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兰布拉宫的故事(上)

作者:华盛顿·欧文(美国)

阿兰布拉宫是位于西班牙南部城市格拉纳达的于摩尔王朝时期修建的古代清真寺—宫殿—城堡建筑群。(公有领域)

  人气: 2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公元1492年,在浪漫的安达鲁西亚山间,格拉纳达王国末代苏丹包迪尔交出了阿兰布拉宫的钥匙,结束了摩尔人在西班牙长达八百年的统治。

在摩尔人的眼泪落下后,阿兰布拉宫顿成废墟。

沉睡了三百年之后,1829年,来自美国新大陆的华盛顿·欧文在阿兰布拉宫驻足,一停留便是三个月。

狮子苑

这座梦幻的老皇宫,特殊魅力就在于能够唤起旧日模糊的遐思和景象;而赤裸的现实状况,也因此蒙上了回忆与想像的外衣。因为我喜欢走在这种“梦幻泡影”之中,在阿兰布拉宫里,我便常常寻找最适合心灵虚实变幻的那些地方。

而其中首选莫过于狮子苑,以及它周围的宫室。

这一带,光阴下的手最轻,摩尔式的优雅与辉煌,几乎都保留着原初的美好。地震动摇过这座宫殿的地基,也震坏了它最坚固的塔楼。可是你看!这些纤细的立柱都没有倾移,而轻巧细弱的柱道廊拱,也一个都没有倒下。圆屋顶上那些轻灵纤雅的细雕装饰,表面上就像早霜的晶状纹路那般不实在,却度过了好几个世纪,现在还几乎像是刚从穆斯林匠师手里完成那般鲜活。

我就在这些旧日陈迹之中写作,利用早晨的清新时刻,身处在凶戾不祥的阿班塞拉吉大殿。他们家族惨遭屠杀的传奇纪念物,也就是染上血迹的喷水池,就在我眼前,高高喷溅的水珠几乎要洒在我的稿纸上。历史上那血腥暴力的故事,难以跟四周温和平静的景象联想在一起。

这里的每件事物都是用来唤起善良愉快的情感,每一样都是那么精致又美丽。晨曦从上方轻轻落下,穿过那仿佛仙人巧手所施彩及搭造的穹窿顶塔。透过出入口那座纹样精雕的宽大拱形结构,我看到了狮子苑,阳光在它四周的廊柱间闪烁着,也照耀在水池上。

活泼的燕子纵身投进院里,接着拔高冲飞而去,在屋顶上方啁啁鸣啭。忙碌的蜜蜂在花床间努力干活,彩蝶在一株株花草间飞来飞去,在阳光遍照下翩翩舞动,互相炫示。只要再加上一点想像力,就可以画出心事重重的后宫美人,徘徊在这些隐密的东方式华丽庭院之间。

不过,如果有人观赏这一片景致时,想要更加贴近它的命运,便该趁着晚上的暗影冲淡了院里的亮丽,且待四周的宫室覆上一抹哀色之际,那时候最能够感受到安详的哀凄,又或最适合回想起往日的荣光。

*阿拉伯占星师的传说

这幢建筑几百年来都被称作“风向标之宫”,得名于古时候它的一座小角楼上方,有一尊骑马战士的青铜像随着每一阵风而转动。在格拉纳达的穆斯林心目中,这风向标是个重要的卫国之宝……

依据古老的摩尔史记,塔里克是率大军进攻西班牙的一名征服者,而阿班‧哈布是他的一员将领,后来受塔里克之命成了格拉纳达的大统领。借着那尊小铜像,阿班应该是想要永久地告诫安达鲁西亚的穆斯林:四周都有敌军环伺,而安全要靠他们不断守卫及随时应战……

我这是依据史书的记载,史书就足以道出有关风向标之宫,以及护国骑马战士像的预兆异事。

接下来要讲的,有关阿班‧哈布及其皇宫的事迹,更加令人惊奇。如果对其真实性有任何怀疑的话,请心生疑虑的读者去找马修,还有阿兰布拉宫里他那些传述历史的伙伴吧!

