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古神犬—盘瓠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12日讯】文/陶静慈 配图/Linda

他是犬,但他却不是一般的犬。他虽具狗形却诞于人体。他神勇无畏,杀敌首领,救帝于危难。他与帝女结为夫妻,并成为后来瑶、畬(音奢)二族的始祖。他就是上古神犬——盘瓠(音护)。

生活在这个世上的人对于狗应该说是已经非常熟悉了,即便自己家里没有养狗,亲朋好友、邻居家中可能就养著狗;更因为他的聪敏与忠诚,关于狗的故事也时常见于报端。

虽然如此,在中国的上古时期有一只神犬,可能就未必是人人都知道的了,他娶的是上古圣君帝喾(音固)的女儿,并被中国几个少数民族供为祖先,他的名字叫“盘瓠”。狗年之际我们今天就来说一说这只神犬的故事。

关于盘瓠之相关记载,应始见于三国鱼豢《魏略》(已佚,从《后汉书》李贤注引),现存之最早记载史料为晋人郭璞所撰《山海经注》与同代干宝所撰《搜神记》。其中《搜神记》则较为详细地记录了整段神话。而在瑶族、畬族的族谱与传说中,盘瓠则被供为他们的祖先。当然,瑶、畬二族,甚至不同地区的畬族关于盘瓠的传说在细节上都有不同,但盘瓠为狗曾立大功救王于危难,且为始祖的角色设定却都是一样的。

盘瓠的诞生

据说在帝喾(尧的父亲)时,宫中有一位老妇患有耳疾,最后竟肿大起来。找医生诊治,从耳中挑出一只虫,有蚕茧大小。虫挑出后,就把他放在一个瓠篱之上,再盖上一个盘子。哪知这虫见风就长,慢慢成了狗形。不几日便长至如同獒狗这样大,生得非常之雄骏,毛片五色(青、白、红、黑、黄),威猛如虎,而且灵警异常,知道人的说话,了解人的意思,因此宫中人人欢喜他。帝喾的女儿尤其爱他如性命,那狗亦最喜欢亲近帝喾的女儿,竟有坐卧不离的光景。因为从前放他在瓠篱之上,用盘子盖过的原故,就给他取一个名字叫作盘瓠。

救帝于危难

帝喾在某次南巡之时,帝女与盘瓠随行。当时有蛮兵作乱,将帝喾及随扈们围困。而在当时中原大地人烟稀少的情况下,要调援兵也恐难解此急难。危急之下,帝喾下诏,如有能取对方首领首级者,赏以黄金千镒,封以土地万家,并妻以帝女。

过了一段时间,盘瓠突然从外面衔回一个人头,众人一看正是对方将领之首级。因乱军首领已死,突围则势如破竹。乱军既破,帝喾就必须要面对另一个难题了:如何兑现自己的承诺。别的都好说,只是一条,要把帝女嫁给一只狗吗?据传,帝喾当时曾想返悔。但帝女因担心父亲因此而失信于天下,认为众兵将都无能为力的事,一只狗怎么能有这样的能力呢,也许是天意如此吧,因为这不是狗的智力能够达到的。所以劝阻了父亲。

盘瓠娶帝女

盘瓠将帝女驮至高山深谷的一个山洞中,山上草木茂盛,无人行踪。每天的食物都是由盘瓠从外寻回;帝女又从山洞周围找到一种植物与麻类似,就拿他来织布,并利用草籽的颜色来染色。

帝女被盘瓠驮走之后,帝喾非常悲伤,曾领人前去寻觅,但老天总是刮风下雨,山岭震动,云层阴暗,无法深入。无奈只能辙回。

就这样,几年后,帝女与盘瓠生下六男六女。而盘瓠则在某日突然失去踪影(也有一说是在打猎中摔下山崖而死)。盘瓠离去后,帝女几经周折回到宫中,向帝喾报告了在山洞中的生活。帝喾则派人将数名外孙及外孙女接回宫中教养,这次进山时,天就不再下雨,也没有云雾雷电。

盘瓠的子孙

那个时代是一个重视礼乐的时代,宫中的教育更是严格,但帝喾发现盘瓠的子女实在难以约束。这些孩子们喜欢穿贴身、瘦小、无袖、五色的衣服。吃喝的时候总喜欢蹲著,说起话来含混难辨。他们喜欢的是在山野中无拘无束的生活。想来那个时代的宫廷中,他们的这些习惯应该都是在宫廷教育中不能被容忍的,又无法改变。最后,帝喾也就随了他们的心愿,赐他们高山广泽,名为蛮夷。后来这些盘瓠的子女互相结为连理,繁衍生息。这些蛮夷后来分布于梁汉、巴蜀、武陵、长沙、庐江等地。

这些人外表看起来呆头呆脑,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他们对自己的乡土习俗、旧有规范看得很重。他们认为他们得到了上天给予的特别的气质,所以国王用不同平常的法律来对待他们。比如:无论是种田还是经商,出入关隘都不需要交验凭证和符节,也不需要缴纳租税;凡是拥有城邑的君长,都赐给印信绶带;他们的帽子用水獭皮做成,取义于他们和水獭一样在江河中寻求食物。他们把米饭和鱼肉混在一起,敲著木槽叫喊著,用这样的方式来祭祀盘瓠。人们说:光着大腿,系着短裙的,是盘瓠的子孙。

