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超越底线!揭中共迫害法轮功“洗脑班”

【大纪元2018年02月18日讯】18年来,海内外持续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而中共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机构——劳教所,从2013年被取缔后,由“洗脑班”等黑监狱代替。中共的“洗脑班”除了精神摧残,还使用多种酷刑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中共洗脑班”的筹办,主要由各地“610”办公室牵头组建,或在远离人群的郊区,或在市区的某处楼院,或在精神病院、戒毒中心、劳教所、监狱等封闭的地方。它不是公开的行政部门,却遍布省、市、县、乡。它不是学校,却有如学校一样的名字,如“法制教育学校”、“法制教育基地”。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赵虎,在任教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社科部期间,曾经被劫持到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 赵虎:“我当时关在洗脑班转化。洗脑班全国各地都有,都非常普遍,现在迫害我们的机构,主要是劳教所、监狱和洗脑班。”

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曾以“换汤不换药”为题,揭露中共取消劳教所,却仍然沿用“洗脑班”等方式继续打压法轮功学员。

建三江事件中的江天勇律师,2013年10月曾对《德国之声》表示,大陆的“洗脑班”是“更隐秘的维稳系统”,“洗脑班”抓人连劳教所那种公安审批的程序都没有,是更为非法的法制怪胎。

湖南郴州市法轮功学员 王福花:“把我送到当地的洗脑班,那个洗脑班的名字是郴州市北湖区党校,当时一般的办洗脑班,都是放在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程序,也没有跟家里人说,因为我没有做什么事他们把我抓进去,所以当时他就是说希望我转化,放弃修炼大法。”

据《明慧网》披露,中共当局把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洗脑班”后,都会将其单独关押在一个独立囚室,另配两个“包夹”或单位派来的“帮教”,寸步不离,进行监控,吃、喝、拉、撒都在房间里。

此外,“洗脑班”每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就向当地政府申请一笔经费,同时还要向该学员所在单位榨取一笔费用。

湖南郴州市法轮功学员 王福花:“关了二十天,还要我原单位,每一天给90块钱,作为我关押在里面的什么补助,就是要他们出钱把我关在里面,当时交了1800块钱。”

从《明慧网》曝光出来的材料看,“洗脑班”经常使用的酷刑包括:不让睡觉; 坐铁椅子;毒打、电击、上绳;强迫使用精神病药物;冷冻、暴晒;性侮辱;随意虐待;打火机烧手,大小便不让去厕所 ,因此,洗脑班频频发生伤残、死亡事件。

“洗脑班”迫害致死的案例,有些残忍程度超越了人类的道德底线。

例如:法轮功学员罗织湘怀着三个月身孕被迫害致死;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凤凰街办葛家村法轮功学员吴敬霞,哺乳期时被“洗脑班”电击乳房毒打致死。

2017年2月27号,重庆退休教师郑开源因修炼法轮功,第二次被非法绑架到五尊“洗脑班”,遭毒打、打毒针等迫害后,全身肌肉出现萎缩,伴有剧烈疼痛,大脑发紧发痛,视物不明,记忆不清,小便失禁,生命垂危。

同年8月27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出通告,对郑开源被“洗脑班”迫害等案例进行立案追查。

这种“洗脑班”的形式还被延伸到家庭中。据报导,山东省青州市神旺村的法轮功学员李秀美,被家庭“洗脑班”活活掐死后还被强行摘取器官。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长达18年,《中国人权双周刊》的评论文章称,这场旷日持久的恐怖迫害,至今还在进行,对此任何人都不能无视,需要人们以良知和勇气,继续揭露、批判和声讨 。

——转自《新唐人》

责任编辑:任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