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在一个陌生的国家艰难地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在加拿大留学 大陆小留学生这样过日子

小留学生寄宿家庭房间。(薛文/大纪元)

人气: 118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编译报导)“在一个陌生的国家艰难地学会自己照顾自己”——CBC的调查报导揭示了来自中国大陆的小留学生们面对的难题。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加拿大国际学生人数总计40万,其中三分之一来自中国,而且许多是未成年高中生。专家表示,由于联邦和省府及教育局未能为留学生提供足够的支持,这些年轻孩子不得不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寄宿家庭怠慢

CBC新闻报导,16岁的中国小留学生刘蒂娜(Tina Liu)一年前来多伦多上高中,并住在一个寄宿家庭。7个月后,刘蒂娜告诉寄宿家庭想住得离学校近一些。此后,寄宿家庭不再喊她吃晚饭,有几个晚上她都是饿著肚子上床睡觉。平时没课的时候,她也是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感觉孤独无助,经常晚上难过得蒙在被子里哭。

去年9月的一天,她身体不舒服,打电话给监护人,一直无人回应,最后打了9通电话、5个多小时后,监护人才回应,说因为参加派对,没听见电话铃声。次日,监护人带她到医院看病,被诊断出急性肺炎。

针对这一现象,社区安居服务机构、留学生招生机构和寄宿家庭机构呼吁,政府应加强行业监管。多伦多移民与社区服务中心(CICS)执行主管谭女士(Moy Wong-Tam)说,行业缺乏政府监管,使得年轻学生极易成为诈骗的目标,身心健康得不到监护人应有的照顾。“整个制度漏洞百出,令人担忧。”

监护人与寄宿家庭

小留学生来到加拿大,通常有两个主要联系人,要么是寄宿家庭,要么是监护人,寄宿家庭和监护人受学生父母的委托,负责照顾学生的日常起居和紧急事务援助。通常,寄宿家庭每月收费950~1300元,包食宿,监护人年收费1000~2500元,金额主要视服务多少决定。

谭女士透露,2016年CICS为两万新移民提供安居服务,其中近300名为留学生,但留学生社区服务行业基本不受监管。更重要的是,由于涉及金钱和利益,寄宿家庭和监护人根本就无法替代父母的角色。

由于缺乏监管,监护人可能漫天要价,却不提供先前承诺的服务。刘蒂娜的父母给监护人一年的费用是1.6万,是市场平均价格的近六倍,监护人承诺提供超级监护服务,确保刘蒂娜受到更多照顾。

刘蒂娜透露,两次上医院时,监护人每次都另外收取300元交通护送费,说规矩就是这样。她说她也不能强迫监护人履行监护人义务,每次都只能忍着,逼着自己学会独立,不想让妈妈担心。

中国父母需求太多

万锦中国留学生招生公司Sino-Canada International创办人刘乔治(George Liu)说,他自己也是近十个学生的监护人,有一次一个小女留学生怀孕做了流产,不想告诉父母,还是在他的坚持下,最后告诉了女孩的父母。另外一个小女孩来加后不久患上忧郁症,不得已中断学业回国治疗,一年学费都打了水漂。

有一次一个小女留学生怀孕做了流产,还不想告诉父母。图为示意图。(Pixabay)

刘乔治还说,中国孩子都被父母和爷爷奶奶娇惯,把孩子送到加拿大来,希望监护人能像保姆一样娇惯其子女,要求太多,但这根本不可能;在加拿大做监护人,做什么都需要钱,涉及一个成本问题,监护人也只能做到仁至义尽。

尽管如此,刘仍认为,自2007年以来,加拿大国际学生人数飙升51%,加拿大政府应加强留学生监护人与寄宿寄放监管。

行业靠自律

加拿大移民部目前的规定是,18岁以下国际学生的父母必须签署监护人声明表,而联邦政府只规定监护人需是负责任的成年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至于犯罪记录背景调查和强制保险等具体操作,各教育局和寄宿家庭与监护人招募机构都有各自不同的规定。

多伦多天主教教育局国际学生项目协调人马株库(Alex Mazzucco)说,有时候留学生向教育局反应一些问题,有些情况下父母还会介入,但投诉仍没办法进一步反应到联邦政府那里,也就是移民部现有的留学生制度根本没有现成的投诉和反应机制。“我们以前投诉过,但都没反应。”

刘乔治说,中国文化是教人要有礼貌,有问题也要忍着,许多孩子有问题了,根本不向教育局反应,甚至不告诉父母,不想和人争斗。出了事情,孩子首先想到是,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谁的责任?

大部分的教育局网站显示高中留学生每年学费平均高达1.4万。联邦政府的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留学生一年费用(包括父母和朋友探亲等成本)总计114亿,为加拿大GDP贡献93亿,创造就业12.3万个。安省2015年的一份报告显示,留学生每年为省GDP贡献40多亿,创造就业3万多个。

谭女士说,留学生既然为政府创造如此巨大的利润,而且教育局许多空出的名额需要留学生来填补,学生交了昂贵学费,教育局就有义务照顾好处于弱势的未成年留学生。刘乔治说,父母离得远,出了问题也帮不到什么忙,吸收留学生的教育局和政府机构就应承担更多责任。

移民局在回复的邮件中说,为子女选择留学监护人,确保监控人履行监护职责和义务,是父母或法定监护人的职责。安省教育厅声明说,有寄宿家庭计划的教育局,就有责任监管寄宿家庭是否按规定承担寄宿家庭应有的义务和责任,包括保险和安全标准等事项。

谭女士、刘乔治和众多受访寄宿家庭承办公司均表示,所有相关方都应承担各自应有的责任和义务。但刘蒂娜认为,他们得学会自己照顾自己。目前,刘蒂娜在万锦找的一家新的寄宿家庭对她非常好,像家人一样,她也找了新的监护人,并希望新监护人能比上一个对她更好。#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