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外中文媒体现状与趋势系列报导之四

胡佛报告:哪些美国中文媒体被中共渗透

洛杉矶中国城读报的华人。 (GABRIEL BOUYS/AFP/Getty Images)

人气: 7008
【字号】    

【大纪元2018年1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美国知名智库加州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11月29日发表213页的重量级报告——“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警告中共全面渗透和操弄美国政府、大学、传媒、智库、企业和侨界。

报告历时1年半时间完成、由32位研究中国问题的杰出学者联名发表。报告用了22页来介绍中共对美国境内中文媒体的控制。报告发现中共当局除加强国有媒体在美国的英语基地外,同时还铲除或收买曾经服务于美国华人的诸多独立中文媒体,甚至染指中文网站等新媒体。而法轮功学员创办的媒体因为不受中共控制,报告称之为“美国真正独立的中文媒体”。

胡佛的报告将中共对美国境内中文媒体的控制归纳为三类:第一,大力扶持中共国有媒体扩大其在美国的规模;第二,以全资或拥有主要股份的形式直接控制报纸、电视或广播;第三,利用媒体在大陆的商业利益来影响其独立性。

本文将继续介绍中共如何使华人社区传统媒体变色,以及如何染指中文网站等新媒体。

染指华人社区传统中文媒体

“在过去20年里,一批曾经独立的中文媒体已经落入北京的控制之下。”胡佛的报告用了较大篇幅介绍华人社区传统媒体被渗透的情况。

《星岛报业》集团于1938年在香港创刊,20世纪90年代中期,原来的老板将报纸转卖给一位亲中的商人,该商业人士从1998年成为中共政治协商会议的成员。

报告发现,星岛的中国报导现在显然与北京的国家媒体保持一致。事实上,在2001年5月星岛换老板后,其老板就与新华社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新华在线。

另一个典型例子就是《世界日报》,这家多年来一直在美国为台湾移民提供服务的中文报纸,也是台湾最具影响力的报业公司联合报(UDN)所拥有的六家报纸之一。

世界日报》过去主导美国华人社区的新闻报导,并传递台湾的民族主义声音。报告指,与中共直接控制的中文媒体不同,《世界日报》仍涵盖了被监禁的中国人权人士被迫害致死的新闻,但它的报导近年来已发生变化,在(中共)南海军事化及其对台湾和香港的关系等领域变得更加亲共。

据《世界日报》的消息人士表示,该报在台湾的老板有兴趣在中国大陆发展业务。报告认为,这或能解释为何《世界日报》的编辑立场发生演变。

报告亦引述《世界日报》竞争对手《侨报》总裁游江2015年的文章说,《世界日报》和《星岛日报》调整办报思路,不断加强对大陆新闻的报导,一是扩大报导版面,二是对中国大陆的报导不再是完全的负面消息。

除了上述两家社区媒体,报告指,《明报》也受到北京方面的控制。多年来,《明报》的美国版受粤语移民的欢迎。

2007年1月,香港明报集团宣布与马来西亚最大的两家中文媒体——星洲媒体和南洋报业合并,交易金额约6亿美元(34亿港元)。

这笔合并受到北京的欢迎。中新社社长郭招金在接受大陆媒体采访、谈到华语媒体大趋势时,就直指《明报》合并后将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中国平面媒体平台之一,于北美洲、东南亚及大中华各主要城市拥有超过5份报章(约15个版本),每日发行量超过100万份,以及29份杂志刊物。

此外,郭随后亦提到北京的座上客、“爱国侨领”熊德龙在美国主办的《国际日报》,发行到泰国、印尼;法国《欧洲时报》与上海《新民晚报》合作,在法国共同出版《欧洲联合周报》,并在奥地利、德国、希腊、葡萄牙合作推出各个语种的版本。

