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他离世70年 墓地频现神秘鲜花手札 妹妹追踪获震撼发现

【大纪元2018年03月13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Kevin McCarthy报导,苏琳编译报导)70年前,一位少年意外丧生。去扫墓的妹妹近年经常发现有人留下鲜花或写有诗句的信函,她努力追寻真相,最终验证了一件事:有些人早已远行,但其实从未被人遗忘。

1947年8月1日,一支英国童子军在奥克维奇湾(Oxwich Bay)野营,12岁的卡尔·史密斯(Karl Smith)也在其中。童子军的领队去买食品的工夫,无人看管的男孩们悄悄溜到了海滩上。

男孩子开心下水之后,一场悲剧却发生了:卡尔再也没有上岸。

男孩子开心下水之后,一场悲剧却发生了……(BBC视频截图)

几个孩子将他捞了出来,努力抢救,却无力回天。当时的报导中说,“卡尔可能是被什么东西绊到了,一头扎了下去……”

他被安葬在普雷斯特布里(Prestbury)的圣玛丽教堂。卡尔的死在小小的村子里可是件大事,当时他的父母得到了四方的支持。

卡尔的妹妹安妮(Ann Kear)当时只有7岁,对哥哥和这场意外都没有太深刻的印象。

哥哥去世时,安妮只有7岁。(BBC视频截图)

几十年后,安妮已经年逾古稀,父母都早已过世,她不知世上还有谁记得哥哥,她曾经猜想,恐怕只有她自己了。

然而一段时间以来,似乎有人还记得、并且深切关心着她已故的哥哥……

卡尔的墓旁经常出现陌生人留下的神秘信件和礼物。

当安妮去给哥哥的墓地献花时,那里的鲜花或装饰品总会让她惊叹。最近一次,她还发现了以前没见到过的红玫瑰。

“当我来到这里时,我会想,‘不知今天会有什么。’”安妮在BBC纪录片《我兄弟墓前的陌生人》中说。

“当我来到这里时,我会想,‘不知今天会有什么。’”(BBC视频截图)

除了鲜花,墓地上的纪念品还有整把玉米、一支雉鸡翎,手写的信和诗,诗里隐约提到海上的意外和少年的挣扎,暗示来人还记得哥哥的死因。

看来,神秘的陌生人70年来从来不曾忘记安葬卡尔的地方。虽然年事渐高,但安妮决心要找到这个人——如果他认识哥哥的话,或许会敞开一个珍贵回忆的天地。

“我非常渴望找到那个人,请他告诉我关于哥哥的更多的事情”,安妮说,“我没让这件事主宰我的生活,但我觉得,如果我可以找到认识他的人,实际上我是在完成父母的遗愿。”

墓地惊现红玫瑰。(BBC视频截图)

安妮也知道,这样的机会所剩不多,因为认识卡尔的人起码应该80岁了。

她在镇上打听,在墓地张望,还在报上发“寻人启事”,但都没能解开谜团。

随后,一位叫鲁兹(Camila Ruz)的女记者接受了老人的委托,帮助寻找陌生人。鲁兹将安妮带到格洛斯特郡档案馆,将搜索对象缩小到一个人群身上——卡尔去世时同行的童子军。

通过检视照片,她们设法得到了在世童子军队员的名录,以及一些亲属的联系方式。

档案馆里有安妮从未见过的照片。(BBC视频截图)
她们将搜索对象缩小到一个人群身上——卡尔去世时同行的童子军。(BBC视频截图)

只是,在发了多封电邮和信件后,她们并没有找到要找的人,也没得到有关的信息。

这条路没有走通,二人转而在诗句中寻找线索,并且设法联系卡尔就读过的文法学校的人。然而陌生人是谁,还是没有线索。

此间,鲁兹脑海中浮现出她在档案中反复看到的一个名字——罗纳德(Ronald Joseph Westborough)。她找不到这位当年的童子军,有关记录在2014年戛然而止。鲁兹对他很感兴趣的原因,是他看上去和卡尔关系特别近,在少年去世前晚,他俩睡在同一个帐篷里。

在直觉的驱使下,她重新搜索,发现罗纳德再婚时改名了。

找到他的联系方式后,她打去电话,给安妮带来了让她流泪的好消息:

罗纳德提到,他仍然不时造访卡尔的墓地——她们找到了那位陌生人!

女记者给安妮带来了让她流泪的好消息……(BBC视频截图)

更棒的是,罗纳德痛快地答应和安妮见面,终于有人跟她一起回忆哥哥了。

年约80岁的罗纳德与卡尔曾是好友,他说起卡尔去世那天发生的事,宛如就在昨天。

“大概有24个男孩子吧”,他说,“有这么多人四处奔跑、扔球之类的,过了一会儿我就看不到他了。”

罗纳德生动地忆述了卡尔去世那天发生的事。(BBC视频截图)

“我穿好衣服,所有人都出水了,只有卡尔的衣服还堆在那里。”罗纳德随几个男孩子将卡尔从海中拖了上来,也去了警局报警。这段可怕的人生经历,最终却对他的人生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我们去了法庭,我一直都记得那里有位警察,他说:‘你做得很好。你知道吗,你毕业后应该进警局。’”罗纳德回忆道,“到我16岁的时候,我真的这样做了。”

好友的罹难,不经意间将他带入警界……听到这里,安妮被深深打动了。

她和罗纳德一起再度徜徉在卡尔的墓地,也谈论著卡尔生前的趣事。

终于有了交谈的对象,两人都很高兴。

终于有了交流往事的对象,两人都很高兴。(BBC视频截图)

故事到这里还未画上句点:罗纳德并不是留下诗篇的人。

他常去墓地,也摆上鲜花,但那些诗歌并不出自他的手笔。因此,还有更多的人,或许不止一人时常去看望卡尔。

女记者的调查仍在继续,她希望最终找到写诗的人。不过,人们还记挂着已远走70年的哥哥,这已给安妮带来偌大的惊喜与慰藉。

“他人早已经不在了,却还牵动着人们的心。”安妮说,“说真的,这很不寻常,不是吗?”

▽ 相关影片

责任编辑:李沐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