***

数百年前,有个摩尔国王名叫阿班‧哈布,统治着格拉纳达王国。他是个退役的征服者。

然而,这最明理而安详的老王遇到了年轻的对手。这些小王爷充满了他年少时期对于名声与战斗的热情,要他偿还从他们父辈那里夺走的财物。恶运临头的阿班‧哈布便随时处在警戒担忧之中,不知道敌人会从哪一面杀出来。

就在阿班‧哈布受困于这些扰攘骚乱之时,一名阿拉伯老医生来到了他的宫廷。他灰白的胡子留到了腰际,处处都显露着他的高寿。但是他却从埃及几乎一路徒步至此,除了一根刻着象形文字的手杖之外,没有靠任何帮助。

他名声远播,名叫伊布拉罕‧伊班‧阿布‧阿犹,据说从穆罕默德在世之时活到现在。小时候,他曾跟随阿姆鲁的远征军到了埃及,在那里待了许多年,跟着埃及祭司研究暗黑之术,尤其是魔法。

这奇特的老人受到国王的高度礼遇。就像大多数不复当年勇的国王一样,他开始宠信起医生了。

“噢,大王,在我读过埃及金字塔木乃伊胸前的那本奇书之后,我学会了所有的魔法,还能够命令精灵来帮助我完成事情。波萨城那个卫国之宝的秘密,我就是因此而熟知的。我还能制造出这种宝物,不光如此,还可以造一个功能更强大的。”

“噢,阿布‧阿犹聪慧的儿子,”阿班‧哈布落下泪说:“这样的护国之宝,更胜过山上所有的瞭望塔、边境的岗哨啊!给我一个这样的守卫,我宝库里的财富便都任你取用了。”

占星师立刻动工,以满足国王的愿望。他要求在皇宫最高处竖立一座大型塔楼。塔楼是由来自埃及的石块所造的,而且据说是取自一座金字塔。塔楼的高处有一个圆形的房厅,里头的窗户都朝着指南针的每一点。每扇窗前放着一张桌子,桌上就像棋盘一样,设有一组仿造的马匹兵卒部队,还有那个方向的君王雕像,全都是木造的。每一张桌子都配着一根不比粗勾针更大的矛,矛上面刻着一些加尔丁地区的字体。这个房厅的黄铜门扇长年关闭着,配上钢制的锁,而钥匙则在国王手里。

塔楼顶端,有一尊青铜制的摩尔骑马战士像,固定在支轴上,一只手持着盾牌,而长矛直直竖立着。骑马战士面向格拉纳达,好像在守卫这个城市;但如果有任何敌人接近了,铜像就会转往那个方向,并且横持着长矛,仿佛准备要行动了。

这尊卫国之宝完成之后,阿班‧哈布迫不及待要试试。他殷殷期盼有敌人来犯,就像是他退役之后的叹息那般强烈。他这愿望很快就实现了。有天一大早,塔楼上派驻看守的哨兵带来了好消息,说是青铜骑马战士转向了艾尔薇拉山,它的长矛直指着洛普小径。

“对军队擂鼓鸣号吧!整个格拉纳达都要戒备起来。”阿班‧哈布说。

“噢,大王,”占星师说:“别让您的国家陷入不安,也别召您的战士来到部队。我们可不需要靠武力才能让您退敌脱困。摒退您的侍从吧!我们一起去看看那塔楼房厅的奥秘。”

他们开了黄铜门的锁,走进里面。朝向洛普小径的那扇窗子是开着的,“这个方向,”占星师说:“有危险了。噢,大王,请走近来看看这桌子的奥妙。”

阿班‧哈布大王走近了那像是设了棋盘的桌子,上面摆了小小的木雕像。他发现它们都在动,吃了一惊。战马腾跃奔跑,战士的武器摆起了架势。还有一阵微弱的鼓号声响、武器铛铛相击,以及战马嘶叫。但这些音量、距离都像是蜜蜂或夏蝇一样,趁人中午躺在树荫下昏睡时,到他耳边嗡嗡细鸣。

