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我血献青天:13位国军飞行员的故事

作者:王立桢

《我以我血献青天》书封/ 远流出版公司提供

  人气: 3699
【字号】    
   标签: tags: , , ,

故事从国军最后一代螺旋桨飞机出击说起,接着,初代喷射机飞行员与米格机缠斗,以及声名远播的星式战斗机拦截苏联轰炸机……故事时间横跨30年……

僚机立大功

飞在三万七千呎的高空,梁金中在座舱里看着四周的十四架飞机,正以疏开队形飞在蓝天白云之间,壮观的景象实在让他感到激动。

这虽非他首度参与这种大兵力的空中编队,但是,以前的大编队只是为了显示壮大的军容,而这一次却是真的上战场!

所有参与人员都是抱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心态,对着他们的目标——汕头附近的澄海机场——前进。

***

那天是民国四十七年(公元1958年)的九月八日,“八二三炮战”开始之后的第十六天。中共那次对金门炮击之凶猛,前所未见,因此,国防部亟欲知道中共在大陆沿海的兵力布署,以研判共军最终的目的是金马地区,或是台湾本岛。

这种探索兵力布署的任务,就落在空军侦照部队的肩上。而梁金中就参与了对澄海机场的侦照掩护任务。

当天出任务前的任务提示时,五大队大队长董启恒上校也在场,他特别在提示完毕后对所有飞行员表示,“掩护侦察机”是当天任务中最重要的环节,务必要让侦察机安全地将侦照的成果带回本岛。

董启恒强调,担任直接掩护的四架飞机,若看见敌机前来拦截,绝对不可以将侦察机丢开,自己跑去参加缠斗。如果这样的话,就算击落了敌机,回来之后也送交军法审判。

那次任务实在太重要了,因此获选定执行任务的飞行员,都是由大队长与二十六中队中队长商量后亲手挑出来的。

当天的人员布署是这样的:

侦察机:十二中队派出两架。僚机是傅振华中尉。

侦察机,领队由中队长李盛林中校亲自担任。

战斗机:四架。

组成直接掩护分队,领队是二十六队副队长李忠立少校,三位队员是二号机尹满荣少尉、三号机林宗和上尉、四号机潘辅德中尉。

另外有两个分队——八架负责诱敌及高空掩护。这八架飞机的总领队,同时也是第一分队的领队,由余钟禔少校担任。

二号机朱伟明中尉,三号机秦秉钧上尉,四号机刘文纲中尉;第二分队领队是刘宪武上尉,二号机梁金中中尉,三号机李贻钧上尉, 四号机王涛中尉。

这十四位出征的飞行员当中,有一半的成员是在中、少尉阶层。虽然这些二十刚出头的年轻军官们实战经验有限,但是他们的训练却是相当扎实,在长官眼中他们的飞行技术也非常优秀,因此特别被挑选出来执行这个任务。

除了人员是经由长官指定,所使用的飞机也经过特别挑选。

当时每个中队的编制是二十四架军刀机,其中仅有少数是有前缘翼缝的机型。因为有前缘翼缝的飞机在缠斗上较为灵活,所以大队部指定担任这次任务的掩护飞机,必须全部都有前缘翼缝。为此,大队维修科还特别由其它中队挑了几架有前缘翼缝的飞机前来支援。

听著作战官的提示,梁金中直觉认为,这次任务竟派出十二架战斗机去掩护两架侦察机,上级绝对是希望在掩护的过程中,以强大的兵力击溃前来拦截的敌机。这样不但可以展示我方在海峡上空掌握绝对的制空权,同时也可以提高全国军民的士气,尤其是在中共疯狂炮击金门的时候。

其实,早在八二三炮战的前两个月,梁金中就已感觉到海峡上空那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气息。先是十二中队的金懋昶上尉于当年六月十七日在侦察福建连城、长汀一带的时候,遭到中共米格十七的拦截,不幸于武夷山脉中撞山阵亡。一个多月之后,七月二十九日,一大队四架在执行大陆沿海侦巡任务时,遭到共军的米格十七偷袭,长机刘景泉少校被击伤后跳伞获救,二号机任祖谋中尉被击落殉职。

然后就是八月七日,五大队的副大队长汪梦泉中校率队执行巡逻任务时,与共军遭遇,短暂的缠斗之后,汪梦泉中校的座机被炮弹击伤。几天之后,八月十三日那天,梁金中正在台北休假,住在空军新生社。

