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我离开(2)

作者:凯瑟琳‧雷恩‧海德(Catherine Ryan Hyde)

照顾小孩跟照顾植物差不多,教导他们时要多一点耐心。(大纪元图库)

  人气: 151
【字号】    
   标签: tags: , ,

接续前文

***

回到公寓时,葛蕾丝问:“现在要上去找海曼太太吗?”

但瑞琳说:“你不想先回家放书包吗?”

“不太想。”

“你应该先放书包的。”瑞琳说。

葛蕾丝对此没有强烈的意见,无可无不可地耸一下肩膀作为回应。

瑞琳跟随葛蕾丝进屋。

瑞琳在葛蕾丝妈妈敞开的房门口短暂停步,看了一下——她在床上呼呼大睡。瑞琳似乎满心以为葛蕾丝的妈妈会有点什么反应,结果她文风不动,眼皮没有睁开,悄无声息。

窗外的阳光被阻断了,蒙尘百叶窗都关着。葛蕾丝凭着从窗缝渗入的些许午后阳光看了看妈妈。她的乱发披散,盖住脸蛋。葛蕾丝有点介意瑞琳见到她妈妈这副德性,却说不上来为什么。

“要走了没?”她问。话一出口,葛蕾丝就涌出熟悉的愧疚感,她发现自己太大声了。

瑞琳跳了起来,僵在门口,仿佛以为葛蕾丝的妈妈会睁开眼皮什么的。其实──有那么一下下──葛蕾丝也觉得妈妈或许会醒。她们都在等待,但她一直没醒。

“好。”瑞琳轻声说:“好,我们去找海曼太太吧。”

但她没有走。她走的方向不对。她踱到厨房,打开几个橱柜。葛蕾丝想不通瑞琳为何对橱柜的东西充满兴趣——谁会想看那种东西嘛。

瑞琳一度打开冰箱,瞪着里面。

“你家里没有能吃的东西。”

“那个柜子最里面应该还有一些谷片。我也会做水煮蛋。”

“但只剩一颗蛋。”

“喔。”

“也许我们应该叫披萨。”

葛蕾丝仿佛接上电源,整个人顿时活了过来。她真的跳上跳下,欢快尖叫。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这是全世界最棒的点子,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她嚷着说了好多话,意思都跟这几句一样。

“好了,我的耳膜……”瑞琳手按在朝向葛蕾丝的那只耳朵上,“我的耳膜受不了。”

葛蕾丝的妈妈依旧没醒。

电话突然响了,瑞琳又吓了一跳。响起第二声,葛蕾丝便奔向电话,接起来。

“喂?”她说。呃,其实是嚷嚷。

电话另一端的女人问她是不是葛蕾丝.佛格森。

“对,我是葛蕾丝。”

女人要她请妈妈听电话。

“她现在不能接电话。”葛蕾丝说。

女人问她是否独自一人。

“不是。”她说。

“还有瑞琳在。”

女人说想和瑞琳谈谈。

葛蕾丝将电话举向瑞琳。

“她要跟你讲话。”

瑞琳接下电话,动作却拖拖拉拉的,仿佛这支电话特别的危险。

“哈啰?”

停顿。

“我是瑞琳.强森。”

停顿。

“我是她的邻居。那个……说真的,假如你不介意,我想知道我是在跟谁讲电话。”

停顿。

“噢!嗯,对,整天都没人在家,所以你一直打到现在才有人接。葛蕾丝白天在上学。我刚刚才把她接回来。”

停顿。

“是的,女士,我在照顾她。”

长时间的停顿。

“是这样的,女士……”

瑞琳现在半是耳语,但葛蕾丝依然听得一清二楚。

“我想你会接到通报要算是我一个人的错。完全不是葛蕾丝的母亲不好,是我不对。不晓得是谁通报你们的?”

