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入星星的90分钟

作者:凯蒂·康恩(英国)

驸马柳述与重臣杨素结怨,又卷入仁寿宫风波。隋炀帝杨广登基后,把他流放岭南。炀帝令兰陵公主改嫁,公主以死相拒,后忧愤而死,时年三十二岁。韦鼎所预言的全部应验,真的神奇啊!(Fotolia)

  人气: 2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距离此刻不远的近未来,凯莉思和麦斯相遇了。

90分钟——这是他们能够相处的最后时光……

如果生命只剩下90分钟,你会如何陪伴身边的挚爱?

***

“完了。”

他们猛然回神。凯莉思用力呼吸,在鱼缸般的头盔里惊慌喘气。

“靠。”她说:“我会死。”

她朝麦斯伸出手,但他又转圈转走了,抓也抓不到。

“不会的。”麦斯说。

“我们会死。”

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声音在麦斯的头盔里隆隆震耳。

“噢,天啊……”

“别这样讲。”他说。

“我们会死。噢,天啊……”

他们在外太空往下坠,距离太空船愈来愈远,像两颗尘埃落在浩瀚无边的黑幕上。

“不会有事的。”

他环顾四周,但什么也没有:左边是漆黑无底的宇宙,右边是鲜亮耀眼的地球,此外一片空无。他伸手想抓住凯莉思的脚,但指尖才触到她的太空鞋,他就又转走了,停也停不下来。

“你怎么能这么冷静?”她叫着:“噢,该死……”

“别这样,凯莉思。拜托,冷静一下。”

她的脚翻到他面前,他的脸转到她的膝盖。

“现在怎么办?”

麦斯尽量把双腿往身子缩近,惊慌之余仍试着改变目前旋转的轴心。重心?轴心?他根本不晓得。

“我不知道。”他说:“可是你得冷静下来,我们才好想出办法。”

“噢,天啊!”

她踢着腿,舞着手,设法别离太空船愈飞愈远,但徒劳无功。

“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她承受更大的冲力,正以比他更快的速度旋转飞离太空船。

“小莉,我和你愈离愈远,没多久我们两人就会完全分开了。”

“我们飞动的轨迹不同……”

“对。”他想了一下:“我们必须重新往彼此靠近。”

“好。”

“数到三,双手用力朝我这边荡过来,像要跳进游泳池那样。”

他示范着动作。

“上半身尽量往前弯。我的腿试着朝你那边踢,你就抓住我的腿,行吧?”

“好。”

他们的无线电哔啪作响。

“一。”

“二……”

“等一下!”

凯莉思举起双手。

“难道我们不能利用这股冲力,转换方向往拉厄提斯号飘回去吗?”

拉厄提斯号侧影漆黑,毫无灯光,消隐于他们身后的黑夜。

“怎么做?”

“如果我们其中一人用力往对方推,”她说:“是不是就能往回飘?”

麦斯思索着。也许。也许吧?

“不,我们先用系绳和彼此绑在一起,再担心怎么回去的事情。快点……我不想在这边跟你分开来。准备好了吗?”

“好了。”她说。

“三。”

凯莉思猛把上半身往麦斯靠过去,麦斯用力挺起背部,她朝他伸出双臂,他往她踢出双脚。刹那间他们静止于半空,像一对倒转的逗号,最终转为平行,她抓住他的双腿,紧紧抱住。

“抱住了。”

现在他们头对着脚,凭双臂之力逆时钟转动,缓缓转过对方的身体,终于让脸对着脸。

“嗨。”她搂着他。

他从大腿的口袋掏出系绳,绑住两人的身子,不再分开。

麦斯缓过呼吸。

“得想个办法。”

他往后望着消隐于漆黑太空的拉厄提斯号,感觉两人愈飘愈远。

“我们要求援。”

凯莉思已经绕到麦斯身后,在他银色的太空装后面翻找。

“谁能救我们?这附近半个人都没……”

“我知道。”

“我们有手电筒,”她说:“还有系绳跟水罐。当初怎么会没带推进器?太蠢了。”

“我们得试试……”

“早知道就该慢慢来。你应该让我回去拿氮气推进器……”

“这是紧急状况。不然你要我怎样?眼睁睁看你头部萎缩窒息而死?”

