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传小说:黑与红(12)

作者:李科林
自传小说:黑与红(大纪元制作)
  人气: 69
【字号】    
   标签: tags: , ,

同学们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不到十分钟,宪兵的吉普车呼啸而去,接着紧急集合的哨音吹得又响又急,我们都怀着大祸即将临头的感觉,迅速集合完毕。连长站在队伍的中央,由三排二班的正副班长架着脸无血色的黄明西站在一侧。

连长声色俱厉地说:“你们以为这是在学校里,想逃学就逃学,想溜号就溜号?这是战争,是在战斗部队,没有铁一般的纪律就不能打仗。现在我们的队伍里出了个逃兵,他就是三排二班的黄明西,昨天从医院跑了,今天就抓回来了。我奉劝大家要放聪明点,不要走这条死路。现在我宣布:为了严肃军纪,按照战时的军法,对黄明西立即执行枪决!”

这一晴天霹雳的决定,黄明西一下就瘫软在地上,我们大家也呆了。怎么?是死罪?怎么可能呢?好容易背井离乡,一片爱国赤诚,一心想拿枪去抗击敌人。现在一个敌人还没看见,一枪未放,却要无声无息地死去,这太不近人情了。

谁也不敢大声表达自己的想法,却也禁不住在下面窃窃私议:

“连长原谅他这次吧!”

“我们担保他下次再也不会跑了。”

“在战场上考验他,给他立功赎罪的机会吧!”

一片哀求声。

“肃静!叽叽喳喳,已经宣布的决定,决不能更改,军令如山!”

连长说完就喊口令:“立正!全体向右转!目标伊落瓦底江边,齐步走!”

他自己走在前头,快速向江边走去。

黄明西一点也站不起来了,两位班长等于是把他拖向江边。

一路上,同学们还在绞尽脑汁看看还有没有最后挽救的办法。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集中在罗哥哥身上。连长平时对罗哥哥不错,因为他的文笔很好,连长是个老粗,要向军部打报告,都是让罗哥哥给他起草代笔,有时,为了写报告,还免去他值勤和站岗。

罗哥哥此时也充分理解同学们用目光祈求他的心情,可他一个小兵,又怎能平息和改变那发狂得连眼睛都红了的狮子般的连长的怒气和决定呢?

愈接近江边,人们的心收缩得愈紧,眼看一场悲剧即将发生了。

突然一声:“我们全体给连长跪下!”

罗哥哥这一声撕裂人心的哀求,既震撼了大家,又像一根救命草一样。同学们唰的一下伏在地下,拚命叩头:“连长,饶了他一命吧!”

“您发发善心吧!”

“我们全体担保……”

哭声,嚎啕声,苦苦哀求声响成一片……

连长举枪向空中放了一枪,顿时鸦雀无声。

“起立!你们简直是一群老百姓,谁带头喊跪下的,我回去给他算账,现在立即执行军法!二班长,将逃犯黄明西带上,目标江心,向前三十步走!”

两位班长将黄明西拖向水中,由没脚跟直淌到没膝处就站住了。连长拉开枪栓,对准两位班长之间的黄明西,嘭的一枪,黄明西应声倒在水中,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连长收起手枪毫无表情地径自回营房了。

我们全体被这一惨不忍睹的执法场面吓呆了,好像呼吸都停止了。

同学们正准备到水中去抬回黄明西的尸体,一件意想不到的事使大家又愕然了。

水中的黄明西还在动!说明他还活着!

一百多人好像发现水中的宝贝似的,也不顾班排长的阻拦,蜂拥奔向水中,将黄明西扶起。奇怪的是他身上一个枪眼也没有,连一滴血也看不见。

怎么搞的?连长的枪法不准?不可能,连长是全军数一数二的神枪手,有百步穿杨,百米打灭烟头的辉煌纪录,那么大一个人,居然会打飞了?

