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根除江泽民势力 习清洗上海的不寻常举动

中共上海官场换届结束。从新一届上海高层人事调整来看,有很多不寻常的地方。图为2014年11月21日上海笼罩在阴霾中。 (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人气: 4590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综合报导)中共地方人大、政协换届已结束,相应地方高层人事进行了大调整。从新一届上海高层人事调整来看,有多个不寻常的地方:如让两旧部掌控上海、将江派三大员调离、打破上海政协主席接班惯例等。

分析认为,这是习近平对清洗上海政法势力做的布局。

习近平打破上海政协主席接班惯例

1月28日,中共上海“两会”结束,产生了新一届市人大、政府、政协班子。

其中,上海市政协更换“一把手”。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董云虎接替年满65岁的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侄子吴志明,出任新一届市政协主席。

习当局此举打破上海政协主席接班惯例:上海政协主席一职有十多年的时间是由上海本土官员及江泽民的亲信掌控。

董云虎是浙江人,曾任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等职,直到2015年才“空降”上海成为宣传部长。

2013年1月,上海第十二届政协主席为吴志明。2008年1月,冯国勤任上海市第十一届政协主席。2003年2月起,蒋以任任上海市第十届政协主席。其中,吴志明是江泽民的亲戚和亲信;蒋以任、冯国勤均为土生土长的上海本地官员。

上海政协主席一职到吴志明接手的时候,已经不再由副市长转任。

在吴志明之前,上海政协主席均由上海副市长转任,如蒋以任、冯国勤。到吴志明卸任上海政法委书记期间,吴先任上海政协副主席,然后再转为政协主席。

而吴志明的政法委书记继任者、上海本土官员姜平,与吴志明仕途基本雷同,2017年1月成为政协副主席。

时政评论员李林一表示,姜平作为吴志明政法委书记的继任者,转任政协副主席,备位接班政协主席的用意明显,从中也可以看出江派安排的影子。习近平让董云虎卡位上海政协主席的举动,使得姜平的接任落空。这次习与江派之间围绕政协主席的攻防战以江派失败告终。

大陆各省政协主席大换班 分析:习清理山头

除了上海外,各省的政协主席都在换人。

近期,大陆各省份密集召开人大、政协会议。截至1月30日,大陆31省份省级政协领导班子全部完成换届。31人中有9人在“十九大”上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其中1人为中央委员。

据统计,有8个省份的省级政协主席由上一届连任,包括北京、辽宁、湖南、广东、四川、西藏、陕西、新疆。

其余23个省份的政协“一把手”全换人,包括上海、河北、江西、黑龙江、安徽、天津、湖北、甘肃、河南、福建、云南、浙江、海南、江苏、内蒙古、重庆、山西、贵州、广西、青海、吉林、山东、宁夏。

此次换届,有多省政协主席跨省调任。如前河南政协主席叶冬松调到河北任政协主席、付志方从河北到山东、刘伟从山东到河南、张昌尔从湖北到安徽、徐立全从安徽到湖北。

而福建省及吉林省新一届的政协主席均由中央“空降”,其中曾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的崔玉英任福建省政协主席。而曾任国务院副秘书长的江泽林则任吉林省政协主席。

这波省政协主席跨省调任打破常规,非常罕见。

此外,1月15日至21日,至少15个省份地方班子调整副部级官员。此次调整涉及的官员,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那就是离开长期任职的地方,跨省履新。如新云南副省长王显刚在重庆工作37年、黑龙江副省长程志明在河南34年。

从去年12月开始,至少有16名市委书记职务出现调动,其中有11人是出省任职。如河北唐山市委书记王浩曾在山东任职35年,湖南副省长吴桂英在北京任职28年,重庆市委常委、万州区委书记莫恭明在广西任职35年。

习近平上任以来,多次在内部讲话中批中共官场的“宗派主义、山头主义、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圈子文化”等。如周永康、令计划等都是搞团团伙伙的典型。

香港《东方日报》的评论文章称,地方山头主义是中共政治的一个顽疾,很多“老虎”升官路径都在一个地域实现,这些人经过十多年的经营,在当地建立了一个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从上至下形成一个既得利益链条,对当地的人财物有绝对的话事权。

文章提到,这些地方山头对于中央的政令,合者执行,不合者阳奉阴违;对百姓则残民以逞,重大基建工程他们都要插手,雁过拔毛。在人事问题上,真正有本事有能力的上不去,会钻营敢腐败者则官运亨通。