她荡回到他的面前,鼻子对着鼻子,以责怪的眼神看他。

“才不会那样。欧洲太空总署说过,不管头部萎缩或头部爆掉都是二十一世纪那些烂片掀起的迷思罢了。”

“欧洲太空总署什么话都说得出来。欧洲太空总署也说我们非常安全,一切不会出差错。”

麦斯拍着太空装上总署的蓝色臂章。

“你还记得吗?他们甚至要我们签下放弃风险评估的切结书。”

“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她张望四周:“要不要试着传讯给奥斯利克?”

“好,当然好!”他用力抱了她一下。

凯莉思把感应器往下拉,动着手指传讯给奥斯利克。感应器的网状构造测量肌肉与手指在虚拟键盘上的移动。

〈奥斯利克,有收到吗?〉

她等待。

〈奥斯利克,你在吗?〉

〈我在,凯莉思。〉

无线电“叮”一声,蓝色文字出现在头盔左边的玻璃上。

“谢天谢地,麦斯,我连络上奥斯利克了。”

〈你能向外头求救吗?〉

〈没问题,凯莉思。要打给谁?〉

〈基地?欧洲太空总署?不管谁都好。〉

“问问看附近有没有其他太空船。”麦斯说:“不问白不问。”

〈奥斯利克,附近有人可以来救我们吗?〉

〈没有,凯莉思,抱歉。〉

〈你确定?〉

〈确定,凯莉思,抱歉。〉

〈你能跟地球那边通话吗?〉

〈不行,凯莉思,抱歉。〉

她沮丧得大叫,叫声在头盔与无线电里扭曲失真。

〈为什么不行?〉

〈凯莉思,我的接收器在意外发生时坏掉了。我想我们失去氧气的时候,麦斯就是在修理接收器。〉

〈妈的。〉

〈什么意思,凯莉思?〉

〈抱歉,奥斯利克,打错了。〉

〈没关系,凯莉思。〉

〈奥斯利克,我们有大麻烦了,你能帮忙吗?〉

〈你希望我怎么帮呢,凯莉思?〉

她叹了一口气。

“麦斯……我和奥斯利克的对话一直鬼打墙。”

麦斯抚着她的袖子。

“小莉,我先前没时间装上我的感应器,现在只能靠你了。反正尽量问问看。附近有其它太空船吗?”

她摇头。

〈奥斯利克,你能把拉厄提斯号开过来吗?〉

〈不行,凯莉思,操作系统没有反应。〉

〈有办法开动吗?〉

〈不行,操作系统没有反应。〉

〈转向呢?〉

〈不行,操作系统没有反应。拉厄提斯号需要导航系统才能转向,但是系统也失灵了。〉

她想把双手掐进头发,可惜戴着手套没办法,棕黄辫子也包在鱼缸般的头盔里。她耳朵上夹着一小朵雏菊,位置有点歪了。

〈你能告诉我们该怎么回到太空船上吗?〉

〈凯莉思,请听我说,有一件更急迫的事……〉

〈奥斯利克,告诉我们该怎么回到太空船上。〉

〈系统现况分析指出,从你们的脱离轨道来看,除非有氮气推进器才能回到拉厄提斯号,凯莉思。你们有氮气推进器吗,凯莉思?〉

〈你可以不要每句话的结尾都加上我的名字吗,奥斯利克?〉

〈没问题。〉

〈谢谢。我们没有推进器,所以有其它方法吗?〉

〈请等候现况分析计算结果。〉

〈快点。〉

“奥斯利克说,没有氮气推进器就无法回到太空船。”

麦斯一脸苦恼。

“完全不行吗?”

