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我离开(3)

作者:凯瑟琳‧雷恩‧海德(Catherine Ryan Hyde)

爸爸有钱后抛弃了妈妈,离婚时儿子竟毫不犹豫地选择爸爸。妈妈哭成了泪人……示意图。(Fotolia)

  人气: 28
【字号】    
   标签: tags: , ,

接续前文

***

“谁呀?”

葛蕾丝听到海曼太太在顶楼公寓的门内喊道。她的语气很害怕,仿佛已确定门外的是强盗或某种歹徒,正拚命思索如何抵御,以保障人身安全。她似乎根本没想到来人或许和蔼可亲。

“我是你的邻居瑞琳。”瑞琳说:“还有葛蕾丝。”

“噢!”

海曼太太隔着门说,语气只愉快了一点点。

“等我一下。马上好。这个门栓经常卡卡的。我弄一下就好了。”

葛蕾丝对瑞琳说:“谈完后,我们就叫披萨吗?”

偏偏就在这一刻,海曼太太开了门。

“哎呀,”她说:“瑞琳。发生什么事了?你看起来很不高兴。”

“我有事要跟你谈。”瑞琳说:“很要紧的事。”

仍然牵着葛蕾丝的瑞琳,带着她大步进入公寓,在厨房桌子前停下。

海曼太太仍然忙着拨拨弄弄,重新锁上每一道门锁。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对了。不好意思。”瑞琳说。

“我们想知道你这几天有没有空去接葛蕾丝放学。只要持续到她妈妈……身体好一点。”

“你不是认真的吧。”

“为什么不能是认真的?”

“你知道那间学校有多远吗?”

“知道,我才刚去过。大概十条街。”

“这还只是单趟呢!单趟就大概十条街。你们可能没注意到,我已经是个老太婆,哪有办法一天走二十条街。膝盖会肿的。光走到市场我就膝盖痛,那来回才四条街而已。”

瑞琳重重地在海曼太太的沙发坐下。非常沉重。重到她只弹起一点点。

“我惹上麻烦了。”她说。

“我做了一件事。就在刚才。我不认为自己错了,因为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但我可能因此惹祸上身。我欺骗郡政府的一个社工。跟她说我是葛蕾丝的保母。所以我现在成了她的保母。不做都不行。因为他们可能会派人来视察。突袭检查。可能会有人登门造访,到时如果没人照顾葛蕾丝,他们不但可以带走她,连我也会遭殃,因为我是负责照顾她的人。”

“天哪。”海曼太太说:“想不到你这么糊涂。”

“我只是不愿意看到这可怜的孩子被政府接管。”

这时海曼太太望着待在瑞琳腿边的葛蕾丝,说道:“我们还是改天再谈吧!”

但瑞琳说:“不行。我看不行。我觉得大家老是畏首畏尾的。把孩子蒙在鼓里,就怕孩子难受。我们在讨论她的人生,她有权利旁听。总之。我可以在早上上班前送她上学,但我需要找人接她放学。”

“怎么不找拉弗提先生问问看?”

瑞琳嗤之以鼻。真的。她哼了一声。葛蕾丝觉得那声音很好笑,但眼前的局面很清楚,除了那个哼声,整件事并不好笑,因此她小心翼翼地忍住笑。

“那个讨厌鬼?我才不要那种人靠近葛蕾丝一步。他做人苛薄又失礼又偏执,我一点都不喜欢他。”
海曼太太凑上前,低语:“他对她不会偏执的啦!”

“那不是重点。重点是,她不该跟那种人走太近。”然后,瑞琳对葛蕾丝说:“我对拉弗提先生不放心。你认识他吗?”

“应该吧!他就是不喜欢菲力派的那个人,对吗?”

“应该没错!是这样的,我不确定他是不是恰当的人选。”

“为什么不找菲力派呢?或是比利?”葛蕾丝开心地问。

“比利?比利是谁?”

“你知道的嘛!比利啊!我们的另一个邻居。他住一楼。”

“在我家对面那个?你认识他?”

“对。怎么了?”

“嗯,没人认识他。我连看都没看过他。我在这里住了六年,从没看过任何人拜访他。我听说他连日用品都请店家送来。你怎么会认识他?”

“我就是认识嘛!我们只有聊天。”

“菲力派或许很适合。”瑞琳说:“对。也许我们可以问问菲力派。”

“但在你下班回来之前,谁来照顾她?”海曼太太问。

瑞琳的脸色变柔软,仿佛既悲伤又害怕,仿佛她即将乞求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我本来希望你肯帮忙。”

“哎呀,这个嘛。这样不好吧。”

葛蕾丝察觉现在是关键时刻,插嘴:“拜托啦!海曼太太,拜托?我会很乖的,我会努力不吵人,只要一阵子就好,直到我妈妈好起来。”

“我相信你会很乖的,亲爱的。”海曼太太说:“但恐怕那不是重点。我真的不是照顾你的适当人选。我太老了,体力不够。”

就在瑞琳从沙发起身之际,海曼太太扯住她袖子,拉她过来,附耳对她低语。但葛蕾丝还是听见了。大家怎么老是这样?他们当她是聋子吗?葛蕾丝的听力很敏锐,但似乎没人知道。

海曼太太说:“这不是你的问题。你只会愈帮愈忙。你这样只是在延后免不了的结果。”

瑞琳缩回手臂,将袖子从海曼太太的手中拉出来。她不声不响,牵起葛蕾丝的手,一言不发地走了。

才到门口,葛蕾丝就说:“我们现在可以叫披萨了吗?”

结果她们得先去找菲力派。

在大人允许你叫披萨前,总是还有一件待办事项,葛蕾丝心想。现在她变得垂头丧气。

他一开门,瑞琳就说:“菲力派。你还好吗?”

