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母亲被自杀冤情上访 女儿:死亡伴我10年

2015年,李宁在省委门前控告,要求释放小姨,担心小姨的命运跟妈妈一样,在门口睡了一晚上,当晚曾下大暴雨。(受访者提供)
2015年,李宁在省委门前控告,要求释放小姨,担心小姨的命运跟妈妈一样。她在门口睡了一晚上,当晚曾下大暴雨。(受访者提供)
人气: 172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梁欣采访报导)近日,山东省龙口市访民李宁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她的母亲李淑莲被截访人员虐打致死一案,终得重审、包庇的官员被判刑。但这10年间,她与亲人上访的过程十分艰难,曾互相留下遗言,“死亡对于我们来说很近很近”,她说。

“每一天都是拿命去拼”

“对我们来说,每一天都是拿命去拼。这几年我上访发声,被抓、被打、还被拘留;我哥哥、我小姨也被拘留过,我们全家人都坐做了一遍牢。这个过程有多艰难,就是被打得满头是血都是家常便饭。”李宁说。

“一个生命(李淑莲)就这样被打死了,你还不能发声。很多人都说,你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和小姨面对的是整整一个集团。所以死亡对于我们来说太近太近了,没有什么不可想像的事。能活到今天简直太不容易。”

母亲是一个普通守法的公民,被剥夺了生命,李宁说:“就算今天做完了,我明天死,都觉值得了。对于死亡我们心里不畏惧,都是坦然地去面对。”

很多警察把李宁和其小姨,从龙口市政府里抬出来!2人被打!(受访者提供)
很多警察把李宁和其小姨,从龙口市政府里抬出来,2人被打!(受访者提供)

李宁的母亲李淑莲,因地方官员向她索贿不成而施加迫害,从而多年上访,并索赔270万人民币。2009年10月,她在被截访人员非法拘禁1个月后,遭虐打致死;而后凶手布置成其上吊自杀。因涉案官员得到包庇,隔年李淑莲案件在家属不知情之下秘密开庭,判罪犯监外执行。

“就是最早的时候找了3个保安当替罪羊。当时都给释放了,连看守所都没有进去。这个里面涉及很多的问题。身上有纹身的赵焜说自己得病了,检察院说他生活不能自理、坐轮椅。我们就自己上门去调查取证,发现他完全是一个正常的人。”李宁说。

“这次开庭照样做假。(证据)我们都已提交给检察院,没一点用。”虽然如此,但李宁说,12月28日案件终得重审,当地蓬莱法院轻判罪嫌,但她将7名官方凶手送进法庭,是完成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对4名官员一案她将继续要求检察官抗诉;对保安一案的轻判不服,也将继续上诉。

对家族的巨大打击

李宁说,母亲被虐打致死后,包括支持她上访的亲属的家庭都受到影响。“对我们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基本上所有人都没有正常的生活,没有工作。监控、跟踪、恐吓、威胁,对我们都是家常便饭。”

李宁上访,陪她的小姨于2015年 8月份被龙口市公安局抓走,以“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被关押38天。“我担心小姨的命运跟我妈妈一样,那是我最绝望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崩溃了、疯了。”

“小姨被抓走的那天晚上下着滂沱大雨,在龙口市公安局门口我在大雨中待了整整一晚上,当天就感冒了。然后去了龙口市政府要人。我就每天都去龙口市公安局喊。小姨是整个过程中唯一一个坚定支持我为妈妈申冤的人。”

2015年,李宁在省委门前控告,要求释放小姨,担心小姨的命运跟妈妈一样,在门口睡了一晚上,当晚曾下大暴雨。(受访者提供)
2015年,李宁在省委门前控告,要求释放小姨,担心小姨的命运跟妈妈一样,在门口睡了一晚上,当晚曾下大暴雨。(受访者提供)

“小姨也被迫离婚了,女儿也跟她断绝了母女关系,她一无所有了,唯一有的就是对我的支持。”李宁说。

虽然历经长达10年的艰辛上访,李宁说,自己是越挫越勇的人,打压越严重,越反抗,“我就是不要命也要去把这个事情弄明白。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放弃。”

逃出龙口 坚韧不拔面对屈辱

母亲过世那年李宁才22岁。仍在北京念大学的她已正式成为万科的员工。那时她陪在北京上访的母亲过了最后一个生日。再见时,170 斤的母亲看上去不足 120 斤!是一具受过严刑拷打、受尽折磨的身体。

“翻我妈妈身子时候,看到我妈妈眼睛里面都是泪水。我告诉自己要牢牢地记住妈妈的这些伤痕。我脑海里就想如何逃出龙口。”李宁说。

在那个中秋节假期,李宁逃出龙口市地方当局关押着她一家人的宾馆,拦下一辆陌生私家车。这位善心人士避开高速路及主道路上响着警笛的警车,熬夜将她送到河北衡水,让她搭上往北京的大巴。

很快万科调换了她的工作岗位,在昌平万科城,一新开发还未入住的毛坯房做环境保洁工作;2年后调入全是男性的保安队伍。

李宁知道,这份签了3年约的工作一定要坚持下去,她每天都用心地做好工作,晚间念大学,一面为母亲的冤死上访。这段期间,龙口当局安排各种工作小组去找她谈,要她签火化母亲的同意书。她隐藏自己的颤抖,坚持着,母亲的遗体至今放置于殡仪馆。

在山东省省委门前,警察要把李宁带到信访局。她向警察讲诉母亲的案子过程!最终仍被带走!(受访者提供)
在山东省省委门前,警察要把李宁带到信访局。她向警察讲诉母亲的案子过程,最终仍被带走!(受访者提供)

放下自尊裸跪上访 获各界人士帮助

在母亲被害死的头4年,只要看到警察、警车,李宁就会不由自主地害怕。母亲的冤情亦毫无进展。花样年华的她犹豫、踟躇,最终放下自尊于2012年3月两会期间去天安门裸跪上访。

“母亲被打死之后,走的每一步他们都给你封死。我是无奈之下、没有任何希望的基础上,才走到天安门去裸跪,寻求人大代表所谓的关注。” 此后,李宁得知社会上很多人,包括律师、媒体,都在关注她。

2014年,李宁刚从拘留所出来,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在拘留所外守护了10天。(受访者提供)
2014年,李宁刚从拘留所出来,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在拘留所外守护了10天。(受访者提供)

2013年5月份,在3名律师陪同下,李宁与家人终于复印了母亲案件的全部卷宗。过去李宁是凭想像;而阅卷是了解看守保安等人的供述,知道母亲李淑莲是受到非人的虐待与暴打后死亡,使她又经历了一次撕裂心肺的痛苦。

2014年3月,她亲身体会了近似母亲的遭遇、恐怖经历,被全身捆绑着押回龙口,挨饿、被拘禁、殴打、坐老虎凳、一次次地询问……但这一切都未阻挡她迈向为母亲诉冤的上访路。

李宁说,自己完成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案子还没结束,她会坚持下去。#

李宁从拘留所出来就对被拘留10天一案到法院起诉;2014年刚开完庭,与律师以及来支持她的公民朋友。(受访者提供)
李宁从拘留所出来后,就对被拘留10天一案到法院起诉。图为2014年刚开完庭,李宁与律师以及来支持她的公民朋友。(受访者提供)
李宁与小姨在冯延强律师陪同下,去蓬莱检察院奔波阅卷的过程中。(受访者提供)
李宁与小姨在冯延强律师陪同下,去蓬莱检察院奔波阅卷的过程中。(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1-01 11: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