〈在吗,凯莉思?我必须告知另一个更急迫的状况……〉

〈等一下。〉

“我们还有什么方法能试?奥斯利克说导航系统故障了,我是不是该问他……”

〈在吗,凯莉思?〉

〈什么啦,奥斯利克?〉

〈根据系统分析,你们的氧气存量并非全满。〉

〈我们在拉厄提斯号外头很久了。〉

〈但即使扣除你们在外头的消耗量,氧气存量仍然偏低。〉

〈什么意思,奥斯利克?拜托讲人话。〉

〈你们的氧气筒本来就不是全满。〉

〈什么?〉

〈此外,系统分析指出你们的氧气筒正在漏气。〉

“什么?”

她大吃一惊,一时忘记奥斯利克根本听不见,回神后迅速传讯:什么?

〈你们两人的氧气筒都有受损,凯莉思。〉

〈我们还剩多少氧气?〉

“怎么了?”麦斯问。

〈正在计算中⋯⋯〉

〈快点啊,奥斯利克。〉

〈你们恐怕只剩九十分钟的氧气量,凯莉思。〉

*九十分钟

“小莉,怎么了?”

麦斯抓住她的肩膀,但她仍无法冷静下来。

“奥斯利克说了什么?”

〈抱歉,又叫了你的名字,凯莉思。〉

“九十分钟。”她痛苦地猛吸一口气:“我们的氧气只够撑九十分钟。”

他惊讶地往后倒。

“不可能,不可能,应该至少还能撑四到五个小时,我们……”

“麦斯,我们会死,很快就会死。”

她忍住眼泪。

他则思索着该说什么。

“我们必须现在就回太空船那边。”最后他说:“当务之急是你要先冷静下来。你现在这样氧气会更快用完。”

“我们的氧气在往外漏。”

麦斯猛颤了一下。

“什么?真的吗?”

“真的,奥斯利克说我们的氧气筒有破洞。”

“我们两个都是?”

“都是。”

“靠。”

这一回换成麦斯咒骂。

“最好立刻补起来。”

他望向她,评估着她的焦虑程度。

“我来找破洞,你先缓和一下呼吸?”

“不必。”她的心怦怦跳:“我先帮你补。”

凯莉思把系绳稍微松开,他们像跳芭蕾般翻滚着远离对方。

“摆出雪天使的姿势。”

她说,并抓着他的手腕与脚踝。

太空装上那一层智慧纤维紧实牢靠,替他抵御着严酷的无垠虚空,像是潜水衣兼锁子甲,然而伸展性却是绝佳,摸起来很轻柔。

“别放开我的手。”

麦斯伸长双臂与双腿,飘浮在凯莉思腰际的高度。凯莉思继续握着他的手,弯下腰,让他来到她双眼的高度,但不容易,毕竟他们不是静止,是一直往下坠落,坠入黑暗,坠入地球以外一片似乎没有神存在的虚空。

凯莉思双手与双眼迅速检查他的金属银供氧装备,由一个个光滑沟槽组成,唯一的色彩是侧边萤幕的蓝色倒数数字。凯莉思仔细检查所有地方,终于发现最底下微微泄出的气体分子,肉眼几乎看不见,幸好她找得很仔细,而且分子在失重环境正飘来浮去。

“找到了。”

她探向膝盖口袋,从伸手可及的工具包里取出胶带,把洞贴住,确认氧气无法再外泄。

“行了?”麦斯问。

〈奥斯利克,还会漏气吗?〉

蓝色文字出现在头盔的玻璃上,伴随着令人安心的一声“叮”。

〈不会了,凯莉思。〉

“行了。”

凯莉思朝麦斯点头,大大吁了一口气。

“换补你的了。”

她面露迟疑。

“事情不该是这样……我们根本不该困在这里。”

“小莉,别这样。”

“我们只剩九十分钟的氧气。”

她终于哭了出来,盖过他的安慰话语,盖过他的冷静态度。他碰到难题就是这样,老是故作泰然,借此回避冲突、压力与她排山倒海的情绪,向来如此。他马上会开起玩笑。

“喔,我不知道你会怎么做。”他说:“不过我会在心灵共享系统上给太空旅行打超级低分。”

“闭嘴啦!麦斯。”

她哭着说,虽然他这种意料之中的玩笑多少抚慰了她。

“现在不是开狗屁玩笑的时候。”

“我知道。”

他总是在最不适当的时候开玩笑:在太空训练时,在丧礼上,在他们初次见面时。

“我们该怎么办?”

