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窃取西方军事技术伎俩大盘点(下)

“窃取军事技术”在中共建政之初就已经出现,近年来似乎已经成为其发展军事的一个国家战略,而且愈演愈烈。其多样的偷窃手段令西方国家咋舌。(MANJUNATH KIRAN/AFP/Getty Images)
人气: 1490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窃取军事技术”在中共建政之初就已经出现,近年来似乎已经成为其发展军事的一个国家战略,而且愈演愈烈。其多样的偷窃手段令西方国家咋舌。

今年1月,多家媒体报导说,在中国洪都航空一个官方宣传片中,一架在中国试飞院测试的L15原型机翼下,挂着一枚全新的国产航空制导炸弹,上面写着TL-20/CK-G。外界立刻注意到,TL-20和美国空军最新装备的GBU-53/B型第二代小直径炸弹(SDB-II)非常相似。

去年3月,中共的歼-20正式服役,而几年前,中美之间曾就歼-20战机是否是美国F-35战机的山寨版,发生口水战。因为这两款战机看起来十分相似。在2014年,美国先后逮捕了两名在美工厂涉嫌窃取F-35战斗机的发动机技术及制造技术的中国公民。美国“战略之页(Strategy Page)”随后发表一篇题为“情报:中共全都要”的文章说:“在中共致力于取得有关F-35战斗机详细资讯的情况下,你可以知道歼-20与F-35为何会相似。”

2017年3月,中共的歼-20正式服役。图为2016年拍摄的珠海航空展试飞的歼-20。(Alert5/Wikimedia commons

外界也注意到,美国无人机一进入战场,中共在航空展览中马上就拿出无人机的模型,丝毫不避讳和美国无人机的惊人相似。而中共盗取西方敏感技术来发展高端武器的行为,近年来引发了西方国家的高度警觉。

上篇中介绍了中共盗窃海外高科技的第一和第二个策略,本文将继续介绍第三和第四个策略。

策略三:统战海外高科技人才

据党媒《人民日报》报导,中共在2015年5月召开的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表明海外留学人员为统战工作新的着力点,是中共着重团结的对象。中共明确表示,对他们不仅要团结,而且要培养“使用”。

中共统战海外学者的一种手段就是“千人计划”。维基资料显示,从中共2010年“千人计划”名单来看,入围的高科技人士来自知名大学的教授居多,但也有知名企业的重要研究人员,比如,来自IBM半导体研究和开发中心的朱慧珑、美国美新半导体公司首席战略官陈东敏、美国橡树岭国家实验室教授研究磁性纳米材料的沈健等。

“千人计划”的条件包括在国外著名高校、科研院所担任相当于教授职务的专家学者,国际知名企业的专业技术人才,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或掌握核心技术的人才等。

中共以各种优厚的待遇来吸引国外高科技人才加入该计划,其中一项就是提供100万元的一次性补助。

近年来,加入中共“千人计划”的学者已经引起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注意。

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生物系统工程系华裔教授张以恒2017年9月被FBI逮捕,他被控多项欺诈联邦政府罪。

张以恒2005年起受雇于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他的科研项目涉及美国能源部、美陆军科研办公室、空军科研办公室、国防大学研究仪器计划等重要机构。他也是中国科学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该研究所的网站上还披露,张以恒曾入选中共的第十二批“千人计划”项目。

中国科学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网站披露,张以恒入选中共的第十二批“千人计划”项目。(网站截图)

再有一例就是,2015年5月,天津大学教授张浩(音译)从中国入美时被警方逮捕。

美方指控称,张浩和天津大学另一教授庞慰(音译)在南加州一所大学读博士期间使用美国国防研究项目的经费研究薄膜体声波谐振器(FBAR)技术。毕业后,庞慰受聘于科罗拉多州的安华高科技公司(Avago Technologies),张浩则在麻萨诸塞州的思佳讯公司(Skyworks Solution)工作,两人都担任FBAR工程师。

