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四川为何至今仍深陷周永康恶劣影响

2017年四川省纪委一打再打已在监狱服刑的周永康,可从侧面说明了周永康在四川的影响不但仍然存在,而且余毒难清。(getty Images)

人气: 387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2月28日讯】2月27日四川省纪委消息,四川铁路产业投资集团董事江建君(女)被查。履历显示,长年游走川省政商之间的江建君,曾主政广汉市,而这座城市与秦城监狱大老虎周永康关系匪浅,包括曾推升其仕途。

江建君履历,她从2001年至2009年担任广汉市长长达8年。广汉是四川德阳下辖县级市,在十八大后,从这里走出最为人知的一个“老虎”官员是2016年4月中纪委宣布落马的四川省原副省长李成云。

李成云于2001年起任职德阳市委书记,也正是在这一年,江建君调任德阳下辖广汉市委副书记、市长。又2006年李成云转任四川省国资委主任、2008年升任四川副省长分管国有资产等工作后,江建君亦于2009年转岗省国企纪检系统,并任职四川省化工控股集团纪委书记长达8年。

在2016年李成云落马后,2017年10月江建君也被调任现职且只过了3个多月就被宣布受查。在江建君落马后,官微文章侧重她的“广汉经历”,将她与之联系的除了前顶头上司李成云,还有在广汉曾被称为“第二组织部长”的刘汉。

李成云是十八大反腐第一波重点目标“四川帮”成员,帮主是周永康;2015年被执行死刑的汉龙集团创办人刘汉,被指周永康家族的“黑社会老大”。

在周永康公开落马之前,中纪委2014年3月16日曾刊文介绍,2013年也就是十八大反腐第一年,四川省共立案9938件,仅一年近万名川官被查处,四川的塌方腐败怵目惊心。之后几年,四川省政商两界持续地震,被处理的大大小小官员有增无减,包括周永康在四川培植的大量亲信四川帮与在四川构建的黑金帝国等。

然而换届的十九大前夕,2017年2月25日,四川省纪委书记王雁飞在中纪委刊物纪检监察杂志发表署名文章,直指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长期插手四川事务,“造成恶劣影响”。

2017年6月1日,四川省纪委工作报告,报告中不下四次提到周永康,并再次重申2016年省委通报巡视整改强调周永康对四川政治生态产生的影响有3个“不可低估”。

2017年四川省纪委这一打再打已在监狱服刑的周永康,可从侧面说明了周永康在四川的影响不但仍然存在,而且余毒难清。

而周永康在四川坐大并以此为跳板跃入中南海,是通过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周永康在1999年底至2002年底任四川省委书记期间, 1999年10月21日所谓的“四川省第一起重大法轮功跨省串联案”,即广汉市警方在广汉市对21名手无寸铁的民众罗织莫须有罪名,而且从曝光的两份红头文件可知“未开庭已有审判结果”,即原本定于2000年7月5日庭审,四川省高院却已于2000年6月29日批复同意广汉市法院的裁定。据报导,当年时任政法委书记罗干坐镇广汉市,迫害也由此辐射四川全省。

换言之,虽然周永康已成为终身囚,四川帮核心成员全军覆没,这几年,四川省当局到地方也都竭力表态肃清周永康余毒,而这之比不上其深入地方的恶劣影响,具体而言不是周永康势力,而是抵销反腐结果的迫害仍在继续。

为了维持这场迫害,江泽民在位时腐败拉拢广值党羽,下台前,又把有血债的腐败官员推上位,仅从四川至今仍深陷周永康恶劣影响,以此类推党政军企等政经领域,同理的是,周永康倒台并不意味着与之有关的腐败不再蠢蠢欲动,甚至政变的结束。因为只清余毒,不清毒源,即在总后台江、曾被拿下之前,更多的政经意外事件还会伺机而动。#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2-28 10: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