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访民寒冬夜宿信访局前 民怒:中共能撑多久

访民白天在中纪委信访局排队上访,晚上露宿在信访局门口受苦受冻。(视频截图)

人气: 92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骆亚采访报导)近日,一段“访民露宿中纪委信访局”的视频在网路上热传。2018年12月6日,在北京入冬来最寒冷的一天(最低气温零下10℃),不少访民深夜露宿在信访局门口。

视频中有人解说,“今天是2018年12月6日,这是中纪委信访局门口。晚上9点钟,访民在这排队(上访),夜间就在这睡了。”

“让全国的百姓们看看,访民有多不容易。看一看吧,都在这睡觉呢。”他说,“这些访民都是各地贪官给造成的,各地的贪官都是层层造假、逐级造假,把访民都逼到这种程度上。现在社会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该怎样去解决、怎样去面对啊?……这样继续下去,中国共产党还能撑多久啊?”

另一段视频显示,2018年12月5日的中共国家信访局门前,访民排队上访,人山人海。有一访民叫骂,“你看看这多少人!国家信访局‘零上访’?苏某某你眼瞎!”

网民目睹访民之境遇,纷纷表示同情。“中国最不容易的人是访民。世界最不容易的人是中国访民。”“更不幸的是他们还对现行体制抱有希望,上访这是他们的悲剧的开始,而不是结束。”还有人说,“每年的冬天,北京都有访民被冻死街头!”

中国问题学者薛驰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上访是人的一种基本人权,人有请愿权,这是人的基本权利。各国宪法都规定了这种权利,一个正常的国家提供各种渠道、各种方法去满足人们实现请愿的权利,来使社会的冤情得到缓解,使整个社会维持一个稳定的状态。

薛驰说,各国通常的做法,都是走法治化的轨道。公民可以打官司,找法院去裁决;有的直接给议员写信,让议员出面解决问题;或者到有关部门去申诉。

他表示,中共现行制度恰恰相反,“对访民的请愿权利进行了限制和变相剥夺。”

一方面中共制造的民怨太多,社会不公太普遍;另一方面中共现有的制度设计根本上是代表了当权者的利益,它不可能从根本上去解决这些问题。中国特色的上访就这么产生的。

“上访从人权角度讲完全是合理合法的。”他说,“中国的上访持续时间太长、社会矛盾太激烈。中共的普遍腐败,权力黑社会化和私有化太严重,就导致上访的矛盾非常激烈。”

女工讨薪20余年 被多次劳教

近年来,因权益受到侵害而上访的中国民众越来越多。但由于中共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导致产生很多陈年冤案。

近期,大纪元记者收到吉林省辽源市多位冤民的上访故事,访民称之为“吉林省(冤案的)冰山一角”。

12月6日晚间,记者拨通了辽源访民王连英仅有的座机号码 ,被告知王连英不在家(出去上访),家人表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回来。

此前,王连英曾告诉记者,“我一直去北京上访,月月去……我的信邮了老多了。现在寻求全世界的帮助!”

王连英讨薪的故事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企业从统购统销,转向产品自销,那时她调到辽源市色织布厂,承包分厂的(原材料)供应和销售,因效益好把妹妹王连荣也介绍过去了。

但是好景不长,企业、市纺织局官员人员变动很大。有人为了争权、霸占工厂,将市纺织局任命来的厂长打得住进了医院。王连英因为不接受领导骚扰,也于1991年6月被停职。

因当时厂子的资金不流畅,很多业务往来账目都在厂财务帐里含着,王连英的销售提成一直没有拿出来。此后换了好几任厂长,新官不理旧账。后来厂子不景气了,妹妹被提前辞退。约2009年该厂破产。

王连英说,“从改革开放到厂长经理负责制,谁都搂谁都贪了,你想中共高层都贪多少亿,底下小官能不贪吗?那个年代厂长小轿车坐着、大哥大拿着、饭店吃着、小姐泡着,一年的在饭店吃饭费用都得上百万。就这样把这企业挤黄了(方言,不行了、完了)。”

2003年10月,辽源市中级法院判原厂支付王连英部分薪水,但没有执行。因补缴养老保险也未执行,王连英办理不了退休。王连英从市到省里相关部门找了个遍,因为去北京上访,被以“扰乱公共秩序”、“寻衅滋事”等罪名多次劳教和拘留。在劳教所里,她被关小号、戴手铐、关单间暴冻。

2014年4月,王连英曾在网上就生命安全问题向全国声明。(网路图片)

王连英表示,在权、钱、法交易下的时代,百姓可是倒大楣了,老百姓维权,耗尽了人力、精力、财力,连生存都成了最大的挑战。

姐被车撞死遭开罚单 弟上访20年

辽源访民夏元丰告诉大纪元记者,他为在交通事故中身亡的姐姐夏连群伸冤上访,多次被抓捕和劳教,“有一次在天安门广场一走一过就被劳教了。”

1998年11月13日,被害人夏连群被肇事者“酒后、超速、逆行”驾驶两轮摩托车撞伤,事发地与辽源市矿务局总医院相隔仅200米,被故意拖延40多分钟不施救,导致流血过多身亡。

被害人夏连群照片。(网路图片)

而官方的事故责任认定判定肇事者负“次要责任”,死者负主要责任,并对死者罚款100元。死者的尸体至今没有火化。

肇事者徐绍起是辽源市公安局第一副局长兼市交通警察支队长杨海军的屯亲,有市长和公安部高层的高官为其撑腰。辽源市政法委副书记金宝岩(现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说:“你的事在辽源市是小事!你告到公安部八年了!你再告八年能怎的?”

2017年10月15日傍晚,夏元丰在北京住地被辽源市特警等十多人非法绑架,强制送到辽源市龙山区顺心残疾人养老院(黑监狱)关押,被用拳头猛击面部,眼角出血,对方叫嚷用棒子打折他的腿,击打二十余棍。并强行剃光他的头发,污辱其人格。

2018年4月28日,夏元丰到中共公安部信访接待室窗口上访登记,窗口人员扫描材料后说:“钱都给你了。”夏元丰答,“我没有得到一分钱!”

夏元丰亲历中共公检法部门的黑暗,早已真名退党。他表示坚守正义,绝不屈从强势,与邪恶抗衡到底!并诚恳希望世人、社会各界仁人志士给予关注!

信访成死局 三退是契机

中国问题学者薛驰表示,访民去上访是中共制度下的一种特殊现象。中共做的坏事太多,冤民太多,“中共的现行机制是国家权力的私有化和国家权力的黑社会化。”在这两个基本情况下,访民问题得不到解决,这样必然会形成大规模的社会上访潮。这是这个社会现象产生的根源所在。

“中国为什么会出杨佳现象?‘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这个社会的血腥暴力只会不断发生,就像今年的张扣扣事件。”他说,“《世界人权宣言》一开始就讲到法律、保障人权,因为法律和人权使社会稳定。中共不讲法律,又制造了大量的冤案,那中国的社会怎么能够稳定下来呢?”

薛驰指出,中共的现有体制,从政府到司法,到信访局整个渠道,基本上不能有效应对、解决信访问题。中共的法院不独立,又没有真正的民意代表机构,所以在制度上,这是个死局。

“访民现象在中共制度下不可能得到解决。”他表示,“访民的冤屈要得到合理的解决,只有解体这个社会制度、解体中共,他们只有加入到三退(退出中共党、共青团、少先队)大潮中去,使中国社会进行和平转型,这样访民的权利才能得到实现,他们的冤屈才能得到申诉。”#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12-11 1: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