外界认为,中新社社长发言将《明报》排在其它“爱共”报纸之前,已说明缘由。

渗透网络新媒体

胡佛研究所在中共渗透媒体的报告中还首次提到北京开始控制海外的中文网络,有多家北美中文网站被点名。

“文学城”(Wenxuecity.com)是美国面向海外华人的中文综合网站,该网站于1997年由密西根大学大陆留学生创办。

报告指,文学城于2000年转手给一位台湾出生的美籍华人后,从2003年就开始瞄准北京、找寻投资机会。

“文学城已经占得海外先机,我们希望今后能与国内媒体合作,将我们的优势和国内资源结合,最好的盈利模式便是国内读者加海外广告商。”作为文学城网站首席执行官的林文在2009年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

在2011年,他再次接受大陆媒体采访并透露,“我们文学城的新闻报导,多数都是采用的中新社的文章。绝大数稿件,都是来自国内官方媒体的报导”。

胡佛的报告指出,自从文学城被转手之后,就与新华社以及中新社签署合同、刊登其新闻;甚至还有一个未经证实的传言,购买网站的费用中有中共宣传部门提供的100万美元补贴。

多维则是被点名的另一个中文网站,报告指,多维多年来一直是独立的中文媒体,并有独家新闻能提前预测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的人员构成。

报告指,2009年,多维被一位香港商人收购,该富商在中国大陆拥有大量商业利益,同时还有两家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这位商人是清华大学美中关系研究中心的创办人之一,也喜欢撰写关于中国(中共)对南海主张的亲共文章。多维现在的总部设在北京。

“自从出售多维以来,原网站的创始人已转到明镜,一个位于加拿大的网站媒体。创办人表示,2017年收到了来自中国的大笔投资。”报告说,“从那以后,明镜大大改变了其编辑立场,将重点从政治转向房地产、移民和投资。”

报告认为,明镜这一转向的部分原因可能与其采访了一位持不同政见的中国富豪、然后一名明镜记者在大陆的妻子失踪有关。

美国排名第五的中文网站倍可亲(backchina.com)也有上榜,报告指其曾经是像多维一样的独立媒体,但在2017年,其编辑参加了在中新社举办的第九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后,倍可亲的报导变得对中国(中共)越来越正面。

中共如何影响海外中文媒体

中新社是中共影响海外中文媒体的重要一环。为了进一步控制海外华人媒体,中新社成立了中国新闻社海外中心,为海外华文媒体提供新闻报导、社论和报纸版面。

胡佛的报告指,中新社海外中心成立的背后意图是,北京要为海外中文报纸提供已包装好的内容,这样一旦说服他们采用,北京将完全控制这些信息。

中新社社长郭招金在200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中国(中共)能够控制在美国的中文出版物,中国(中共)将会能够更好地影响海外华人社区,并在美国政治中有发言权,“保护中国(中共)形象。”

郭亦提及,在美国少数族裔中,1/4的人是依赖本民族的语言媒体获取信息、这个比例超过所住国媒体的影响。郭说,这个现象是一个“隐藏在平常人视线之后的巨人”。

为此,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进行了大量统战工作。广东侨办主任吴锐成2010年在广东侨网发文说,海外的华文媒体、华文学校,以及中共支持的华人社团是海外“统战”工作的“三宝”。

以中新社为例,其对外统战的活动“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在网络上搜索可以找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多家中文媒体或新媒体参会的信息。

胡佛的报告指,这些中共会议是北京方面搭建的一个平台,用来说服批评者变更语气,确保海外中文报纸遵循党的路线。会议集中的新闻报导不仅过滤共产党不喜欢的观点,同时也强调“恰当地讲中国(中共)故事”的必要性。

早在2001年侨办和中新社举办的首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上,中新社社长郭招金就表示,会议的主要目标是说服与会的海外华人媒体使用中新社的稿件,而不是使用从台湾或西方等竞争对手来的中文新闻服务。

他说,中新社愿尽其所能为海外中文媒体提供全方位的服务,真正建成全球“华人媒体之家”。

此外,中共还邀请海外中文媒体的人员访华。“国务院侨办每两年和中国新闻社、中国有关省市联合举办‘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举办海外华文媒体高级研修班,邀请海外华文媒体的主事人和骨干编辑、记者到中国访问。”《侨报》总裁游江2015年的文章中写道。

