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资麒麟韦尔血本无归 数百大陆人来港投诉

在湾仔告士打道一栋大厦楼下,连日聚集一批来自大陆的“苦主”,举着声称涉案人士照片,向一间香港上市公司索赔。(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6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李海华香港报导)在香港湾仔告士打道一栋大厦楼下,连日聚集一批来自大陆的“苦主”,举着声称涉案人士照片,向一间香港上市公司索赔。

据参加索赔维权的北京“苦主”王小姐向大纪元透露,他们是“麒麟韦尔金融事件苦主,10月30日已有200多人来港,向特首、证监会、中联办等处递交投诉信,并向香港警方报案,苦于仍无结果,故上百名苦主,从11月19日至今,再度分批来港维权。

本身是舞蹈老师的王小姐说,她从来不炒股。但2017年6月由朋友介绍,参加“麒麟韦尔”在北京的一个说明会后投资66万。

王小姐(陈仲明/大纪元)

王小姐说,该项目由一个2016年底在港注册的“韦尔亚太有限公司”牵头,打着香港上市公司“麒X集团”和麒X第二大股东、中共央企“中X金控”的名义,以沪港通、深港通开通,香港股票回报率高,向他们销售“资产包”产品。“他们说做‘一级半市场’,如果成功将股票拉上市,有30至50倍收益,最低也有3至5倍收益。”

来港投诉大陆人称,“麒麟韦尔”声称拥有香港九号牌(即资产管理牌,可提供管理证券或期货合约投资组合等服务)外,还展示授权书、公司注册证明等一大堆证书,并带他们来香港实地考察和签约。

王小姐说,麒麟韦尔声称以往只做高端客户,现在搞“亲民金融”,老百姓最低6,000元即可参与,他们就是麒麟韦尔“融资对象”,“沪深港通开通后,香港股市赚钱,也让大陆老百姓沾光。”

2017年6月初,王小姐连同大陆各省市约100名投资者,到位于会展中心的该公司在香港的办公室签约。举办机构称成功签约后,还有奖励实体股票,更安排香港一家证券公司,上门帮他们开股票户口。有的大户还被安排开银行账户,方便转账。

被骗的也有香港人。从事金融行业的香港苦主陈小姐(化名)透露,她在深圳被朋友拉去听讲座后,认为其金融团队很专业,故决定投资16万,被带到上环的一家证券行开户,并获赠4,000股的8108奖励股票。但股票现已跌成仙股(股价约0.05元),只值200元。

全国建俱乐部 开说明会 组团来港开户

山西崔老板投资240万到麒麟韦尔金融平台,但血本无归。除欠下大笔债务外,太太也和他分居。(宋碧龙/大纪元)

另一名苦主崔先生为山西小型建筑公司老板,投资240万也化为乌有。崔先生本为农民,多年来白手起家,用了一生积蓄开办个人建材公司。他在北京参加过数次麒麟韦尔联办的投资说明会。

崔先生说,每次会议都有四百至七百人参与。在会议上,有股票专家对现今的股票走势了如指掌,可准确预测股票的未来走向。韦尔公司还在全国多个城市成立“韦尔名士俱乐部”,甚至邀请中港知名歌手在场助兴,显得声势浩大。

会上更以香港法律为保障,为投资者打强心针。

举办方称投资后,会有电子合同、电子协议书、奖励股票等,以及一个互联网平台,实时可看到自己的账户余额。还有诸如中共中央级半月刊《中华英才》、香港《大公报》旗下的大公网等为其站台报导。崔先生和韦尔资本签订的资本包协议,也保证了最低3至5倍的劣后保证收益。这些都让崔先生很感兴趣。

崔先生一开始只投资了6,000元人民币,及后因为参加过多次会议,并亲身到香港及深圳参观过麒麟韦尔的办公室,信心渐增。后来,他得悉更多人以百万投资,于是决定把心一横,把毕生积蓄,包括老人的养老金、孩子的保险以及亲朋好友的钱共200万人民币投资到该平台。但如今不单血本无归,太太亦因此跟他分居。

崔先生表示,自己今次上当受骗的原因,在于相信香港上市公司还有央企,还有香港法制完善,认为有完善的监管,不会出问题。

要求转钱到私人账户 互联网后台突关闭

值得留意的是,无论是王小姐还是崔老板等这些苦主的钱,都是按麒麟韦尔的指引转入指定私人账户,而不是公司账户。

王小姐称,麒麟韦尔解释,转钱给不同的私人账户,是因为他们是散户,不能直接转给香港上市公司,要透过不同账号转来香港,“我们钱都存在那个平台。看那个平台就知道自己建仓,转账的情况。”

王小姐指,最初几个月还有股票红利,令更多人深信不疑,纷纷加码投资;但2018年1月分红突然停止,至8月金融平台关闭后,苦主们一夜间掉入谷底,血本无归。

至于苦主投诉被关闭的麒麟韦尔金融平台,记者曾尝试登陆该网址“plat.wellgoing.net”,网页显示“找不到网站”。

指定炒两只细价股 2017年单日大跌九成

苦主展示麒麟韦尔的聚会照片。她指,几乎每个活动都有香港公司派人来参与,包括声称已离职的麒麟金融高管。(梁珍/大纪元)

综合苦主投诉,招揽他们投资的公司先后发售两个资产包,其中“一号资产包”名为“8108”福泽集团资产包、“二号”名为“8109”麒麟集团资产包,声称可将两只股票拉升获利。

