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蒙冤再遭迫害 内蒙古罗贵莲直指公检法贪腐

呼伦贝尔市莫旗访民罗贵莲在事发前。(网路图片)
人气: 48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方净采访报导)2018年12月下旬,内蒙古零下近30度,呼伦贝尔市莫旗访民罗贵莲躺在床上,身体重残生活不能自理,也无经济来源。

罗贵莲向大纪元表示,原本她身体健康生活正常,如今肉体被摧残、财产被掠夺,是当地公检法腐败贪官和黑帮勾结的迫害所致。

2015年11月,罗贵莲因邻里纠纷遭邻居王洪波率众袭击,造成重度伤害。报警后警方并未依法调查,反找理由推拖。

“一起伤人血案,警方却不立案、不抓捕、不追究,因对方是村霸,他买通警方,至今逍遥法外,而我作为受害人遭受重度伤残却无人担责。”罗贵莲说,她高位截瘫,病历上却只写轻微伤害,没有赔偿补助。

因为警方包庇行凶者,罗贵莲为此拖着残驱多次逐级上访,但都被截访人员强行拉回内蒙古莫旗关押迫害。“他们撒谎说,回去针对你治病,结果回来治病给我治到精神病院去,给我治到监狱里去,这就是他们一次次残害我的真相。”

含冤上访 强行“被精神病”二次

2016年9月,罗贵莲进京上访时,被乡政府和派出所强行拉到“哈尔滨市第一专科医院”,“他们让医院给我做了一份精神病鉴定和病历,由乡领导代替家属签名同意,把我强制送进精神病科收治。”

罗贵莲说,她在精神病院里反复说明自己没有精神病,但仍被强行捆绑、灌药、打针,造成她说话困难,咬合力丧失,无法进食,甚至大小便也开始失禁,又无清洁护理,痛苦不堪。

期间罗贵莲的丈夫也被乡政府多次警告,必须配合政府维稳,否则没收他的承包土地。罗贵莲说,“我丈夫起先怕遭到打击报复,后来到医院时,看到我的悲惨遭遇,才央求政府放我出来。”

呼伦贝尔市莫旗访民罗贵莲被殴打。(网路图片)

2017年7月,罗贵莲到北京信访再被截访,法院领导通知村领导,以她有精神病为由送去精神病院。“这次被关在齐齐哈尔精神卫生中心4天,同样被强行捆绑在床上,注射不明药物并强行灌药,造成我不停的恶心和头晕脑涨。”幸而遇到一个好心的医生,证明她没有精神病,才得以出院。

罗贵莲说,她拖着残废的身体,一直不放弃上访,“但只要出去就给你截住控制你人身自由,每次回来身体都被摧残得非常严重。就是这几个部门这帮政府干的事,人都瘫痪到这种程度了,还把我弄到精神病院,他们就是这样的坑骗人。”

罗贵莲强调,她没有精神病,“依据《精神卫生法》,他们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是违法犯罪行为。政府和警方就是想给我安一个精神病的帽子,可以有借口打压我上访维权,方便他们稳控。”

公检法执法犯法 层层腐败

罗贵莲说,公安局和法院人员还用国家救助款名义骗她签字,“让我签谅解书后就结案,没有惩治凶手,没有任何赔偿及治疗,就那么结案我根本不同意。他们就威胁我丈夫和孩子,让他们签字。”

“我们的土地也被村霸非法买卖,我们的生命还有财产权受到侵害,其实就是明抢明夺,霸占了还让你没处说理、没处说法。”

罗贵莲表示,国家明明有法律,但政府不依法办事,“公检法是利益链,有法不依、执法犯法,把法律当儿戏。”

“我实在没办法了,零下30度也拖着残废身体,到法院门口,他们连大厅都不让进,正常人让他们在外面半个小时你说能不能?我下半身没知觉就这么躺着,他们都置若罔闻,看见当作没看见。”“法院那个院长告诉我,已经鉴定完了轻微伤害,你还蹲在法院干什么?”

罗贵莲泣诉:“这些公检法官官相护、层层腐败,明知道是冤案,就这样稳控你就完事,没办一点法律的事,他自己就是法律,只帮黑帮黑派,他们就是土匪头子。”

受害者反遭严控 冤案变假案

2018年3月初,罗贵莲得知全国两会将在北京召开,她准备再到北京去反映冤情,但又被当地维稳人员拘禁家中。期间政府人员还教唆其丈夫虐待她,威胁恐吓她的孩子也不许照顾她。

“我只希望依法严惩凶手,给被害者一个说法,得以赔偿治病,但是怎么呼吁都不让去说,杀害人者得不到惩治,我被害者反遭到严控,却犯罪了!”

她无奈的说,“难道是我们犯法吗?这法律在哪儿?好不容易一辈子攒的血汗钱,被腐败贪官一笔弄虚造假,冤案变成假案。”

罗贵莲控诉现在中国没有人权:“这个国家赋予老百姓的人权是赋予什么?我连血汗钱都讨不回来,我的人权在哪?我的生命都保不住,我的人权在哪?我到死都要维护我的尊严,我的财产权益得还给我。”

罗贵莲强调:“我现在人已经被害成这样了,我只要求严惩这帮腐败贪官还有这帮黑暗势力,我就这么简单的诉求。他们这样害人,受伤害的绝不只是我一个人,不能让这样黑暗下去。”#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8-12-28 8: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