那天一大早,新生社的负责人对所有住在那里的军士官宣布:国防部已取消所有军人的休假,大家务必在最短期间内回到各自的部队。梁金中从来没有遇过这种状况,他意识到一定是有重大事件发生了,于是他放下所有的约会,急急的赶回基地。

当天梁金中回到基地向队长报到之后,发现除了他已被排入第二天清晨的十五分钟警戒之外,似乎并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不过中队的作战官却小声对他说了一句:“明天会有特别情况。”

他听了之后顿然了解,确实是有事的,只是碍于保密,所以没能直接对他说明,于是他对著作战官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下去。

梁金中虽然没有多问有关任务上的细节,不过他却将第二天任务组员的名字看了一 遍。名单上注明,担任五分钟警戒的领队是李忠立少校,二号机尹满荣少尉,三号机秦秉钧上尉,四号机潘辅德中尉。

十五分钟警戒的领队是刘宪武上尉,二号机梁金中中尉, 三号机刘光灿上尉,四号机刘文纲中尉。

第二天,八月十四日,一大早在警戒室里担任五分钟警戒的领队李忠立少校做完提示之后,向所有担任警戒的飞行员说了一句:“今天是空军节,你们可不要在今天给我漏气!”

大家听了都笑了。几位年轻的飞行军官有的是胆子,虽然前一阵子听到的都是负面的消息,但是他们却希望能有机会来证明自己的能耐,而那天似乎就是一个这样的机会!

九点钟刚过,警戒室的红色电话响了,战管下令五分钟警戒提升至三分钟警戒,四位飞行员进入座舱待命。后面担任十五分钟警戒的梁金中等四位飞行员,也提升至五分钟警戒。

五分钟警戒的李忠立等四位飞行员刚坐进座舱,就听见紧急起飞的警铃响起。在地勤人员的协助下,四架军刀机很快就将发动机启动,滑进跑道,凌空而去。

李忠立那四架飞机刚刚起飞,警戒室的警铃再度响起,梁金中在跑出警戒室冲向自己的座机时,突然想起前一天他从空军新生社回到队上,作战官对他说的“会有特别情况”这件事。看来还真是不假哪!

第二批的四架飞机起飞之后,由战管引导与第一批起飞的四架飞机集合,然后八架飞机在李忠立少校的率领下,按照战管的指示往平潭岛方向飞去。   然而,梁金中还没等到任何“特别情况”发生,他的飞机就先发生了状况。他发现座舱罩内开始结雾,于是打开除雾器,但是丝毫不起作用。   随着飞机继续爬高,那些在座舱罩上的雾很快的变成了霜,使他对外的视线几乎完全被挡住,他只能模糊的看到编队中其它飞机的影子。他知道是因为飞机的增压系统故障了,于是他立刻将情况向领队报告。

李忠立少校听到梁金中的报告之后,转头往后一看,只见梁金中的座舱罩已变成乳白色。这种状况不但无法作战,连继续编队飞行都很危险,于是他下令梁金中返航。

梁金中先将飞机由编队中脱离,然后调转机头,对着桃园基地飞回去。降低高度之后,座舱罩上的霜也就逐渐化去,他索性就将飞机保持在五千呎的高度,一路往桃园飞。

在回飞的路上,陆续听到了长机下令试枪、丢副油箱等命令,那时他心中实在相当懊恼,好不容易有一个在蓝天中杀敌的机会,飞机却发生故障。

当天,那两批紧急起飞的飞机在福建平潭上空与中共米格十七机群遭遇。激战之后,李忠立少校及秦秉钧上尉各击落一架敌机,潘辅德中尉与尹满荣少尉联合击落一架敌机,达成了空军第二个“八一四大捷”。国防部在第一时间就对国人发布这项捷报, 《中央日报》更是临时印出“号外”,对社会大众宣布这项消息。

大家欢欣庆祝这场胜利的背后,却有一项消息,被政府悄悄瞒住了,没有向国人宣布。那就是刘宪武少校分队的三号机刘光灿上尉,并没有回来。   空军总部在发布新闻稿时,正确的说明了有八架飞机出动,一架飞机起飞后不久座舱增压系统发生故障,于是脱离编队返航。可是,并没有说明梁金中就是那位返航的飞行员,反而将他列为参战的七位飞行员之中。   这种移花接木的手法,让梁金中相当无奈,但更让他心痛的是刘光灿上尉的失踪。