“噢,大王请看,”占星师说:“这证明您的敌人此刻已经上阵了。他们一定借着洛普小径正在翻山越岭。如果您想要让他们造成恐慌骚乱,让他们活着撤退回去,就拿这神矛比较粗钝的一端来敲敲小木人。如果您想掀起一场血腥的战斗和大屠杀,就拿比较尖的一端来敲。”

一阵怒容出现在阿班‧哈布的脸上,他颤抖急切地握着矛杖,巍巍颤颤走向了桌子,灰白的胡须因兴奋而掀动着。

“阿布‧阿犹的儿子啊,”他带着轻笑高声说:“我想我们该流点血!”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神矛刺向一具小雕像,又用粗钝的一端去击打其他几个。遭刺的雕像倒了下来,就像是死在棋盘上;而其他几个转过来彼此相向,乱糟糟地开始盲砍滥杀。

占星师很难去制止这个最平和的国王,免得他把敌人杀个精光。他总算把国王劝离了塔楼,并且派遣侦察兵穿过洛普小径到山里去。他们带着情报回来,说一支基督教部队曾经来到内华达山脉的中心。在那里,他们发生了内哄,彼此拔刀相向,经过一场屠杀之后已经撤回边境之外了。

有一阵子,国王因为耽溺在自己情绪里而挑起了骚乱,他甚至嘲讽、侮辱邻邦,诱使他们入侵。但是渐渐的,他们对一再发生的灾难有所警觉了,最后再也没人敢入侵他的领土了。

有好几个月,那青铜骑马战士一直静止,他的长矛也竖立着。可敬的老王开始抱怨他习惯的运动已荡然无存,然后对他一成不变的平静生活逐渐变得暴躁易怒。

有一天,保家卫国的骑马战士突然转动了,并放低了长矛,指向瓜迪斯山的正中心。阿班‧哈布匆匆赶往塔楼去,但是那个方向的神桌却毫无动静,每一个战士都没有动作。他感到困惑,便派了一支骑兵队去搜山,并侦察情况。他们去了三天之后回来了。

*两尊守密雕像的传说

那两个鬼影子,其实是白色大理石的仙女雕像,放在圆拱廊道的入口之处。这时,有个严肃、但我以为有点精明不露相的老先生出现了。

他告诉他们说,这两尊雕像,牵连着阿兰布拉宫里数一数二的大秘辛。这里面有一段曲折离奇的经历,而且,两尊大理石雕像生动地象征着女性的守密与谨慎。

在场的大家便央求他,讲讲那雕像的故事。

***

小桑琦卡跟着带路的女子在皇宫里走着,心中暗自惊异。最后她们来到一个出入口,可以通向高大的孔马拉斯塔楼底下的拱顶走道。那出入口的两侧各有一尊仙女雕像,是半透明石膏所制。它们的头都转向一旁,视线都投注在拱顶的同一个地方。那受了魔咒的女子停步,招招手要小女孩过来。

“这里,”她说:“有一个大秘密。为了答谢你的诚信与勇气,我要讲给你听。这两尊守密的雕像,看顾着古时候一位摩尔国王所埋下的财宝。告诉你父亲罗普,来搜寻它们双眼所凝视之处,他就会发现了,那将使他比格拉纳达任何人都要富有。不过,只有你纯真的双手,藉由那护身符带给你的力量,才能搬走这些财宝。请令尊要谨慎使用,并且拿出一部分来支应每日的弥撒,帮助我脱离这个不洁的魔咒。”

那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带着小女孩走向小小的琳达拉萨花园,它很靠近雕像所注视的拱顶。月光在花园中央孤零零的池水上摇曳着,柑橘和香橼树上也遍洒着清辉。这貌美女子摘下了一枝桃金娘,环绕在小女孩的头上。

“以这个作为信物,”她说:“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并见证我所说的句句属实。我的时间快到了,必须回到那魔咒所镇的厅堂。别跟过来,以免坏事降临到你身上。再会了,记住我说过的,要举行弥撒来解救我。”

女子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黑暗的走道,进入孔马拉斯塔楼的底下,然后消失不见了。

***

罗普一直等到了深夜里,才跟着小女儿冒险来到那两尊仙女的厅里。他发现它们对于秘密的藏宝地点,一如往常地心知肚明、又保持神秘。

“请您们允许吧!和善的仙女!”

