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放生梁振英 拒乐团入境

港府枉法掀法治危机

开中共极权缺口引忧 民间吁元旦游行说不

律政司在2018年将结束之际宣布不就UGL案控告前特首梁振英,同时不外聘独立法律意见,再引发争议。(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8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香港报导)2019年即将到来。律政司在2018年将结束之际宣布不就UGL案控告前特首梁振英,同时不外聘独立法律意见,再引发争议。回顾过去一年,从中共人大决定“一地两检”、民主人士失参选权,以至近期“放生”UGL案的前特首梁振英和入境处公然违反法院裁决拒绝外地乐团入境等,香港赖以成功的基石——法治备受冲击及考验。抗议中共港府冲击法治,料将成为新一年首日民阵元旦大游行的主题。

律政司在没有寻求独立法律意见下,决定不就收受UGL五千万元检控前特首梁振英,引来公众质疑。律政司司长郑若骅日前称只有涉及律政司人员的案件才会外聘法律意见,再被法律界批评偏离律政司一贯做法。

UGL案放生梁振英损法治

曾任香港大律师公会主席的资深大律师、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坦言,过去一年香港法治情况恶化,乏善可陈。岂料律政师在年终时搞出一单“很严重”的事件给港人。“作为律政司司长,她破坏了律政司建立的制度,就是要避免公众认为你徇私、偏袒权贵。所以过去凡是涉及这些人的刑事(案件),在决定是否起诉前一定会找有江湖地位、有公信力的大律师协助看案件才做决定。”

他质问,有哪宗案件大过梁振英UGL案引起公众的疑虑?但律政司司长却竟然破例由自己做决定,对法治伤害极大,“因为当港人不信任律政司所持有的检控权,除了不信法治,甚至会产生人人自危的感觉。”

法律界忧法律大陆化开缺口

针对今次事件,法律界、民间团体甚至建制派都认为律政司司长郑若骅需要再出来解释。梁家杰认为皆因事件打开一个缺口,令人忧虑,“这随时是一个前奏,将来中共的代理人或其党羽,在香港就会得到包庇和偏袒处理,这是一个非常之坏的先兆⋯⋯香港的法治就会很彻底地被破坏。”

发起“天下为公”众筹计划追究梁振英UGL案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认为,不检控梁振英UGL案严重损害港人对香港法治的信心,因为没有按律政司多年的守则,将敏感案件外判给外面独立大律师索取法律意见,此做法令人觉得是闭门造车、只手遮天。过往如林奋强、梁锦松、汤显明案等皆有寻独立的法律意见,令人感到今次律政司持双重标准处理梁振英案件:“为了梁振英度身订造一个全新的律政司外判政策。”

他同样担心大陆作风渗入香港:“我们很担心内地那套看待法律的观念慢慢渗入香港,令香港长期成功的支柱——法治等核心价值被侵蚀。”

他并指,律政司声明对梁振英及周浩鼎案极之简短,令公众有很多疑问,郑若骅应该应大律师公会及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等的要求,尽快出来解释。

建制派也促郑释公众疑虑

郑若骅上周三休假回港后“强势”回应梁振英案质疑后,近日又消声匿迹,连建制派也忍不住发声质疑。立法会就梁振英UGL事件调查的专责委员会主席谢伟俊前日指,不理解律政司为何不外聘独立法律意见,又讽刺郑若骅是“众人皆醒我独醉”。

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前日出席活动时表示,事件中社会观感非常重要。若社会大众对郑若骅的解释仍有许多疑问,他建议郑应透过不同方式“出来继续解释”。

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早前已批评郑若骅不熟悉律政司的检控政策,并指律政司今年2月向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提交文件,清楚列明律政司会在6个情况下外判案件,包括为了“以免可能予人有偏袒的观感或出现利益冲突的问题”,而梁振英案正是符合此要求。他敦促郑若骅要尽快拨乱反正。

上周日的守护廉洁法治游行,市民抛起有郑若骅头像的巨型“西瓜波”。(大纪元合成图)

呼吁元旦游行守护香港

梁家杰呼吁港人1月1日出来参加元旦大游行,因为唯有港人表达对这件事的关注,才能逼郑若骅再出来解释及收回成命,“如果紧张香港不再沉沦,在香港还有游行的自由时,我们就要行使权利。重视香港这一制及法治,用我们的脚表达出来。”

林卓廷也呼吁港人元旦上街表达诉求:“尤其是关心香港法治及廉洁、民主发展的市民一定在站出来,不要觉得没有用。起码我们努力过。同时要告诉政府,港人不会让香港继续沉沦。”

2018年多件大事冲击法治

除了不检控UGL案,梁家杰指过去一年还有许多事件被指冲击香港法治。

一地两检”人大决定代释法

中共人大常委以决定代替释法,在香港境内实施大陆法律。(政府新闻网提供)

梁家杰说,如中共人大以一个声明的方式确认高铁西九总站实施“割地两检”安排,明显是违反《基本法》,虽然其后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认为无违宪,称即使今次人大不释法最终都可释法,“看到现在香港法庭都认为人大常委的释法是中共最有效、最后的办法,将其政治意图放在港人之上,对香港法治有很大的破坏。因为当香港不能自主,香港法庭判案时有释法的阴霾、或有一把刀在头上的话,我们就很难说服国际社会我们完全是司法自主的。”

入境处拒乐团来港 涉有法不依

另一种冲击法治的情况,是港府通过一些行政手段处理问题而违反法律。梁家杰说,日前台湾乐队“闪灵”遭入境处以“缺乏特别技能”为由不发工作签证来港表演,入境处是违法的,因为入境处数年前以同样理由拒绝美国神韵艺术团来港演出,已被法庭推翻。“入境处今次用这个行政手段,我觉得是极不尊重法律,对香港法治也是一个污点。”

行政手段褫夺参选权争议大

他说当局的行政手段还包括选举主任以行政手段DQ民主派的参选人,从周庭到近期九龙西补选的刘小丽,很明显选举主任没有给二人抗辩机会,“在法治角度讲,是太随意而且影响香港人根据国际人权公约、香港人权法案条例及基本法中港人拥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占中九子案控罪涉政治打压

占中九子案审讯刚完结,梁家杰批评律政司以普通法控告九人“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等罪,而不去控告简单的非法集会等罪名,“对于一些以和平手段寻求公义的人是一个极大的政治打压。”

马凯被拒入境惹国际忧虑

还有一件与法治有关必须要提的是英国《金融时报》亚洲新闻编辑马凯被拒续签证及拒入境事件,梁家杰强调此事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他在今年11月前往法国史特拉斯堡访问欧洲议会时,被众人追问此事,“行政部门在行使权力时无法可依,尤其他是记者,国际社会很关心香港新闻自由是否受到挑战。”“如果香港没有新闻自由,就保不住市场经济,保不住自由市场。因为自由市场组成部分需要资讯自由。”◇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