室越来越浓。
  • 我们不曾想过自家脚下会存在这么一个平行世界,毕竟就在距离这里两步之遥,错落着全中国乃至全亚洲最时尚、最高级的夜店。北京这张时尚脸孔教约瑟芬目眩神迷,随手可得的惬意生活与自由,让她可以进出一些在巴黎受限于年纪而不能去的夜间场所,她实在难以想像自己住的公寓底下竟然有这么一个暗黑宇宙滋长着。而且我们还是在这地方住满一年后,因为这项鼠族的调查计划才偶然间发现了它。
  • 一周前,土石流侵袭贫民窟,把死者冲入水泥防洪渠道,这渠道将卡拉卡斯一分为二,堪堪能将瓜伊雷河的河水容纳在其水道内。现在河道内涨满十二月的脏水,以及原本充塞山丘和市中心之间街道上的一切,已到即将溢出的地步。边上驶过的汽车,总是又将泥水溅入,为汩汩急流添加一种奇怪的声响,像是上帝的手撕纸时发出的声响。
  • 很多人觉得拿东西去修补,既麻烦又小家子气,我却不以为然,有时候连补衣的阿姨都说这破衣不能穿了,我还是舍不得,把每件破烂东西都说成是宇宙唯一此生最爱。
  • 我相信写作能力是后天养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感染熏习多于天授神予。今天回想,那时候就定下了我一生学习的态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