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泛疏:饭后百步走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12月04日讯】我是个喜欢运动流汗的人。因为它直接给我一大波多巴胺让我快乐,还能减慢身体发福。

老李,我的灵魂伴侣,却是个运动绝缘体。一米九的瘦高个子,初识他,人们常误会他篮球一定打得不错。 尽管他爱我的心天地可鉴,尽管有句俗话叫爱屋及乌。可是,不论我如何撒娇撒泼,也没能让老李这根塑料管通上电。

老李唯一热心参与运动的就是走路了。以多巴胺分泌或者卡路里燃烧除以运动所用时间的效率标准来参考,走路是奢侈的运动。20分钟能跑完的路,得加倍变成40分钟的步行。

我们以前是双职工,一下班就紧锣密鼓地做饭刷碗洗洗睡,预备着第二天再打仗,负担不起这项运动。

2017年冬,老李从高盛辞职,全凭自己一身武艺单打独斗。2018年春末,我也辞职了,不再是人民教师了,跟着老李学起计算机来。

从此,我们不用如临大敌般一分一秒地赶时间过日子了,可以撒了欢地一遍遍压马路。“饭后百步走”成了每天固定节目。经过一段时间的道路考察,我们都爱上了一条以家为中心的矩形环路。这条路线,车辆不多不少,晚间很安全。穿越马路的绿灯多红灯少,长度是三英里多一点,约1个多小时脚程,时间恰恰好。

日复一日地走,我们和这路也结下一些情谊。

盛夏,街景是明晃晃的。傍晚时分,各家草坪的洒水喷头都在尽情地旋转高歌。慢下脚步,双眼如矩,伺机而发,加速冲刺,我们避开了这一股股清泉。

树木不用浇灌,也是绿油油的,果树缀满果子。碰到果树,我会毫不犹豫地去摘下来品一品它的优劣,在医院侧边我寻到了一棵多汁甜美李子树。第二天,我们拿了环保袋,仗着老李的身高优势,摘了满满一袋子。医院的高收费和暴利成了我俩“偷窃”的正当理由。

我们还会经过一段爬满了葡萄的篱笆。在它们还是青青地硬葡萄粒儿时,我就一天天地盼它成熟。夏末,它们熟得透透得。我们路过就摘一串,边走边吃下这些“偷来”的甜蜜。

有一户人家开出一小圃玉米地。这些玉米刚种上时,还是青嫩小苗。五谷不分的我们无法辨识此为何物。它们悄悄地长大著,有一天终于让我们恍然悟到原来是玉米。

这片小园圃,好似是自家的园子。我们很关切“孩子们”的长势。

“你看,高些了吗?” “哇,高了很多啊!”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大概是日照的原因,”孩子们”高矮不一,前一排总比后一排个头高些,这高矮顺序排开倒横生出些乐趣来。

初秋,它们开始变黄,有一天玉米苞都不见了。主人丰收了,我却有点难过了。因为心里的那一份 “长高了些吗?有玉米了吗?”的期待和关切被人拔掉了。剩下的茎秆没人浇水一日比一日枯萎。我不想直视,只能咽下苦涩。

秋天虽然会遭遇生命的枯索,但也相逢了绚烂的爆发。大自然像发了狂的画家在泼色,大树灌木被泼上金色,紫色,火红,美得不像话。

这是一丛在秋天结出红色硬果实的小树,在那么宽的地上却拚命地挤在一起生长。

那里住着一户吵吵闹闹的“人家”。黄昏时分,远远地就可以听见它们啾啾啼鸣。我们走近,它们倏然安静下来,我们走远,它们又开始了叽叽喳喳的“家庭会议”。

老李的口技无师自通,他自认为略通鸟语。有时候,我们故意近近地站在旁边,老李发挥他的特长,呲呲地逗它们回应。鸟群里几只天真的小家伙就真以为是朋友的呼唤,轻轻地答应起来 。

天气转凉后,小家伙们的叫声没有往日那么热烈了。我心里隐隐地担忧它们如何安然度过寒冬。

秋也有秋的热闹。居民们搬出可怖的骷髅,白鬼,蜘蛛,黑猫,热闹地装饰著门庭小院。万圣节是一个看着恐怖实则欢乐的节日。

我今年碰巧得了一套格林芬多的巫师袍,老李鼓励我穿上去“饭后百步走”。

在他耸恿下,我几乎是以一种英勇就义的心情走上街头。老李细心地折了一段枯枝给我做魔法棒。这下,我的信心陡增,昂首挺胸阔步地走了起来。

没走几步,发现前方一群妖魔鬼怪,我竟然很和谐地融入进去了。倒是老李,一副外来者的模样投给我一个委屈的眼光。接下来的三英里,我在风里潇洒地甩着魔法袍,指挥老李拍照,傻乐。

我没想到这条不变的”饭后百步走”竟然富含着如此多的变化。生活再一次让我充满敬意。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