FBAR技术非常重要,除了有利于消费者,也在军事和国防通信中被广泛应用。安华公司是一家设计开发FBAR技术的全球供应商。曾在安华工作的庞慰入选了第十批中共“千人计划 ”创业人才。

美国之音报导称,根据起诉书,2008年天津大学的中共官员前往加州圣荷西,跟庞慰、张浩和其他同谋者见面,不久,天大同意资助他们在中国建立FBAR生产基地,而庞、张二人继续就职于原公司,同时和天大密切合作。2009年,两人从美公司辞职,接受天大正教授的职位。

起诉书指称,庞、张和其他同谋窃取配方、源代码、技术规格、报告、设计图和其它被受害公司标有机密和专有字样的文件,将这些信息在彼此之间并与天大分享。

起诉书中指控的被盗商业秘密属于庞、张就职的原美国公司。

起诉书还披露,天大利用窃取的商业秘密,建造和装备了一个最先进的FBAR制造设施,并与庞、张二人在中共开办的天津经济开发区开设了诺思微系统有限公司(ROFS Microsystem),准备大批量生产FBAR,并从商业和军事实体那里获取了提供FBAR的合同。

当时负责国家安全的美司法部助理部长约翰·卡林说,根据起诉书中的指控,这些嫌疑人利用他们接触美国敏感技术的机会和知识,为中共的经济利益,非法获取和分享美国商业秘密。

据“千人计划”网介绍,中共“千人计划”前十二批就引进六千余名高层次创新人才。除了这项延揽人才的计划外,中共还推出了“百人计划”、“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万人计划”、“外国专家千人计划”等。

清华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认为,“千人计划”为中国的人才工作带来了“鲶鱼效应”,引进海外智力已成为从国家到地方的一项重要“战略任务”。

美国之音报导,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共吸纳海外高科技人才的这些计划包括中共有关把留学生作为重点统战对象的讲话,都有可能加剧了美国对华裔的警惕。

多家媒体转发来自大华府华人社区的新闻称,2017年10月13日,美国华裔科学家聚集的多个微信群和朋友圈内开始转下面一个消息:

“转:朋友今天去听了关于华裔科学家间谍案讲座。Dr. Wen Ho Lee和Sherry Chen的辩护律师发了言。请朋友尽快把消息传发出去。FBI说凡是加入千人计划的华裔自动进入FBI注意范围内。小范围的‘旅美科协’也是被关注的对象。”

FBI特工表示:“你(加入千人计划者)自然要把东西拿到中国(中共)的桌子上换取利益。”

有评论说,所谓的“千人计划”实则就是鼓励窃取海外公司成果,直接回国应用,这是犯罪行为。

即使不参与“千人计划”,一些在美学者也会被中共利用来盗窃敏感技术。

2018年1月23日,美国司法部宣布,石怡池(音译,Yi-Chi Shi)与梅杰安(Kiet Ahn Mai)被联邦当局逮捕。他们涉嫌从美国一家公司骗取受到管制的专有技术和军事用途芯片,出售给中国成都嘉石科技有限公司。

这家美国公司的客户包括美国空军、海军和国防先进研究计划署等。MMIC晶片用于电子战、电子战反制措施和雷达。

2018年1月18日,美国司法部宣布,IBM前华裔软件开发人员徐家强(音译,Jiaqiang Xu)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他涉嫌窃取、复制和拥有专利源代码等信息,目的是提供给中共。

2017年12月6日,美国加州公布的一份起诉书指出,在芯片行业扮演着关键角色的美国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的四名前工程师,被控从该公司内部工程数据库下载数据,包括一万六千多张图纸,并密谋引诱投资者投资一家中国初创公司,跟他们的前雇主竞争。

美国的一份起诉书指出,4名美国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前工程师Liang Chen、Donald Olgado、Wei-Yung Hsu以及Robert Ewald,被控从该公司内部工程数据库下载数据,并密谋引诱投资者投资一家中国初创公司。(司法部网站提供的起诉书截图)

