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河北女监逼人旁观铁钳夹乳酷刑 致人精神失常

河北省女子监狱位于石家庄鹿泉市铜冶镇,迫害法轮功学员罪恶累累。(网络截图)

人气: 100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3日讯】看到下面所发生的非人性的一幕后,高素贞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从此她不能躺下,只能在床上坐着,做着怪异的动作,别人说她精神已经不正常了。

大概在2016年,河北女子监狱十七监区长李红珍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提高转化率,命令人盖住摄像头,先将一名法轮功学员固定在塑料凳上,让高素贞等在一旁亲眼看着怎么对其用刑,再用胶带黏住那名法轮功学员的嘴、双手和双腿,然后,利用吸毒犯、小流氓等用铁丝缠住其乳头,最后用铁夹子夹住铁丝使劲拽,拽得乳房滴答滴答流血……

明慧网报导,2012年石家庄市长安区肖家营村高素贞因为签名营救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李兰奎,而被冤判4年半,被关押在河北女子监狱,被逼迫放弃信仰,受尽了各种精神侮辱和酷刑迫害,导致她多次出现生命危险。2018年3月5日,她含冤离世,终年64岁。

高素贞和老伴张天琪都是普通农民,待人热诚,勤劳、善良。高素贞1999年修炼法轮功后不但关节僵硬的病好了,皮肤也变得非常细白,脾气越来越好。其老伴修炼法轮功后心脏病也好了。

2012年6月,美国爱荷华州州长布兰斯塔德到访正定县,正定县“610”、政法委以“安保”为名,跟踪、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兰奎。石家庄地区七百多名村民联名营救李兰奎,同时写联名信呼吁美国州长关注。

在世界媒体广泛报导此事件后,据悉,中共中央和省里直接下来人调查,还派了特务式特警参与。

石家庄、正定县、藁城县的公安分局和派出所总计绑架了16名参与签名营救的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其中包括高素贞及其老伴张天琪。在绑架的过程中,石家庄市政协内退员工、法轮功学员杨银桥不幸坠楼身亡。

遭非法绑架、逼供

2012年8月7日晚上,河北省国安及河北省“610”、石家庄市公安局、桃园派出所、协同正定县公安局,无端绑架了高素贞与其老伴张天琪。警察还在其家中各处私自拍照、抢劫了家中电脑等私人物品。

当晚,高素贞被迫害得在二六零医院抢救了一夜。次日,派出所将张天琪放回家,随后不久,又悄悄地绑架了他。

第二天,高素贞又被移交到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北侧的警犬基地,被正定县所谓专案组刑讯逼供。大约一周后,高素贞被非法转押到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205室。

高素贞身材瘦小,警察不直接动手,而是利用普通犯人抓住她的脖领子,将她提起来往门外扔。有时高素贞正在上厕所,普犯也要上厕所,就把她提起来拖出厕所。

2012年9月25日,正定县公安局与正定县检察院合谋,将法轮功学员贾志江、高素贞、张天琪三人非法抓捕,继续关押。

被非法庭审、判刑

2013年8月8日,正定法院对高素贞和贾志江非法开庭。当地公安制造恐怖气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实行交通管制,对过往车辆、行人登记盘查。连公路往南走到看守所这一段路程上,都布满了公安、国保、“610”人员及一些便衣特务,尤其是法庭周围更多。

法庭上,三位代理律师据理力争,要求所谓的人民陪审员退庭回避,要求起诉书上没有写上名字的另两个公诉人回避,因此上午休庭两次,基本没有审理。

下午继续开庭到晚上六点多,法官恐惧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就改动了庭审程序,先让两位当事人做自我辩护。高素贞和贾志江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事实,当庭揭露办案单位和正定县的国保警察对他们实施酷刑逼供。

律师强烈要求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指出公、检、法人员的许多违法之处,要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执法犯法、酷刑逼供的法律责任。法官无视律师的正当要求,继续强行推进审判程序,三位律师坚决不配合法官的非法庭审,愤然离庭。

高素贞被诬判4年半,2014年被转到河北女子监狱。

酷刑摧残

据高素贞生前所述:开始她被关到河北女子监狱十四监区,监区长叫王野(音)。狱警为逼她转化,将她拉到没监控的小屋里,拽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利用邪悟者(曾修炼过法轮功,被强制转化后,放弃修炼,并被利用来转化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对高素贞打骂、搧耳光、打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明慧网)

每天高素贞从小屋回寝室时被逼迫喊“报告”,如果不喊“报告”或不戴犯人标识牌,警察不仅不让她进寝室,还利用邪悟者往她身上写诽谤法轮功的话,并用牙咬她的手,用碳素笔的笔芯扎她的手,扎进手里后再一挑,扎得她手上全是针眼、血道子。她的手被咬得发肿变黑。即便手上的伤口长好了,牙印还清晰可见。

一年多后,高素贞被转到十七监区,监区长是李红珍。狱警利用邪悟者不让高素贞睡觉,而且还把塑料凳压到她腿上,人坐在凳子上折磨她,压得她腿上破皮后长期流黄水……后来有同情的人将高素贞在十七监区被迫害的事反映给了去视察的检察院人员,但未得到公正的处理和补偿。

约在2016年,监区长李红珍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就命令高素贞等观看对一法轮功学员实施铁夹子夹乳头的那一惨景。此后,她被迫害得神经失常。

多次出现生命危险

据高素贞生前所说:在河北女监的最后一年(2016年),她基本上是在河北女子监狱医院里度过的。而且第一次住院用药后,她的眼睛就更看不清东西了,陆续出现了高血压、高血糖、肝功异常、肾衰、心衰、肝腹水……十二种重病表现。

医院给她下了三次病危通知,即使这样,监狱仍不放人。一年内监狱医院向高素贞的家属勒索了共计3万多元。直到2017年1月5日,奄奄一息的高素贞才回到家中。

回家后高素贞被紧急医治抢救,即使这样,石家庄“610”还派警察上门威胁、骚扰她。

2017年一年里高素贞被紧急抢救两次,第一次在中医院花了2万多元人民币,第二次在胸科医院又花费至少超过20多万元,最后医治对她已无效,她疼痛难忍,于2018年3月5日含冤离世。

高素贞出狱时听犯人孙玉兰说:积极迫害高素贞的一个女狱警已得了乳腺癌,遭恶报了。#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3-14 5: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