“冷静下来,打起精神,然后我会解救你的。”他露出微笑:“我哪一次没有成功解救你?”

*八十七分钟

他解开系绳,两人轻轻分开,仍在缓缓远离太空船。

“换你摆雪天使的姿势。”

他说,并抓着她的手腕与脚踝。

“因为计划的第一步是找出你的氧气筒哪里有破损。”

“噢,天啊。”

她看着飘浮在两人之间的白绳,试着压下潮涌的恐惧。她把胶带给他,他像她刚才那样找着破损处。

“很小。”凯莉思说:“不一定看得见。要在暗处才可能看见。”

麦斯不发一语,移着凯莉思的身子,直到他背对地球,往外望出太阳系,紫色的银河衬在她背后。

“你知道吧,”她开口道,故意想让专心找破洞的麦斯转移注意力:“宇宙里的星星比地球上任何一片沙滩的沙子都多。”

“真吓人。”

“有人说每一粒沙相当于一万颗星星。有些星星比太阳大非常多。”

一会儿过后,他按住小小的破洞。

“在底下。”

“你的也是。补得了吗?”她问。

“可以。”

他贴上胶带,用力贴牢,松了一口气。

“好了。现在先别动,我要看行不行得通。”

“什么行不行得通?”

麦斯缓缓摸索着凯莉思的供氧装备,先摸到不同氧气筒之间的手动控制开关,然后摸到供氧装备连至头盔的管子。管子固定得很牢,他感到沮丧──要拆下来可不容易。

“怎样?”

“等一下下。我有个点子,但得花一分钟好好思考一下。”

“你疯了喔?”她说:“我们没剩多少分钟了。”

“那就半分钟。相信我啦!”

他手伸到管子旁,用力扭,感觉微微松开了。

他以食指与拇指转着管子,再次用力猛扭,想把这条长长的橡皮管拉出来。随着他在顶端的施力,整条橡皮管在装备底下一圈圈扭着。

无论如何,他继续用力。

真是棘手。

“进展如何?”

“我需要一个喷嘴。”他说:“我们可以拿什么来用?”

“多大?”

“小的。”他把两根指头比得很近。“这么细。”

“可以用喝水的管子。”她轻声说:“但如果拿来用,我们就不能⋯⋯”

“我们还有另一组装备,可以撑⋯⋯”

“撑多久?八十六分钟?我们只能靠那组装备?”

“不是,当然不是。可是如果不现在试试看,就算有两天分的水也没用,只要氧气没了就⋯⋯”

他们对看,不发一语。

他搭着她的手。

“拜托。”

“你说得对。”

她把另一只手搭上他的手。

“你说得对,我们得试试看。”

“谢啦。”

她翻找到手电筒和水罐,拆下半透明的白色管子,递给他,一份衬着广大空无的微渺希望。他接了过去。

“加油。”

她仍慎重抓着另一端。

他把塑胶管的一端拧细,弯折起来以维持这形状。

“我会替你保留足够撑一分钟的氧气,然后旋紧。你要尽量省着用,可以吗?”

她眨眨眼,然后点头。

“很快就好了。”

他把管子和供氧装备分开。

“准备啰。”

“要怎么弄?”她低声说。

“尽量别讲话。慢慢呼吸,最好暂时别呼吸。而且别惊慌。”

他卸下氧气管,把凑合的喷嘴插上尾端,压下氧气筒的手动控制开关,逼氧气从管口喷出,想让她的身子顺势往前移。

她往前移了一公分左右,他放松地笑了。

“有用耶!”