在空战的时候,每个人都只注意到自己的长机或是追逐的目标。刘光灿上尉原本的僚机是刘文纲中尉,可是在梁金中因座机故障而返航后,李忠立少校叫刘文纲取代梁金中的位置,担任刘宪武少校的僚机。因此刘光灿上尉就没了僚机。

刘光灿在失去僚机掩护的情况下,没有人注意到他发生了什么事。一直到空战后集合时,大家才发现刘光灿上尉失踪了。所以这个消息除了让梁金中替刘光灿教官感到婉惜之外,更让他了解,空战时僚机与长机之间互相支援与掩护的重要。

“八一四大捷”之后,海峡上空的紧张气息与日俱增,几乎每天的巡逻任务都有敌情,跑道头的警戒机群也由八架增加到十六架。那时所有的训练都已停止,只要飞机起飞,就是执行作战任务。

八月二十五日,五大队的蒋天恩中校与顾树庠少校两人,又在掩护金门运补任务中击落了两架敌机。这也使得五大队的士气高到爆表,每个人都争先恐后,主动要求担任出击任务。

在这段日子里,梁金中虽然几乎每隔一、两天就被派到巡逻与掩护的任务,不过都没有机会与敌机遭遇,直到九月八日那天……

***

九月八日上午十一点,担任高空掩护的八架飞机先行起飞。这次与平常的作战任务不同,起飞之后并不往西出海进入台湾海峡,而是向战管报到后立刻回转,在本岛上空向南边飞去。三分钟后,两架侦察机与四架担任直接掩护的飞机起飞,同样的也是起飞后回转,向南飞去。

这先后两批飞机在战管的引导下,于台中的南方会合,然后由嘉义附近出海,对着目标汕头直奔。

这十四架飞机在台湾海峡上空飞着,梁金中也在座舱中不停的向四下索敌,然而中共方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蓝天中看不到任何敌机的影子,战管的雷达上也没有看到敌机的动静。

机头的正前方出现了一个岛屿,梁金中知道那是汕头外围的南澳岛,当天的目标就是汕头西北方五十浬的“澄海机场”。他看着那两架侦察机及四架直接掩护的军刀机通过南澳岛上空,直对着澄海机场飞去,那时不但空中没有飞机来拦截,地面的防空炮火也没有任何动静。

这种不寻常的安静,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虽然他期盼能与米格十七遭遇,但敌方这种避而不出的战术,却让梁金中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侦察机顺利的通过澄海机场上空,将地面的情形摄入了底片,然后转向回航,掩护机群也跟着转向。就在这个当下,突然之间,战管通知他们:一批敌机正朝他们的左后方快速追来。

知道敌机在向他们追来之后,梁金中反而松了一口气。原来对方的意图是要等军刀机返航之际才出手,这样他们所面对的是油料已经降低的军刀机,无法与中共米格机做持久的缠斗。

担任高空掩护的领队余钟禔在知道敌机已经向他们追来时,一开始没有做出任何接敌的指示,仅是让所有僚机注意左后方,同时继续伴随着侦察机往台湾返航。毕竟“掩护侦察机”才是这次任务最主要的目的!

战管不断报出敌机的位置,最初是每接近四浬报一次,等接近到某一距离时则改成每两浬报一次。梁金中在座舱中不断回头,不断放眼朝着左后方搜寻,但是蓝天白云仍是那么的祥和,没有任何敌机的踪影。

战管报出敌机已经接近到十浬。这个距离,用肉眼就可以看得到敌机了。梁金中的眼球几乎要爆出眼眶似的,对着左后方一吋一吋的寻找。终于,他在左后方天地线稍低的地方看到了几个小黑点,无疑就是向他们追来的米格十七!