罗普经过雕像之间时,心里想着:“我会解除您们的负担。过去两、三百年来,您们的心头一定很沉重吧!”

接着,他在自己做了记号的墙面上动工,过不久,便打开了一个封住的壁龛,那里面站着两只大瓷罐。他试着要搬起来,但是它们丝毫不动,要他小女儿以纯真的手来碰触才行。

在女儿的协助之下,罗普把它们移出了小壁龛,然后大喜过望地发现,那里面装满了摩尔金块,混杂着珠宝和宝石之类。到天亮之前,他已经把它们搬到自己的房间里了。而那两尊守卫雕像,双眼还是注视着空荡荡的墙壁。◇(待续)

——节录自《 阿兰布拉宫的故事》/ 漫游者文化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余心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感教育的第一步是张开眼睛。张开眼睛又有何难?可是大部分的人都是睁眼瞎子。这不是骂人,而是说明我们的器官本身是没有意识的,虽然生长在我们的身上,有充分的功能,当其用,则需要心灵的贯注。张开眼睛可以看到万物,是否能看到,则要视“心”有没有要我们看到。
  • 谢春梅行医七十四载,早期交通不便,他跋山涉水,坐流笼、涉急滩,走遍公馆、铜锣、大湖、泰安、狮潭等偏乡山涧聚落,救人无数,医德口碑早在乡间流传。
  • 家乡人可知家乡事?顷接来美兄撰写春梅医师回忆录初稿,翻开目录,每一章节,分别呈现了过往石围墙人情事故的历历影像,内心激动,恍如时光倒流,心神陷入石围墙旧日时光幻影中。
  • 二○○八年谢春梅获得医疗贡献奖后,媒体与文史作家采访不断,但内容都局限于偏乡行医与下乡验尸;我决定拉开格局,希望从乡土史、医疗史的角度,为这位偏乡老医师丰富多采的人生阅历及世事沧桑,留下最忠实的记录。
  • 灾变现场四周,商店橱窗闪烁着节庆彩灯,提醒我们生活仍然照旧,即使被死亡浸透。黑暗寒冻的夜晚为那个美得令人心痛的九月天——以及在那之后像把匕首将我穿透的每一个碧蓝天空——提供了慰藉。因此我欢迎雪白冬日的到来。感觉就好像天空排空了它的颜色,以便帮助我们重新来过。
  • 市中心地面房子的租金昂贵,但只能住得靠近工作地点才能免于舟车劳顿、撑得住爆肝的工时,种种考量驱使他们接受这样的生活条件。一股甜腻而令人作呕的芳香剂气味,随着我们靠近盥洗室越来越浓。
  • 我们不曾想过自家脚下会存在这么一个平行世界,毕竟就在距离这里两步之遥,错落着全中国乃至全亚洲最时尚、最高级的夜店。北京这张时尚脸孔教约瑟芬目眩神迷,随手可得的惬意生活与自由,让她可以进出一些在巴黎受限于年纪而不能去的夜间场所,她实在难以想像自己住的公寓底下竟然有这么一个暗黑宇宙滋长着。而且我们还是在这地方住满一年后,因为这项鼠族的调查计划才偶然间发现了它。
  • 一周前,土石流侵袭贫民窟,把死者冲入水泥防洪渠道,这渠道将卡拉卡斯一分为二,堪堪能将瓜伊雷河的河水容纳在其水道内。现在河道内涨满十二月的脏水,以及原本充塞山丘和市中心之间街道上的一切,已到即将溢出的地步。边上驶过的汽车,总是又将泥水溅入,为汩汩急流添加一种奇怪的声响,像是上帝的手撕纸时发出的声响。
  • 很多人觉得拿东西去修补,既麻烦又小家子气,我却不以为然,有时候连补衣的阿姨都说这破衣不能穿了,我还是舍不得,把每件破烂东西都说成是宇宙唯一此生最爱。
  • 知识激发想像,是想像力的能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