他松开她的手,看着喷出的氧气,而她又往前飘了一点点。

“等等⋯⋯”凯莉思摆动双臂,试着抓住他。她在重新接回氧气前不能随意说话。

“小莉,你在往前飘了。”

她急得朝他猛挥手,绿眼珠泛起泪光。

她的氧气消耗太快,移动距离却太少⋯⋯

她才移动了这么一点点,他这是在浪费她的氧气。他抓住她的装备后头,一时慌了起来,笨手笨脚地把管子接回去,却急得转错方向。

管子尾端弹起,旋转着往外飘,把更多氧气喷向太空,他连忙伸手去抓。

每一秒都很宝贵。

他把氧气管接回去,开关调回正确位置。

“麦斯。”她喘着气说。

“你还好吗?”

“你想靠那样推进?”

“对。”

“那样的距离绝对不够。你必须把气体加热才有推进力。”

汗珠在她的头盔里从脸颊滚落。

“可是我想说如果压力⋯⋯”麦斯说。

“没办法。”

凯莉思想擦眼睛,却无法,只得左右摇头,让汗珠渗进盘着的发辫,别留在脸上。

她肾上腺素高涨,心脏侦测器哔哔响。她连忙关掉警铃,但心跳继续加速。

“对不起。”他说。

她的警铃再次响起。

“要加压才有推进力。”

“我不知道。对不起。”

他朝她伸出手。

“我真不敢相信你想把我一个人送回去,却没有先跟我说。”◇(节录完)

——节录自《坠入星星的九十分钟》/ 寂寞出版社

责任编辑:余心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无法藉由散步、爬山、出海远离这世界时,我学会把世界关在门外。 学会这件事需要时间。唯有了解自己对寂静有着根本的需求,才得以开启我对寂静的追寻。车流、思绪、音乐、机械、手机、铲雪车,种种声音争相入耳,众声喧哗之下,寂静就在那里等着我。
  • 奶奶家的公鸡高声啼叫,声音刺耳,我无法听而不闻。我翻身舔舔嘴唇,不知怎地,感觉嘴巴又肿又麻,特别干燥。我呻吟着在被单下挪动身体,把被子拉到头上,挡去刺眼的日光。这光线像个不请自来的入侵者,打扰了在漆黑墓穴中安眠的我。
  • 爱做梦的猫,看似慵懒不问世事,可是它们最懂得圆融之道,这需要成熟的性格,能做到柔软必得经历千锤百炼的功夫;这些人生的体验与义理,猫一出生就明白。
  • 在挪威,阁楼过去多半用拿来晾衣服,现在则成为储物的空间,但是仍残留过去上百年人类活动的痕迹。作者工作时,与这些痕迹近距离相处,包括水痕、晒衣绳、旧管线、通风口、石棉。整修有历史的老屋,就仿佛屋子的修建时间延长,中间空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继续修盖。作者看见前任工匠是如何建造这座阁楼,如今由他继续整修,延续了它的生命。可以想见,在多年后的未来,他的施工细节将摊在下一任工匠眼前。那是一种穿越时空的传承。
  • “木工的手很厚,但是没长茧,像戴了一层薄薄的工作手套。那是见证,也是个人履历。”
  • 元旦傍晚,纷纷撒撒的细小雪花在笼罩北京的重霾中飞舞。世界好似变成一团混沌。李博把女儿送去岳父母那过夜,回家第一件事是洗手。
  • 我快速经过一整个墙面的照片,往楼下主楼层走。经过摆满织画、雕像、雕刻品、剑、十字架与珠宝的中世纪艺术区与回廊大厅,通往博物馆的礼品店,最后我终于来到埃及区了。
  • 往外望去,所有树木的叶子都掉光了,只有一棵枫树例外,衬着蓝天,高大的树枝上仍有半透明的暖金色叶子,这些叶子像音符一样,一片接着一片飘落。
  • 这就是纳尔森镇(Nelson)适合我的原因,因为这里的邻居们从来不自命不凡,很少自鸣得意,尽管他们有粗俗之处,那样的粗俗却简朴健康。
  • 无论何时回到这里,我总会发现这城市的懦弱,没有骨气,无法承受任何的改变,不管是季节、热气、酷寒,或者—尤其是—暴风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