于是他按下通话按钮,向长机报告:

“敌机在八点钟下方。”

总领队余钟禔少校听到梁金中的报告之后,很快的也看了那批向他们快速接近的敌机,然后回报战管:“目视敌机。”

战管听到掩护机群已经看到敌机之后,就停止了管制,由总领队余钟禔少校开始指挥掩护机群。余钟禔先下令担任高空掩护的八架飞机调转机头,与敌机成对头方式,同时并下令所有人将副油箱抛弃。

军刀机丢掉了翼下的两个油箱之后,减轻了不少负担, 顿时变得更轻巧与灵活。

至于担任直接掩护的四架军刀机,则还是紧紧跟着那两架侦察机。对于他们来说,将侦察机机腹中的底片安全的护送回本岛,比击落敌机更重要。

梁金中随着长机转过头,朝着敌机飞过去,这时发现那些小黑点已经变成银光闪闪的米格十七,而且米格十七的机头还冒着火光!显然米格十七已经开始对他们开炮。

此时彼此距离还远,梁金中和友机还没进入米格十七的射程,但是看着炮口闪着火光、对着他们直冲而来的敌机,他颈后的毛发不禁全竖了起来。他知道今天将有人回不了家了!

很快的,那批米格十七就与这八架军刀机对头通过了。就在通过的一刹那,总领队余钟禔少校猛然拉起机头,开始反转。这个敏捷的动作立刻拉开了战斗的序幕,其它的几架军刀机也随着他的动作开始反转。

梁金中跟着长机刘宪武上尉转过来之后,发现天空中好像到处都是飞机似的,中共的米格十七绝对在数量上超过军刀机。但是现在已无暇去算到底有几架敌机了,八架与十八架是没有太大分别的。

梁金中看到总领队余钟禔已经追上了他右侧的一架米格十七,他自己的长机刘宪武上尉则开始追击左侧的两架敌机。梁金中紧紧的跟在刘宪武的左侧,掩护他的后方。就在那时,他看到刘宪武前方的两架敌机中,有一架开始向左脱离,他直觉的想将自己的飞机拉开去追击那架飞机,但是突然想起了“八一四”那天没有回来的刘光灿上尉。

他的责任目标重新回到心中,他很清楚知道此刻他的责任是掩护长机,合作的团队才有致胜的希望。于是他将注意力重新放到自己后侧的左右两方,开始搜寻,确定没有其他的敌机会由后面来偷袭。

梁金中因为是飞在刘宪武的左边,所以对刘宪武的右侧一目了然,他必须注意的是由左方来的敌机。就在梁金中随着刘宪武的飞机在空中穿梭时,他突然由眼角的余光看到左上方似乎有一架飞机正对着他冲下来。

自卫的本能让他猛然的向左后拉杆,飞机立刻向左上方翻飞而去,他一面做这个动作一面想:如果那架敌机的目标是长机刘宪武的话,那么他拉开之后,还可以做一个右桶滚,滚到那架敌机的后面,去替长机解围;如果那架敌机是想攻击他的话,那么他转向左上方,也算是暂时躲过了一击。而最重要的是,他这样猛然的向左拉升,长机刘宪武一定可以看到,这样长机就知道自己的僚机已经转走。

很快的,梁金中就发现那架敌机跟着自己转了过来。于是他加强了驾驶杆后拽的力量,飞机瞬间达到七个G,一股强大的力将他牢牢钉在座位上难以动弹,厚实的头盔重重从头顶上压下来,使他的颈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带杆的右臂也因用力过猛而感到酸麻,但是他丝毫不敢放松带杆的力量,因为他知道,敌机必须要将飞机带过七个G才能跟得住他;而他更知道,米格十七的火力控制系统是老式的瞄准器,飞行员自己必须算出开炮的前置量。

在这样大G的转弯动作中,梁金中很肯定敌机的飞行员绝对无法在那种情况下对他瞄准开炮。

梁金中的颈部在自己头部与头盔的重大压力下,好像已经沉重到丝毫不能转动了, 但是他仍奋力转头瞄了一下,发现那架敌机已经被甩到外圈。于是他收小油门,放出减速板,这个突然的减速将敌机甩到更外圈。这时他再将减速板收回,同时反杆反舵,让飞机反转,这是企图由劣势转为优势的剪型动作。

梁金中发现,那位敌机的飞行员对这种空中缠斗的技巧似乎不太熟悉,不知道是因为慌乱还是紧张到忘了,敌机飞行员竟然没有收上减速板,大大减低了飞机的灵活度。既然如此,在这种情况下,那架敌机只与梁金中交叉对头两次,就冲到梁金中的前面,处于被猎捕的地位了。

就在这一片混乱、肾上腺素大量涌现的时刻,梁金中突然在耳机中听到长机刘宪武急促地喊了一句:“梁金中,谁在前面?”