游江参加的2015年“海外华文媒体高级研修班”,其目的是组织中文媒体到“一带一路”建设重点省份实地采访,增进他们对“一带一路”的理解和支持。

当时的侨务办公室副主任何亚非(2016年遭免职)与会指出,海外华人媒体需要推动“一带一路”倡议,成为促进中国(中共)国家战略的传话筒。“华侨华人能够用当地人听得懂的语言,用中外两种文化融会贯通的方式来讲述‘中国故事’,更易被接受。”何说。

但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一直被欧美等国家质疑是中共扩大政治经济影响力的途径,同时也是让接受倡议的国家陷入“债务陷阱”的原因之一。

此外,胡佛的报告还指出,北京甚至还会派遣中国(中共)官员前往海外,指导中文媒体如何“正确”报导新闻。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于2007年11月1日在中共驻纽约总领馆出席中文媒体见面会,当面向中文媒体传达宣传要求。

法轮功学员办的媒体是真正独立的中文媒体

胡佛的报告在列举北京对美国中文媒体的种种影响后,直指“美国真正独立的中文媒体空间已经缩小到只剩下法轮功学员办的几个媒体以及‘看中国’这家发行量较小的报纸与网站媒体”。

报告在列举海外媒体受渗透后的部分表现时,亦再次提到法轮功。报告说,据《世界日报》消息人士透露,中共驻纽约和旧金山领事馆已向《世界日报》的当地办事处施加压力,要求不能在宗教相关版面刊登任何跟法轮功相关的广告。《世界日报》的纽约办公室已经完全默许在其美东版不会这么做。而美西版现在只在报纸的单张部分插入法轮功广告。

《大纪元时报》2005年曾报导,《世界日报》(美东)单方撕毁刊登声援4月退党游行的广告合同。

图为2015纽约中国新年大游行中“大纪元集团”的游行队伍。(Samira Bouaou/Epoch Times)

为何过去的独立中文媒体、甚至昔日的大牌报刊不能坚守立场?中国问题学者何清涟在2012年完成的“中国大外宣”研究报告中指出,中国(中共)政府与海外中文媒体产生了一种特殊的供求关系。

“经济实力日益雄厚的中国(中共)政府需要在海外对华侨统战,并愿意为统战工作支付大量金钱;而华文媒体大都程度不等地存在着资金困难。基于这种互相需要的‘供求关系’,中国(中共)政府与海外华文媒体之间的合作越来越多,形式也日益多元化。”她写道。

何清涟的这份报告不幸被雪藏多年,直到2018年年初才完整发出。她表示,报告是想提醒世人注意,这些媒体的最高目标是在国际社会争夺话语权,最低目标则是为中国人洗脑。

给美国政府献策 应对中共渗透媒体

胡佛的报告针对上述中共渗透美国境内中文媒体的现状,也提出了应对之策。

对表面按照私营公司运作,但员工由中国(中共)政府派遣、旨在在美国开展宣传活动的行为,报告建议说,美国当局至少可以公开那些购买美国媒体的中国(和外国)公司的真正所有权结构。

“任何外国或外国控制的媒体(包括印刷媒体),特别是那些推进外国政府路线的媒体,都应根据‘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进行登记。”报告写道。

而对真正独立的中文媒体,美国政府应该考虑采取更多措施来帮助这些媒体生存,比如:通过富布赖特项目(Fulbright program)或其它工具(如国务院的国际学者或演讲局)提供资金支持。

报告说,美国政府也可以考虑协助独立中文媒体的运作,包括给纸质媒体的制造业补贴以及非营利性税收豁免,以使新闻业务模式能够在当前的转型危机中生存下来。

同时,私人慈善基金会也可以帮助独立的中文媒体保持编辑独立性和财务可行性。

值得一提的是,参与这份胡佛报告的学者多是对中国怀有深厚情感的知名学者,他们曾盼望中国(中共)政府进行自由化改革,但发现希望破灭。

《华尔街日报》报导说,这意味着美国境内对美中关系发展的争论将发生转变,而对华鹰派的美国官员和顾问认为,这份报告是美国对华政策思路即将发生转变的证据。

报告链接:https://www.hoover.org/research/chinese-influence-american-interests-promoting-constructive-vigilance

(点阅海外中文媒体现状与趋势系列报导)#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12-08 6: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