2012年,美籍华裔电脑工程师金汉娟因盗窃摩托罗拉公司的商业机密为中国军方研究产品,被判处四年徒刑。

2012年,在L-3通讯公司太空导航部门工作的中国公民刘思星在美国被指控盗取该公司的导航系统,被判五年以上监禁。

有评论说,为中共盗窃机密信息,一旦出了事,中共是不会去理的,该被判刑的一样被判刑。

策略四:为实现战略目的 中共鼓励中外合作

中共获取敏感技术的另一种技俩就是让中企与外企合作。《纽约时报》披露说,美国的超微半导体(Advanced Micro Devices)和慧与科技(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公司都与中国公司合作研发服务器晶片。英特尔(Intel)正和中国人携手研制高端手机晶片。IBM已同意转移重要技术,将让中国有能力涉足基于大型机的银行业务,其利润十分丰厚。

去年,腾讯公司与世界顶级科学期刊《自然》杂志所在的施普林格.自然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表示,双方将共同推进基础科学的发展、聚焦青年科学家。

腾讯每年还举办WE大会。而这个大会就是汇集中外高科技人士分享互联网和科技界最前沿的思想和技术。

2017腾讯WE大会的宣传页面上写到,过去四年里,有45位来自全球的顶尖科学家登上WE的舞台,覆盖了太空探索、生命科学、人工智能等几乎所有正在改变人类未来的科学领域。

宣传页面还写到,2013年,腾讯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WE大会上发表了演讲,提到了“互联网+、连接一切”。两年后,“互联网+”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连接”成为了席卷科技行业的热词。

纽约时事评论员朱明博士说,中共当局喜欢在大陆举办各种国际大会,它有其背后目的。如它可以通过科技大会这个平台搜集到科技信息,尤其是从那些外国顶尖科学家的演讲中挖掘新思路,寻求新方法。再有就是对与会的高科技公司进行更深入了解,看看哪些公司能为其战略服务,时刻准备让中国企业采取攻势。以下两个例子足以验证这点。

2015年登台WE大会上的Satellogic,是一家微小卫星的发射公司,腾讯后来就投资了它。Satellogic去年6月在酒泉发射了第六颗微型卫星,搭载在中国长征4B运载火箭上。

2014年,奇点大学联合创始人理查德(Robert Richards)带着他刚创立的月球快递(Moon Express)公司受邀来到了WE大会。后来腾讯就投资了这家公司。

投资海外要符合中共的战略才行

虽然中共支持中企进行海外投资,但这只限于那些对中共战略有益的高科技企业。而对于一般领域的海外投资,中共要进行严格管控。

中共去年加大对中企在海外投资的管制,国务院在8月18日转发一项通知,提倡中企投资海外高新技术和先进制造业企业,鼓励中企在境外设立研发中心。

而对于与中共战略不合拍的投资,中共也进行了明确的限制。通知指出,限制房地产、酒店、影城等领域的境外投资。外界看到,在这方面大举投资的大连万达去年不断遭整肃,迫使王健林开始大卖海外项目。

中共去年发出通知,指出限制房地产、酒店、影城等领域的境外投资。于是外界看到,在这方面大举投资的大连万达去年不断遭整肃。王健林开始大卖海外项目。(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今年1月,军人出身的王健林在万达年会上潸然泪下,他说,2017年是万达集团历史上难忘的一年,万达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

在万达官网2016年版的万达发展史视频的最后,还写着万达的目标是“成为世界一流跨国企业集团,登上世界企业的巅峰”。 2017年受监管后,王健林不再提他的世界梦,而是多次表态,要将投资重点放在大陆。他再也不说:“我自己的钱,想怎么投就怎么投,想投到哪里就投到哪里。”

评论员朱明说,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民企没有真正的自主权,中共要管民企的钱,要投资符合其国家战略的产业才行,否则就会和王健林一样遭整肃。

美国企业研究所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共产党对私营和国有企业的控制权并没有什么差异。中国没有法治,没有法院或媒体可以让私企用来抵制党的命令,(比如党)让他们忽视美国法律或者窃取技术这类的命令。#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2-12 3: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