梁金中听到刘宪武的声音,真是高兴无比,因为那代表在梁金中脱离长机之后,刘宪武并未受到其它敌机由后方的偷袭。

虽然刘宪武说话的口气很急促,不过梁金中仍然感受到了那股关怀。只不过,眼前梁金中正与那架米格十七进行生死缠斗,完全没时间分心去说任何话,于是就很简短的回了长机一个字:“他!”

其实,刘宪武在前几分钟之内已经击落了两架敌机,飞机的燃油极低,剩下不到七百磅。看来油量已不够让他飞返桃园了,仅能勉强支撑到台南,他必须立刻离开战场。

于是他四下寻找僚机梁金中,结果在远远的天际看到了两架纠缠在一起的飞机,他无法判定是谁占到上风,只有开口问。等到梁金中告诉他已经飞在米格十七的后面时,他知道以梁金中的技术,击落那架敌机该是没问题的事。

于是他就直接调转机头,先朝向本岛返航。

而梁金中在转到那架米格十七的后面之后,也知道他必须尽快开枪,才能及早离开战场,因为他自己的油量也已经很低了。

两架飞机之间的距离大概只有五、六百呎左右,而且两架飞机的速度几乎是相同的,所以两机之间没有任何的接近率。梁金中先扣了一下扳机,看到曳光弹直射向敌机的左翼,接着他略做修正,将雷达光圈中心点对向敌机的尾部,然后再度扣下扳机。

梁金中拉开之后,先推头进入一层薄云层下,开始检查飞机仪表和油量。他发现自己正在汕头附近的上空,油表只剩六百余磅,根本不够他返回桃园本场。现在只求先离开中国大陆上空,再来盘算飞马公或是台南了。

于是他迅速地对着东方爬升。他清楚看见子弹打进了敌机的尾管及张开的减速板,子弹撞击到敌机的同时,敌机尾管也闪出火光,并喷出一些碎片。毫无疑问,敌机引擎已经受创,接着右翼根也开始冒烟。

梁金中本想再开枪,但是此时敌机已经开始向右边下坠,这可能是敌机飞行员已中弹失能。于是梁金中没有再继续射击,左手将油门推杆推上,由那架正在坠落的敌机左侧拉开。

通过那架敌机时,梁金中看了那架敌机一眼,他真心的希望那位飞行员能有机会跳伞。

油箱几乎空了的军刀机,在全推力下爬高的很快,转眼梁金中就已爬到了三万多呎。离开大陆海岸不久就看到了马公,他本想直接落在马公,但是想到马公机场没有军刀机的地面装备,还得大费周章用空运机将装备空运到那里,才能重新启动军刀机。而现在油箱里还有两百多磅燃油,于是梁金中决定继续飞往台南。

刚过马公不久,梁金中看到了四条白色凝结尾朝他而来,同时耳机中传出三大队八中队陈景春队长的声音:

“梁金中,我是陈景春,不要怕,我们已经看到你了。”

原来在余钟禔这批飞机开始接敌的时候,战管就下令屏东三大队担任警戒的飞机升空,立即前去支援。而梁金中两年前在屏东接受军刀机换装训练时,曾受教于陈队长的麾下,因此当他听到陈景春这句关怀的话,除了感到温心之外,更体会到这次任务真是空军大团队的作战,而其中真正的主角,是那两架侦察机。

梁金中接近了台南机场,他将通讯波道换成塔台波道。就在这时他听到他的长机刘宪武正在迫降航线上,于是梁金中也通知塔台,他通过跑道上空之后,也将进入迫降航线。

飞机进入台湾本岛上空,梁金中低头查看仪表,被自己看见的景象吓了一大跳:油量表的指示竟然是“零”!

那是他第一次在飞行中遭遇油量表指零的情形。他心中很明白,飞机随时可能熄火,但现在除了依照规定飞迫降航线进场之外,只能心里先做好准备, 随时应付飞机熄火之后的状况。

就在他转入五边之后不久,燃油耗尽,飞机停伡了。

他盘算着,借着飞机的余速与高度,应该可以将重达一万多磅的军刀机当成滑翔机,飘降进场降落。

落地后,他用飞机的余速将飞机滑出跑道,然后等待拖车前来把飞机拖回停机坪。

事后检查飞机时,发现左机翼前缘出现一个小裂孔,维修部门推定是在射击敌机时距离太近,被敌机炸开的碎片撞到。

看着那个小洞,梁金中觉得自己真是幸运!那个碎片没有被吸入进气口内。

他更觉得:幸好当天他的射击非常理性,看到敌机中弹冒烟就停止了射击。如果他很情绪化的狠狠扣住扳机不放,敌机中弹过多会炸出更多碎片,那么他自己也可能被飞溅出的碎片击中。

假如这样的话,这场空战的完美结局很可能就会改变!