其中一篇名为“韦尔资本资产包优势”文章,还在网页上宣称他们要在3至5年运作五只“壳”,先是8108,再是8109,声称“首批骨干将在2年内成为亿万富翁”。

据本报翻查,8018和8109股票属创业板股票,又称“细价股”,其中8108福泽集团属殡仪股,2017年6月16日遭离奇洗仓,暴跌85.6%。

集团当晚发布通告,最大单一股东、主席李革将持有的1.13亿股,因个人原因已于场内出售所有股份。2018年3月,李革再辞去董事会主席兼行政总裁职务。至于福泽的股价,则从暴跌前的1.56元,当天跌至0.221元,现更低至0.05元,成为不值分文的“仙股”。

另外,8109麒麟集团,2017年8月初发生核数师“劈炮”事件后,8月14日暴跌75%,当天收报0.017元。

麒麟集团否认与麒麟韦尔有任何业务交易
中共媒体参与炒作 “麒麟韦尔”大计划

麒麟集团控股(8109)11月2日发表公告,否认和麒麟韦尔有任何业务交易。公告称,该集团已注意到欺诈者或交易商不法地讹称为该公司附属公司麒麟金融集团有限公司的代理商或经销商,或声称所出售的产品为该集团的产品。

该公司确定,并无与声称以名为“麒麟韦尔”进行业务的公司或任何其它类似名称的公司(Wei Er Assemblage)有任何业务交易;并无授权任何Wei Er Assemblage的代理商以公司或代表公司行事,并无就销售任何产品或提供服务而从Wei Er Assemblage收取任何资金。

又称,建议公众人士如怀疑受骗,向中港警方报案。

本报曾致电由多位苦主提供的、被指涉案的麒麟金融一名高管人员名片上的香港和大陆手机。对方否认,声称打错电话。但又表示该号码已使用了一段时间,只是这两周才不断有人打错电话。

记者以匿名方式给麒麟金融打电话,该公司一名未有透露身份的人士声称该高管已辞职。至于另一位经常出现在麒麟韦尔活动中的麒麟高管,本报曾致电麒麟查询,麒麟表示此人仍在公司工作。记者表达希望与其联络采访,但至今未有接到回复。

记者以“麒麟韦尔”字眼搜寻,发现2017年多份中共官媒,包括2017年6月5日大公网、6月5日环球网、6月6日中国日报网、6月6日《北京商报》都纷纷报导一个名为“麒麟韦尔金融平台大蓝筹计划”。

文章写道:“香港麒麟金融集团携手韦尔亚太的大金融新平台旗下‘蓝筹计划’正式揭开神秘面纱并隆重上市。”

另外,腾讯视频上,还有“麒麟韦尔大金融平台”2017年3月31日颁布的广告,以及“韦尔资本核心领导人参加麒麟金融集团香港年会”2017年3月的视频,宣传“香港麒麟金融集团和韦尔亚太正构建一个金融大平台”。

中共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重点联系的中央级期刊《中华英才》2017年3月也重点报导了麒麟金融高管的采访文章,表示麒麟金融正努力创建全球大金融一体化专业平台;另据《每日头条》报导,2017年3月《中华英才》杂志社海外版总编辑杜女士,与麒麟金融高管,一起出席了韦尔亚太发展有限公司在深圳新址发布会。

公司注册公开资料显示,韦尔亚太发展有限公司于2016年10月31日在香港注册,注册资金为1万元,董事为一名居住地址在台湾、持中国护照的邓姓人士。

七旬夫妇被骗 抱病来港

在来港诸多大陆苦主中,不少人都是第一次投资理财产品。他们看好香港的金融发展潜力以及香港法制的保证,故砸下毕生积蓄,或借高利贷,以期“赶上香港金融发展的列车”,结果有的人要讨债度日。

年过七旬湖南长沙梁女士和丈夫卢先生,2017年在朋友介绍下参加了麒麟韦尔在长沙的路演大会,被“一带一路”、“沪深港通”、“香港法制完善”、“香港投资前景广阔”、“习近平来港庆回归,香港经济要腾飞”等话语打动,将110多万的养老钱砸了进去,加上身边的朋友共投资五六百万。

从未炒股的他们强调,如果知道是来港集资炒股,他们绝不会投资。“他们说他们是庄家,是一级市场,我们是一级半市场,跟了他们绝不会输。我们不能买香港股票,不能直接付钱到香港,要通过他们公司到香港。所以就信他们。”卢先生强调。

太太梁女士更因投资失利,2018年5月脑干出血,所幸被抢救回来,现在是抱病来港投诉。她强调,今次输了钱是小事,主要是对不起朋友,所以一定要讨回公道。“他们宣传攻势很猛,《中华英才》报导,电视台播放广告,有资金,有项目,还有央企和他们合作,有转业军人做保底,所以相信了。”

另一苦主北京的刘先生,以自己的房产抵押连同老人的保险金及小孩的保险,共投资300万至麒麟韦尔平台。刘先生不单止血汗钱尽失,现时房屋贷款11万没法偿还,房屋即将被没收,家中90岁老人及9岁的小孩将面临无家可归。刘先生说,已是走投无路,打算轻生。

欠高利贷 带两幼子乞讨

同样是初次投资6,000元的哈尔滨金女士,因为第一次投资成功,被诱加码投资,工作人员向她保证三四个月内一定回本。金女士在多番游说被说服后,借了高利贷投资,前后共投60万。后来发现事有蹊跷,于是决定停止投资,但工作人员突然断绝回复。因高利贷多次上门骚扰,以致金女士的外母心脏病发,金女士丈夫因为母亲的去世及欠下巨额高利贷而患上抑郁症,离家出走已一年。目前,金女士只身一人携同两名幼儿,千里迢迢从哈尔滨到深圳,麒麟韦尔深圳办公室拒绝她们于门外。

为盼能讨回血汗钱,金女士坚持留在深圳等消息。由于两儿只有4岁及11月大,金女不能工作,只能带着孩子在街上乞食讨生计。◇#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8-12-05 12: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