文章认为,习近平主政之后,其意在改变“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政治弊端,此次人事布局的背后,是当局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大力削除地方强藩豪门。从现在情况看,人事布局正全面推进。

当局“打黑除恶”的背后

与此同时,当局在大陆发起“打黑除恶”运动。

1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

1月29日,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在全国公安系统电话会议上称,“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要深挖其背后的黑恶势力保护伞和腐败行为。”此前的1月11日,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届中纪委二次全会上也讲过这番话。

官媒刊发的各类报导也纷指,过去五年反腐落马中的中共公检法官员中就有不少与黑恶势力勾结的,最为典型的是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公安部部长周永康。

1月26日,官媒披露,周永康曾命黑老大刘汉照顾其子,作为回报,周氏父子助刘将其商业对手袁宝璟三兄弟“灭门”。

报导指周永康作为“十八大”以来级别最高的落马官员,浸淫公安与政法系统长达十年,多次在公开场合大谈“打黑除恶”,背后却无形中充当着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四川的刘汉涉黑集团了。

四川前富商刘汉涉足房地产、矿产、建筑等多个领域,坐拥至少400亿资产。刘汉曾被列为公安机关查处名单,随后其不仅从名单上消失,并迅速建立了矿业帝国、资本帝国。这一切只因在2001年他攀上了“贵人”周永康之子周滨。

周滨在四川看上了一处风景区,但开发难度大,到处寻找项目。当时已由四川省委书记调任公安部长的周永康亲自打电话告诉刘汉,“要照顾好周滨”。于是刘汉以近2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这个仅价值几百万的旅游项目。

而周滨帮助刘汉干的其中一件大事儿是将刘汉的竞争对手“灭门”。

1994年到1997年,刘汉在期货市场上炒作大豆、钢材,与大连的老板袁宝璟结下了仇。袁的下属、辽阳市公安局刑警队原队长汪兴雇凶枪杀刘汉未能成功,随后,袁氏兄弟被抓捕。借助周永康的势力,刘汉得以公权私用,官报私仇。

2006年,袁宝璟、袁宝琦、袁宝森三兄弟被执行死刑,另一个堂弟袁宝福被判死缓。一人买凶杀人未果,兄弟三人被问罪“灭门”。

从此,刘汉集团更加的无法无天,在公开的资料上,这个团伙至少已经背了9条人命,重伤过15人。

香港《明报》的评论文章指,北京的任何大动作都有政治目的。习近平当年通过查处四川刘汉的黑社会组织案,打击了与刘有往来的周永康。习今年这次扫黑显然也是剑有所指。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认为,习近平当局在2018年伊始展开打黑,中共十九大之后,习的权力进一步稳固、江派大势已去。习近平新一轮打黑的主要目的是进一步清洗政法系统,其结果可能有大量的政法系统官员落马。

分析:习当局不让上海政法高官接任政协主席的原因

此次,上海换届还有一个明显特点,就是有两大政法主管都是从外部调入。1月28日,刘晓云被任命为上海高院院长,张本才为上海检察院检察长。

刘晓云是从河南调去上海,张本才则是从北京空降。香港《苹果日报》报导,消息指上海前朝政法系统已腐败溃烂,不少高官锒铛入狱。

上海前检察院检察长陈旭于2017年3月1日落马。据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透露,陈旭之所以一路高升,是因为在任市一中院院长时,靠着从轻处理与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有关的周正毅等案,被提拔任上海市政法委副书记,成为吴志明的第一副手。

陈旭落马后,有报导曾指吴志明一度“协助调查”。据报导,在上海政法系统内因涉陈旭案而被调查的人数已超过百人,陈旭的多名家人也被查。

据大陆传媒及来自微博的消息称,陈旭曾被人多番举报,包括原财经杂志首席记者杨海鹏,以及港商、上海裕通房地产公司老板任骏良。举报信中称,陈旭深度参与了对国有资产的掠夺,金额至少达数十亿。

有多位知情者称,导致陈旭落马的最大推力,源于2016年4月任骏良实名举报陈旭涉“四证人离奇死亡案件”。

多年来,上海当地对陈旭的举报一直不断,包括指称其插手干预案件审理。

李林一表示,这也是习当局不再让上海政法势力接任政协主席的原因:以“打黑除恶”名义,彻底清洗上海政法系统。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8-02-12 11: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