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探索

命运天定吗?(196)地藏王亲判书生诉状

作者﹕泰源

九华山地藏庵。(李撷璎/大纪元)

  人气: 3855
【字号】    
   标签: tags: , ,

清代乾嘉时期的文学家、评论家和美食家袁枚,在他的著作《子不语》中有一文:《地藏王接客》。当时有一个杭州人裘南湖屡次考举不中,诉状鸣不平而死,死后到了地藏王殿。

焚烧黄纸状文 下地府

袁枚同乡沧晓先生有一侄子裘南湖,为人狂傲,自以为八股文章了得,却三次不中举人,只陪副榜。恼怒之下,他就在伍相国祠堂里焚烧黄纸状文,诉说自己的不平遭遇。过了三天,他生了病,再三天就死了。

裘南湖的魂出了杭州城的清波门,走在水草上,沙沙有声。那时天空淡黄不见日光。他看到一道矮矮的红墙,好像有人家居住就上前去,看到几个老太,正围着一口大锅煮东西,那时她们打开锅盖,裘看到里面全是小孩的头和脚。

裘南湖的魂出了杭州城的清波门,走在水草上,沙沙有声。示意图(Eva Peng/大纪元)

老太看到裘,就告诉他:“这些都是人间坠落的和尚,还没修得功德道行圆满,就偷得人的形状,所以把他们煮烂,使他们在人间不能长大,年纪小小就死掉。”

裘南湖这时大吃一惊,问道:“那么你们是鬼啰?”老太笑着说:“你以为自己是人呀?如果是人,怎么会到这儿来呢?”

这时裘南湖失声大哭,老太又嘲笑他说:“你烧黄纸求死,又哭什么呢?你应该知道,伍子胥相国是吴国的忠臣,受到吴越百姓的敬奉,他从来不管人间官运之类的事。叫你来这儿的,是地藏王,因为伍相国已把你的状纸转交给地藏王了。”

裘南湖问道:“我能见到地藏王吗?”老太告诉他:“你可以写好名帖,送到西角的佛殿,至于见不见,未知数。”老太指着前面的街市说:“那里就是卖纸帖的地方。”

裘南湖走到街市只见男女老少人来人往,吵吵嚷嚷,就像人间戏园刚散场光景。人们有的衣冠楚楚,有的光着脑袋,还有他认识的人。裘南湖跟他们打招呼,谁也没理睬,好像没看着一般。他想,这些人大概都是死去的人吧,想着心中就伤叹起来。

他来到了纸店,店墙上贴着许多纸钱,还有他认识的人郑鸿写的诗笺。 店堂内坐着一个身穿白褂、头戴布巾的老头。裘南湖拿了纸帖又向老头借了笔墨,在纸上写了“儒士裘某拜见”。

裘南湖在纸帖上写了“儒士裘某拜见”。图为清 任伯年《米芾拜石》。(公有领域)

纸店老头笑着说:“这‘儒’字恐怕你很难自居,你应该写上某科副榜,才不会惹地藏王呵责。”裘南湖不以为然,对老头说:“郑鸿作诗一直不好,为什么挂他的诗笺?而且这里已在阴间,还要纸钱干什么?”裘南湖一向瞧不起郑鸿。

老头说:“郑鸿虽然是个举人,可他将来一定名位显赫。阴间是最势利的地方,所以我才挂这些诗笺,以此为荣。至于纸钱嘛,正是阴间所需要的,你最好多准备一些纸钱,到时给地藏王的侍从,他们才肯为你通报。”裘南湖听了一肚子不以为然。

他径直走到西角的佛殿。那里有几百个牛头夜叉,他们身上军服胸前都绣着“勇”字,个个凶神恶煞般地朝他喝骂。裘南湖不由紧张着急,这时有人拍了他的肩膀,回头一看,正是纸店的老头。老头说:“现在你相信我了吧。阳间有门包,难道阴间就没有门包了吗?我已给你带来了。”当即就替裘南湖交上几千贯,“勇”字服的军人这才把名帖送了进去。

一会儿,只听见巍峨高耸的大殿东角的大门豁然大开,传呼裘南湖进去。裘依照指示跪在阶下,却看不见地藏王。

就在狐疑时,裘南湖听到纱窗内传来声音:“狂妄的裘南湖!你在伍相国祠堂焚烧状文,自吹自擂文章了得,其实不过写些陈腐的八股文,看些流行文章,你根本不知道古往今来的事业、学问,却自以为会写文章,真是不知羞耻!你自称‘儒士’,而你八十多岁的老祖母,却受冻挨饿,以致双目失明,你不孝至极,难道儒士就是像你这样的吗?”

裘南湖回答说:“我实在不懂八股文以外还有学问,至于我的祖母受苦,实在是我老婆不贤惠,并不是我的过错。”

地藏王说:“丈夫是妻子的表率,人间妇女的罪过,在阴间判罪时,先追究她丈夫的责任,然后再惩罚她本人。你既然是个儒士,怎么能把责任推卸给妻子呢?你知道你三次能考中副榜,是受你祖父的阴德庇护,并不是靠你的文才啊!”

