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温哥华法轮功学员恭祝李洪志师父新年好

温哥华法轮功

2018年12月25日,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在市中心艺术馆前,恭祝李洪志师父新年好。(大宇/大纪元)

人气: 82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2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陶静慈温哥华报导)2019年新年临近,逾百名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在温哥华市中心艺术馆门前,向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拜年,并由衷地表达他们的感恩之心,齐声贺颂“温哥华大法弟子恭祝师父新年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们表示,在法轮大法的修炼中得到了身心的净化。有的甚至是从病魔折磨的死亡边缘上起死回生,有的在实实在在的修炼中明白了大法的法理,并得到了精神的升华,从此生命中充满了光明。

原齐齐哈尔副站长感恩“师父伟大 法伟大”

温哥华法轮功
原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崔学敏,向李洪志师父表达感恩。(陶静慈/大纪元)

刚来温哥华不久的崔学敏当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迫害之前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那时候她是省农行干校一名教师,毕业于东北师大政治教育系,专业就是学马列的。

提起如何走进法轮功,她说不是为了治病来的,那时候他们学校有很多老师都炼法轮功,跟她介绍时,崔学敏就向他们要了一本介绍法轮功的小册子。

崔学敏说:“我看了一本小簿册子,我看这个好啊,讲心性,讲真、善、忍。这要都讲心性,道德品质课不用上了,我说我得去研究研究,我就抱着这样的想法参加了长春第七期讲法学习班。这十天的学习班参加下来,世界观完全就不一样了,心里那种高兴,那种愉悦那无法形容啊,那真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走道轻飘飘的,学习班结束回到齐市已经是半夜了,从火车站走回家大约四十分钟时间,走夜路以前是相当害怕的,现在一点都不怕,心里就像被阳光照着那样舒服,修炼后感到无比的幸福,无比的幸福……”

但在迫害中,因为崔学敏原来是副站长,所以老是被当作靶子,她说:“对师父的感恩我都无法用语言去形容,迫害中我有两次差点被迫害致死,其实没有师父保护一天我都不行。……我怎么感谢师父,叩拜师父……没有语言能表达……师父伟大,法伟大。”说到这里,她不断地掏出面纸擦拭眼泪。

“感谢师父让我明白了真正的好与坏”

年轻的行为干预师Sabrina Hu的工作都是和孩子在一起。她发现从小因受中共的教育,不知不觉间滋生出了争斗与恶的心,如果不是修炼大法,她就不能看到自己的不善,也就更谈不上及时纠正自己的不足,在无知中还不知道会犯下多少错误。

因此她感慨地说:“感谢师父把我从浑浑浊世中拉出来,让我明白了真正的好与坏,在道德日渐下滑的社会不去做坏事,做好事。法轮大法让我深切体会了真、善、忍的力量。”

原国企技术骨干修大法摆脱癌症恶魔

温哥华法轮功
曾是中国一家大企业的技术骨干赵云红,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疾病全消,摆脱了癌症的折磨。她表示,感恩李洪志师父的话说不尽。(陶静慈/大纪元)

温哥华法轮功学员赵云红原本是国内一家大企业的技术骨干,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谈到为什么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说,那时候有很多病,从头到脚没有好的地方,有人开她玩笑,说她就像那除了铃儿不响全身都响的自行车一样,全身风湿、肝中毒、高血压、冠心病,这都还不算啥,最严重的是得了肺癌,手术后又不好,连正常的上班都上不了,所以不到四十五岁就提前退休了。

作为公司的技术骨干,公司舍不得她走,跟她说实在不行,你就在家上班,就这样也做不到。后来听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挺好的,就要了一本书来看,结果一宿没有睡一口气就把书看完了。

她说那是她第一次看到有人把宇宙和人修炼的道理说的那么透。修炼后,赵云红不仅完全摆脱了癌症的恶魔,达到无病一身轻,甚至李洪志师父在书中所讲的很多神奇的现象她也都有过亲身体验。

说到对李洪志先生的感激,她红了眼眶,说:“感恩师父的话说不尽。其实昨天我已经在家里给师父拜过年了。我从心底里感恩师父。”

做到了做个无病一身轻的好人 谢谢师父

温哥华法轮功
来自北京郊区的法轮功学员曹志成说:“我在国内的时候看到国外的学员给师父拜年我就痛哭流涕,今天终于我也给师父拜年了,谢谢师父!”(陶静慈/大纪元)

来自北京郊区的法轮功学员曹志成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之前虽然很想做一个好人,却经常赌博、酗酒,因此被村里人称为“半憨子”,修炼后他不仅戒掉了这些不好的毛病,而且不再与人争斗,工作不贪不占兢兢业业,受到各部门领导的赏识。

在谈到今天来给李洪志先生拜年时,他哽咽着说:“感谢师父给我安排的这条修炼的路,我在国内的时候看到国外的学员给师父拜年的时候我就痛哭流涕,今天终于我也给师父拜年了,谢谢师父!”

为什么谈到师父会如此激动?他解释说:“我修炼后收益非常大,我想做一个好人也做到了,想做到身体健康,无病一身轻的好人,我也做到了”。他认为如果没有师父,他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责任编辑:李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