回营房的路上,我们才听班长说:

“这是连长玩的把戏,是吓唬吓唬你们的。枪毙学生,要总部孙立人亲自批准,连长没有权枪毙学生兵。”

原来是一场闹剧!连长这个坏蛋,为了达到杀一儆百的目的,竟将我们一百多人戏弄了一番,我们一辈子也忘不了你。

可是另一个悲剧发生了!黄明西经过这一场假枪毙,神经错乱了,叫他的名字没有反应,整天呆呆地望着天空,喃喃地:

“我回家了,我回家了,我快毕业了,我快毕业了。”

他的躯壳尚存,而灵魂已随着连长那一声枪响飞出了窍。

可怜的黄明西。

11. 解救英军之危

黄明西事件后,连里管制更严了,值勤时的任务多加了一条:一齐值勤的同伙,互相监督,跑了一个,另一个代他受过。这一条弄得同学们无论是站岗、到给养站领东西,彼此都你怕我跑、我怕你跑,互不信任。

因前方军情紧急,我们的军事训练加强了,随时都有提前结束训练奔赴战场的可能。入夜,缅北的初冬寒气袭人,我和忠义站岗还不到一个时辰,值班的电话铃响了,我们急忙叫醒值夜勤的排长,排长接完电话神色紧张地一面穿衣服,一面喃喃自语:

“要打仗了,要打仗了。”

他迅速跑步到连部,向连长报告紧急军情。

不到三分钟,紧急集合的哨声吹响了。

同学们从睡梦中惊醒,熟练快速地全副武装集合完毕。连长头带美式钢盔,身挎子弹带,一副临战前雄纠纠的样子,使人们平时对他的怨恨都一扫而光,急切地等待连长交待作战任务,发布命令。个个磨拳擦掌,像绷在弓弦上的箭,一触即发。

连长简明扼要地宣布:英国佬三千人,被日本鬼子第二十三师团两个联队,包围在达罗城里。

我们的任务:“救出被围困的英军。”

“每个人仔细检查枪支弹药、手榴弹、干粮和水壶。在战斗中要绝对服从命令,听指挥。在战场上,没有命令自行后退和开小差的,一律枪毙。在失去联系时,孤军作战也要拿出我们中国远征军军人的气派,战斗到最后一滴血。”

“现在我宣布:在战场上,我牺牲了,由副连长指挥,副连长牺牲了,按一二三排的顺序,由排长接替指挥。弟兄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

“成行军纵队,出发!”@(待续)#

点阅【自传小说:黑与红】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马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告别了同学、班排长,坐上司务长去领给养的中型吉普,来到孟拱的美军第三野战医院。我们将军医处的转院许可证交给一位金发碧眼的漂亮护士,她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将我们的名字,部队的番号,登在本上后,就发给我们每人一套天蓝色的病号穿的衣裤并带领我们到外科手术室。
  • 发枪了!班长们忙着登记每个人的名字,枪的号码。班长将一支支崭新的还带有凡士林的英式来复枪,发到我们每个人手中时,语重心长地说:“这是你们的第二生命,是伴随你们的好伙伴,人在枪在,每天要像爱护自己亲生的孩子那样给他打扮得干干净净,决不允许有一点灰尘,尤其是枪膛里,要擦得像镜子一样光亮。
  • 出发的日子终于来到了,我们三十人一组分乘几十辆军用卡车直奔新津机场。飞机型号是C-47运输机。第一次坐飞机又兴奋、又紧张,机身发动后颠簸了几下,在急速的滑行中腾空而起,下面的房屋由饼干筒那么大逐渐缩小到火柴盒那么大。
  • 张秀兰在我们班上也是年龄稍长,端庄、文静,女同学都叫她张姐姐。哥哥配姐姐,牛郎配织女,真是天上人间,美满的一对。
  • 同学们被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怔住了。大约有二十秒钟, 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一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这响亮的口号像号角一般从礼堂的角落里迸发出来,立即感染了大家,此起彼伏的喊叫声,在礼堂的四面八方回响着,血液在年青人的血管里沸腾,茅草盖起来的礼堂,大有被震塌之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