停顿。

“噢!也是啦。抱歉。你当然不能透露。不好意思,我竟然还问你。我一时糊涂了。总之。是这样的。葛蕾丝的妈妈背部受伤。所以她服用很多药物。你知道的,就是止痛药啊、肌肉松弛剂那些让人昏昏欲睡的药。

所以她付钱请我照顾葛蕾丝。可是……唉,我连承认都不想承认,因为我真的很过意不去,总之有一天我弄错时间,该来的时候没来,葛蕾丝就落单了一段时间。但我向你发誓,假如你要的话,要我把手按在一整叠《圣经》上也行,我保证绝对不会再搞乌龙。人总有犯错的时候,对吧?我就犯了一个错。但我是优秀的保母。我很负责的,没骗你。在葛蕾丝的妈妈康复前,我会把葛蕾丝照顾得好好的。”

长时间的停顿。

然后,瑞琳又报出姓名,还一字字拼出来——其实只拼名字,毕竟任何白痴都知道强森(Johnson)怎么写,就算是四年级的葛蕾丝也不成问题(至少,她以为自己会,直到后来才晓得里面有个“h”)──并说明她的地址和葛蕾丝相同,只不过她住在D户,而不是F户。之后,她报出电话号码。

葛蕾丝注意到瑞琳的双手在发抖,但不知该作何感想。也许她的手原本就会抖。她从没想过要注意。

“但她有点……”

停顿。

“是的。我一定会叫她打电话的。你给我电话,我来抄。”

她挂断后,葛蕾丝等着瑞琳解释是谁打的电话,以及来电原因。但她只字未提。

她只拉起葛蕾丝的手,带她一起出门,说:“我们现在去找海曼太太。”◇(未完,待续)

——节录自《别让我离开》/ 圆神出版公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神韵晚会来台演出后震惊台湾文艺界,顶级内容与一流口碑在主流社会迅速蔓延,许多文艺界、文化界资深人士都因此慕名前来。他们多半从年轻时便接触传统中华文化,甚至还曾演出以中华历史故事为主题的戏剧,但在观赏神韵后,他们莫不推崇:最传统的中华文化在神韵。
  • 提到写书,很多作者都会用“怀胎十月、含辛茹苦、终于诞生”来形容整个过程的艰辛以及期待。这样的形容,用在我的《超市魔法家》一书,其实也再适合不过了。因为在这一年多,从筹画、发想、写作到拍摄等过程中,一起合作的专案企画~静怡,刚好也从人妻、孕妇到现在升格成妈妈的角色。
  • 今天,他从一大早就用手枕着头躺在苹果树下。

    “灭灶”就是炉灶的火已经灭了的意思。如果一个家庭生活中心的炉灶都熄了火,就代表一个家已经支离破碎,家人走投无路了。对果农来说,这是最大的侮辱,但这个男人却“当之无愧”。

  • 【大纪元5月8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黄瑞弘台北八日电)外交部推动与巴布亚纽几内亚建交款遭侵吞案越演越烈,前行政院长苏贞昌今天出席已故前立委卢修一的纪念传记新书发表会,痛陈民进党败成这个样子,对不起卢修一的精神,应该感到惭愧。
  • “孩子看到风车,总想吹动它,这就是活动前进的动力”。纸风车儿童剧团团长任建诚说,“三一九乡村儿童艺术工程”提出以募款方式到台湾各乡镇演出,让偏远地区的小朋友都可以看到儿童剧,自2007年初的第一场到即将演出的一百一十四场,目前只达三分之一目标,仍有信心持续。
  • 本届国家文艺奖文学类得主李敏勇今天为他翻译的日本、韩国新诗─“经由一颗温柔心”新书举行发表会;李敏勇认为台湾和日本、韩国在战后有相同的命运,他以诗来贯穿,延伸到心灵动向。
  • 我们常常看到年轻人在烈日下打球,他们之所以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地打球,绝不是为了要锻炼体魄来报效国家,而是为了打球是很有趣的事。
  • 【大纪元10月2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陈蓉台北二日电)“穷人最能做的事,就是展露笑容”、“不照自己想要的方式过活不行,因为是自己的人生”;这些都是作者岛田洋七在“佐贺阿嬷,笑着活下法”新书中,纪录小时阿嬷在面对贫穷日子时,却以创意和笑容面对,让他学会活的快乐的方法。
  • 【大纪元10月2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陈钧凯台北二日电)台湾台风来袭,周大观文教基金会上午仍召开“东山再起─困境中的致胜商道”新书发表会,并捐出版税所得新台币十万元,作为“希望奖学金基金”,盼号召更多民众投入关怀中辍生的行列。副总统吕秀莲也出席活动见证。
  • 【大纪元6月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陈蓉台北五日电)多本武侠小说最近推出,展现台湾武侠小说新风格;包括学者叶洪生和林保淳费时五年完成的“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详细介绍台湾武侠小说发展过程;而多位新生代作家也推出结合台湾历史土地故事的台湾武侠小说系列;而时报也推出kuso新武侠长篇小说“长安乱”,为武侠小说注入新风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