当天那两架侦察机成功的拍摄了澄海机场的空拍相片,而担任高空掩护的机群也创下击落五架敌机的纪录(刘宪武上尉击落二架、余钟禔少校、秦秉钧上尉、梁金中中尉各击落一架、朱伟明中尉可能击落一架),所以是一次完全成功的任务!

“九八空战”之后,海峡上空继续在当年(九月十八日、九月二十四日、九月二十五日及十月十日)发生了四场空战。尤其是在九月二十四日的那场空战中,响尾蛇飞弹第一次在空战中被运用,缔造了“十比零”的辉煌记录。

民国一百零七年(公元2018年),正好是九八空战发生六十周年。满头白发的梁金中教官回忆起六十年前那场空战时,他想的不再是空战的细节,而是那场空战的影响。

他觉得在那一连串的空战中,空军成功的将中共企图“解放”台湾的野心,阻挡在台湾海峡的彼端,确保了台湾日后的安定与繁荣。

作为一个空军老兵,他知道他曾在这段大历史中,担任过一个小小的角色。◇(节录完)

内容简介

满头白发的飞行员回忆起那天
他想的不再是空战的细节
而是那些年、那些空战的影响……

作者亲自采访多位国军空军飞行员,由他们讲述自己在飞行生涯中所遭遇到的惊异故事。

书中从国军最后一代螺旋桨飞机出击大陆说起,接续着初代喷射机飞行员与米格机缠斗,以及声名远播的星式战斗机拦截苏联轰炸机的故事。全书时间跨越超过30年,构成一部精彩又令人难忘的当代历史。

书中人物当中,梁金中曾以年轻飞官的身份,在短短的几十秒内击落了性能比他更优异的米格机。回忆起那场空战,他印象最深刻的却是当他独自一人在战场上的时候,远方的长机以及驰援的友机在无线电当中对他展现的关怀与支持……

——节录自《我以我血献青天》/ 远流出版公司

▼ 相关影片:我以我血献青天──13位国军飞行员的故事(来源:YouTube,如遭移除请见谅)

责任编辑:余心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3岁时,菲比得知罹患骨癌;14岁时,她截肢了弹钢琴的右手;18岁时,她和远在爱琴海的力恩邂逅;即将21岁那年,离世前二天,她成为力恩带着氧气罩的新娘。离世后,她捐赠出自己的眼角膜,遗爱人间。
  • 战争会改变人,特别是男人。没多久前,萨伊德还跟我和侄女凯萨琳在院子里玩,还不知道男孩不该喜欢洋娃娃。但最近,萨伊德已对席卷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暴力深深着迷。有一天我瞥见他在看手机里伊斯兰国斩首的影片……
  • 老家在偏僻的山脚边,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设一色绿的山野。小女儿刚回来,第一个最攫引她的便是东边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旷无遮蔽的地方,一定东顾看山。
  • 所以,过去中国人对自然的爱好,不下于今日的西方人。但不愿和自然对立,祇想如何使自己与自然融而为一。甚至缩小山林的形象,置于庭园里,培植在盆景中,使自己的日常生活也融于自然之中。他们也登山,但祇是“我来,我看”,却不想“征服”,他们欣赏山,不但用眼睛,还用心灵。
  • 长年为贝格街的福尔摩斯故居处理来信的热心律师雷基,终于要与名演员女友萝拉订婚了!他们计划前往萝拉的家族位于乡间的古城堡举行典礼,却在出发前得知,曾经绑架萝拉、自认是莫里亚提教授后代的疯狂女子——妲拉,再度现身。而且又一次犯下命案、逃逸无踪。
  • 二○一四年,伊斯兰国攻击娜迪雅在伊拉克的村庄,于是,还是二十一岁学生的她,人生毁了。她眼睁睁看着母亲和兄长被强行拖走处死,她自己则被伊斯兰国战士卖来卖去。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