写些陈腐的八股文的儒士,不代表懂得古往今来的事业、学问。图为孔子庙侧厢景。(中央社)

这会儿,忽然殿外远处传来鸣锣开道的声音,殿内也撞钟击鼓呼应。一个头戴虎皮帽的“勇”字号军人上报:“朱大人到!”地藏王走出殿阁出去迎接。那裘南湖跌跌撞撞下了殿,躲进东厢房偷看,原来来的是刑部郎中朱履忠,朱履忠刚好也是裘南湖的亲戚。

这时裘南湖愤愤不平骂道:“阴间果然势利!我虽然只是熟读八股文,毕竟还考中副榜,朱履忠却是靠捐钱得官,也不过是个郎中,他凭什么让地藏王亲自出去迎接呢?”

一旁“勇”字号军人大怒,用棍子打裘南湖的嘴巴。裘南湖痛极了,醒了过来。他看见妻子,女儿围着自己哭,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两天,只因为他胸口还有一点气息,所以家人没有将他入殓。

从此以后,裘南湖自知命运不佳,就不再参加科举考试了。又过了三年,他就真的死了。@*(待续)

资料来源:《子不语》

附篇八字实例分析:靠祖上一盏丁火而能逢凶化吉的富贵命

此造出生日日干为戊土,所以属戊土命,生于十月亥水当令之时,已入冬天。前文说过,冬天和夏天出生的命,牵涉到调候取用神的问题。十月寒土,以丙火为主要用神,无火则为下格,寒苦孤贫。

现据此原则,很快看到年干有丁火透出,时支未土为燥土(暖土),内藏己丁乙,火之余气,木之墓库,丁火可赖此为根。虽不及丙火太阳照暖,亦为可用。

火有了,再看日干强弱的分析:十月水旺、土囚,日主戊土临绝地,一生下来就身弱。再见辛金伤官在旁泄土气(土生金),辛金又再生旺亥水,使得月令亥水旺上加旺,日干戊土弱中再弱。弱则喜生扶,八字正格论命以中和为贵。喜见自坐辰土帮身,更见时柱己未二土相助,似乎能够抵挡当住月柱金生水旺的泄气局面。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地有难测异动,地支月、年、时见“亥卯未三合木局”,如此一合,原本寄厚望的未土,一下子就让出了三分之一的国力给卯木,使得地支中木之力量增大三倍以上,而木能克本来就衰弱的日主戊土,这显然是对日主戊土不利的事。

不是还有辰土吗?须知辰为湿土,内藏戊乙癸,为木之余气,水之墓库。犹以冬令寒湿的辰土,内中无火气,单靠它来帮助,显然势单力薄,反而喑中向亥水、卯木暗送秋波,说它为内奸也不为过。

辰为湿土,内藏戊乙癸,为木之余气,水之墓库。(中央社)

怎么办?正当傍徨不定之时,忽然记得,不是年上(祖上)留下一盏丁火吗(丁火是炉火、灯烛之火),现正当好派上用场了。你看它怎么妙用,先用丁火正印来制伤官辛金(火克金),使辛金不敢再泄日主戊土之土气;其二,丁火亦可生助戊土日主(火生土),指祖荫风水、长辈、贵人、时势有助力;其三,几乎是最要紧的一点,它可以起到起死回生,逢凶化吉,点石为金的妙用。即此人一生中,纵有诸多凶险,皆可将凶险化为助力,来一次,化一次,反而又成就了自己的事业。

为何?前面分析过,此八字地支亥卯未三合木局,木能克弱主戊土,这木局就是此命的凶险和煞星,但由于现有丁火透出,此木就去生丁火,而不再去克戊土,丁火再生戊土,岂不是起到逢凶化吉,反败呈祥的妙用吗?

如此一来,此命由一个几乎落败的凶命,靠此祖上(年上)一盏丁火(丁火是炉火、灯烛之火)的照耀,便能逢凶化吉,反败呈祥,成为一个能够发挥才能而赚到钱财的富贵命了。

论此命时,开始说:冬土不见丙火太阳照暖,现见丁火透出值根于未,亦为可用,似乎有些遗憾之意。谁知错有错着,如果在此造中将丁火换成丙火,反而得不到后来的富贵。

因为天干丙火见辛金,丙火反而怯场,因“丙辛合化水”,即使不成水,起码也两失其用,起不能照暖的作用。况且,化解地支的三合木局,丁火是炉火、烛火,木生火仍属自然。如用木去生天上的太阳丙火,恐怕过于牵强,故在此造中用丁火胜过用丙火,实在由于局中具体配合不同也。

当然有人说,如用丙火,就应是丙寅,而不是丁卯,地支就不成木局了。我这里只是方便于解析用丙或用丁的作用不同而作的比喻而已,如真的是丙寅年,寅亥也合木,也须见火来化解,方可取富贵。

大运当然仍是喜火、土,忌金、水、木。早运三十年西方金地未见精华,积累经验。37岁后入南方火运三十年,创业成功,名成利就。@*#(本系列待续)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昭宗时江南常州义兴人贝禧,有段特殊遭遇,一度往返阴间阳界。怎样是八字格局、用神配合有情有力之命?以八字实例来分析……
  • 从前有个人遇见生前的一位老朋友,现在是阴曹地府的官员。
  • 李福见到贡庆有三世果报,心中更怕迷失本性,而堕入轮回,就坚志修行,度己度人,最后功圆果满,得成正果,永脱轮回之苦。
  • 回想梦中的情景着实让我胆颤心惊。早晨起来,我听到你们家的哭声,我明白了,原来昨晚阎王爷派当差的来抓张大哥,因当差的疏忽,把我和张大哥名字记差了,一字之差,把我给抓走了…
  • (shown)徐池梦见他的祖先对他说:你的大祸就要来临了!你还记得不久以前非法得屋的事情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