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双学3子胜诉 难掩香港司法重压下变形

【大纪元2018年02月07日讯】大家好,欢迎您订阅关注每天两集的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因为怀疑受到中共的打压,倍受关注的香港“双学三子”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在上个月末,被12名美国国会参众议员,向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联名提名,推荐“双学三子”为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现在关于他们的公民广场案也有了最终结果,2月6日,香港终审法院裁定维持原判,也就是说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不用重返监狱了,三人被立即释放。这个最终裁定让香港司法保留了一点尊严。

“双学三子”案之所以受到国际关注,是因为这里面存在着香港政府对政敌迫害的指控。那么这个“双学三子案”的来龙去脉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们知道2014年,中共人大推出一个831决议,大概意思是香港特别行政区长官应该直接由北京任命,根本不需要通过“当地”“选举”或“协商产生”,也就是说剥夺了香港人的选举权利。

香港一直是江派的势力在掌控。当时有很多分析人士指出,江派头面人物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推出这个831决议,就是在江泽民、曾庆红的授意下搅浑水,给习近平当局制造麻烦,想搞乱香港来挑战习近平。所以我们看到,香港经常会有一些江派背景的团体和个人,时不时地出来搞点事。

香港的司法系统是英国殖民统治的遗产,一向是最受重视的制度之一。香港法官不仅继承了英国法院的假发和长袍,还继承了公正和独立的判例法传统。也正是因为对法治的信心,香港才能够独树一帜,成为亚洲运行得最好的城市之一,成了和纽约、伦敦比肩的全球金融中心。

中共在收回香港的时候,曾做出过“一国两制”的承诺,实行“三权分立”,让香港独立于大陆威权之外,可以实行自治。而自治的根本,说到底就是法院系统,司法独立运行,不受政府的影响。

中共人大剥夺了香港人的权利,享受民主自由的香港人当然会争取权利,所以在2014年9月26日,香港民众发起了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在其中起著主导作用,但被裁定非法集结等罪名。在2016年已经做出了判决,判处三人社会服务及缓刑。

但香港律政司认为判得太轻了,要求法庭对他们即时收监并加刑。8月17日,三人被改判监禁6至8个月不等,即时收监。随后三人不服提出终极上诉,这就是这个事情的大概情况。

这种判决,在民主人士看来,是中共向香港法院施压的标志,也是香港的法治倒退。无论是在香港还是海外,这个判决都在动摇著对法院的信心。人们把“双学三子”看成是香港被中共统治下的第一批政治良心犯。黄之锋在终审裁决表示,无论最终裁定的结果什么样,香港的高度自治都正在受到威胁。

事实也的确如此,我们看到在去年,在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指数中的司法独立排名,香港从一年前的第8名,已经滑落到了第13名。香港的司法制度是判例法制度,已经存在了近一百八十年。但中共人大的释法,使香港的司法独立受到了严重侵蚀,也让人们开始担心香港的法官任命。很多人认为,香港政府对中共不断加大的影响越来越顺从和畏惧,法院面临着能否保护自由的一个考验。

过去香港的法官是由香港行政长官根据律政司司长、现任法官、律师和公众成员组成的小组提供的建议来任命的。从殖民时代开始,一直没有出现过行政长官否决提议的情况。但是据香港媒体报导,在2010年决定任命马道立为首席大法官时,还是征询了中共的意见。

有分析认为,即使现在“双学三子”案维持原判,也是经过中共同意,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中共领导人曾表示,虽然香港拥有高度自治,但是北京(中共)对香港拥有最高权力,不会容忍对其权力的任何挑战。

《纽约时报》引述有关法律专家的话表示,就算是香港法院保持独立,中共还是有其它的手段能够施加影响的。近几年中共人大已经使用这种权力做出了几个备受争议的裁定,甚至有人警告,中共正在寻找新的方式,削弱香港的司法系统。其中一个计划就是,允许中共的边检控制一座连接香港和其它地区的新火车站部分区域,这会创造一个中共把香港法院排除在外的滩头阵地。

香港大学法律系讲师张达明指出,因为中共不能决定法官如何裁决,所以司法系统是过去对中共权力的唯一限制。中共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夺走香港法院的审查权力,这非常可怕。

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