菲力派答道:“很好啊。怎么了?”

“你气色好差。你确定你没事?”

“你好像很伤心。”葛蕾丝以大嗓门补充。

说时迟那时快,葛蕾丝的话一出口,菲力派就一副强忍泪水的模样。葛蕾丝很确定她目睹了什么,但同时又暗暗觉得自己或许错了,菲力派是个大男人,大男人不会哭。唔,十之八九不会。其实,葛蕾丝也不确定。

她只知道自己从没看过哭哭啼啼的大男人。太太小姐就很会哭,她们不时嘤嘤啜泣,但男人不会;至少,就她所知是如此。不过这会儿疑似看到反证,因此值得她思考一下。

菲力派用一只手揩揩眼睛,然后紧紧地阖上眼皮,他眼睛似乎在发疼,他伸手去揉。

“该死的过敏。”他说:“我快被搞疯了。请进、请进。但只能聊一下,我就要出门上班了。”

“我们想请你帮忙。”葛蕾丝叫道,相当兴高采烈。

“是啊。”瑞琳说:“你现在白天都不做建筑工人了吗?”

“是啊,不干了,我找到更好的差事了。在餐厅。薪水没那么好,但很稳定。我需要稳定的收入。你们要我帮什么忙?”

“我想请你这几天去接葛蕾丝放学。”

“这样啊。没问题。我可以。”然后他脸色一变,似乎临时想到什么难处。

“啊。不对。不。我收回。我不行。抱歉。但愿我可以。要是可以的话,我一定帮忙。问题是住走廊对面的那家伙,他会找我麻烦,我知道他不会放过我。前几天,我单膝跪在地上,问了葛蕾丝一声她怎么没上学。光是这样,他就差点要把我扔进囚车,押我到州立监狱。”

“可恶。该死。那家伙是大混蛋。”瑞琳说。

她突然低头看葛蕾丝,仿佛这才想起葛蕾丝站在旁边。

“啊。对不起,葛蕾丝。很抱歉让你听到这种话。这样吧。菲力派。如果我拜托拉弗提不要找你麻烦呢?”

“呣……”

“我去问问看,好吗?如果能确定他不会干预,你就可以帮忙了,对吗?”

“对,我不介意去接她放学几天。但你下班回家前要由谁来照顾她?因为把她接回来以后,我就差不多得去上班了。”

瑞琳皱起额头,比平常皱,至少,是比接到那通电话还要更皱。

“我们正在想法子。”她说。

“我现在只晓得不能让她落单。包括放任她一个人跟她妈妈单独待在家里。她身边随时都要有大人在。”

“比利!”葛蕾丝贡献意见:“我们找比利帮忙!”

“比利是谁?”菲力派问。

“我们的另一位邻居!”

瑞琳插手接管局面,说:“葛蕾丝宣称她认识住在楼下、我家对门的人。”

“开玩笑的吧!没人认识那个人。我连他是男的都不晓得。我在这里住了三年,一次都没看到有人进出那扇门。我还以为是空户咧!”

“才不是。”葛蕾丝说:“比利住在那里。”

“你怎么认识他的?”

“就认识了嘛!我们只有聊天。我知道他的每一件事。他以前是舞者,兼歌手跟演员,但现在不是了。他的名字是比利‧闪亮,但这不是他母亲给他的名字。他母亲取了一个名字,我想是雷诺还是道格拉斯。他的姓氏是费雷斯丁,但他自己改名,因为费雷斯丁不是舞者的名字。我不晓得他怎么知道是不是,我是说舞者的名字。但他说,这种事你自然就会知道的。他人很好。”◇(未完,待续)

——节录自《别让我离开》/ 圆神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杨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比方说,为了表达内心的感谢,我们会带一盒糕点给对方。这种时候,通常会去自己觉得好吃的店家买来送人,不是吗?也许有人很擅长自己做,会带亲手制作的糕点;但是,买来的糕点难道就无法表达诚意吗?”
  • 我住在位于丘陵山麓的一间独幢小房子里,地址属于神奈川县镰仓市。虽说在镰仓,但我住在靠山的那一带,离海边很远。
  • 8月26日(六)上午在宜兰文学馆,诗人李敏勇,分享其创作过程与对家族故事的眷恋,他的作品《岛屿奏鸣曲》是一本关于意志和感情的自白书,是一位诗人对于岛屿最真切深情的恋歌,作品内容以诗来书写情感,简短却绵长。李敏勇先生还捐赠个人作品《诗的世界》与《世界的诗》给宜兰县的高中职学校图书馆及公共图书馆,以嘉惠学子及县民。
  • ◆ 高跟鞋走路好看的秘诀
  • 爱美,这场保养游戏,是不是已成为你的梦魇?曾经,我也为了爱美,人-财-两-失!
  • 花形-1
  • 今天,他从一大早就用手枕着头躺在苹果树下。

    “灭灶”就是炉灶的火已经灭了的意思。如果一个家庭生活中心的炉灶都熄了火,就代表一个家已经支离破碎,家人走投无路了。对果农来说,这是最大的侮辱,但这个男人却“当之无愧”。

  • 我们常常看到年轻人在烈日下打球,他们之所以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地打球,绝不是为了要锻炼体魄来报效国家,而是为了打球是很有趣的事。
  • 【大纪元6月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陈蓉台北五日电)多本武侠小说最近推出,展现台湾武侠小说新风格;包括学者叶洪生和林保淳费时五年完成的“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详细介绍台湾武侠小说发展过程;而多位新生代作家也推出结合台湾历史土地故事的台湾武侠小说系列;而时报也推出kuso新武侠长篇小说“长安乱”,为武侠小说注入新风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