畬瑶族的传说

近年来,有不少学者到少数民族中去采集资料时发现,在瑶、畬二族中都有对盘瓠的描述与《搜神记》中的内容十分相似,比如畬族流传的《狗皇歌》就是其中之一。

在这首民歌中,基本情节跟《搜神记》所载相同,却多了盘瓠在金钟内变身成人的情节,并且详细记录了盘瓠子孙姓氏的来源,而没有记载盘瓠带帝女往山野居住的情节。

不过很多学者认为,狗变成人形,是使人较易接受的情节,加上歌中出现“广东”这地名,这首民歌极可能是较后期才出现的版本。学者也发现故事在民间不断变异,发展出很多不同的版本。不过,无论这故事怎样变化,其中有几个基本故事情节都不变:第一,某首领遭遇某种急难;第二,一只狗为他完成工作。第三,狗得首领女子为妻;最后,狗和女子成了某族的祖先。

现在的瑶畬二族

在中国历史上,瑶族和畬族仿佛是一对孪生的难兄难弟,在经历了数千年的流离失所和数不清的大小劫难后,他们分散在大半个南中国,甚至东南亚及美洲各国。但无论他们生在哪里,都有一个共同的信仰把他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这个信仰,便是古老的盘瓠神话(一作儿瓠)。

畬族,据1982年统计约有36万人,分布在东南部闽、浙、赣、粤、皖等省的一百多个县境内。对于畬族人而言,“盘瓠神话”是一个家喻户晓的传说,他与瑶族史诗《过山榜》所叙的盘瓠故事大同小异,都记述了远古时代盘瓠王的来历,叙述他们的先民开荒辟田的经历。都讲到了有一个皇帝赐给盘瓠子孙券牒,准许他们租种山地,不许到平原上耕地。同时也给他们不纳租、不服徭役的种种特权。

因而也有不少民族学家认为畬族是从瑶族分化出来的民族,而他们在文化信仰上有同源关系。汉文史料几乎都统称瑶族和畬族为“儿瓠子孙”。《罗源县志》云:“畬民祖于儿瓠,即瑶人也。”《顺昌县志》也说:“瑶人以盘、蓝、雷为姓,楚、粤为盛,闽中山溪高深处有之。今县止蓝、雷二姓,俗呼畬客。”

可知这个盘瓠族实包括瑶畬二支,瑶族大概最初住在湖南一带,后来逐渐南迁,而分布于今日的两广。畬民的一支,则再由广东而北入闽浙。

祭祀祖先盘瓠

畬族没有自己的文字,有关祖先盘瓠的故事只能在民间口耳相传,后来借用汉文记音的方式书写畬语,记录了其一些民间广为流传的先祖故事。同瑶族人一样,畬族人也有祭盘王、还盘王愿等一系列祭祀盘王神犬的习俗。据现代学者董作宾《畬民考略》云: 永泰山中,有畬民……其族最大,典礼于正月元旦日举行之,即祭祖也。祭时,秘不使人见,或窃窥之,则所祭之神盖一狗耳。

何以“秘不使人见”?专家们认为可能是因为其他民族的人曾利用盘瓠传说作为侮辱、歧视的依据,特别是汉民族,狗几乎是骂人的代名词了。因而,有些畬族不愿公开。他们祭祀始祖盘瓠的仪式也常常秘密进行。这也就是有关畬族祭祖仪式历来少有记载的原因。

据现代民族学的田野调查显示,闽浙的畬族人在婚丧嫁娶时也要向祖先的头像(也作狗形)行跪拜礼。何联奎在《畬民的图腾崇拜》一文中说: 他们每一姓始祖,刻一龙犬的头(即盘瓠的首像)。每逢子孙祭祖,则供龙犬头罗拜之。遇有红白事,亦悬此祖像于堂中,大家围着歌拜。

这个龙犬头,即是木刻的狗头龙尾盘瓠像。而且祭不祭盘瓠先祖成了判断是不是畬民的标准。甚至祭祀祖先次数的多少也成了一个人社会地位高低以及社会角色转变的重要依据之一。

不同姓氏的畬族在祭祖时,不但祭祀同姓本族祖先,而且要虔诚地祭祀本民族始祖盘瓠王。

祭祀时,要将《狗皇歌》(现多称《高皇歌》)和与之相应的绘制成的表现盘瓠事迹的连环画式的“祖图”挂在正堂上祭拜。主祭者要向族人们叙述盘瓠王的出生、成长、生活和死亡的不凡经历,歌颂和缅怀盘王的丰功伟绩,以此教育勉励年轻的后生们不忘先祖之恩,将盘王的故事世世代代传将下去。

对于畬族人来说,祭祖是一件非常体面荣耀的事情,祭过祖的人,其社会地位不同于常人,祭祖的次数愈多其社会地位也愈高。也能赢得人们普遍的尊敬和赞誉。◇

责任编辑:邓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