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部分 苏联的暴力、镇压和恐怖(27)

《共产主义黑皮书》:中亚的反抗与征服

作者:尼古拉‧韦尔特(Nicolas Werth)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16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22日讯】(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格别乌的日常活动,包括将数以千计的人们判处软禁或关集中营。不仅如此,这个秘密警察机构还参与规模完全不同的具体镇压行动。在实行新经济政策的那些表面平静的年月,从1923年到1927年,俄国周边的共和国——外高加索和中亚——经历了最血腥和最大规模的镇压。19世纪,这些国家大多数都对俄国的扩张主义进行了强烈抵制,只在临近此时才被布尔什维克再度征服:阿塞拜疆是在1920年4月;亚美尼亚在1920年12月;格鲁吉亚在1921年2月;达吉斯坦在1921年底;土耳其斯坦,包括布哈拉,在1920年秋季。当时他们仍在顽强抵制苏维埃化进程。“我们仍然只控制着主要的城市,更确切地说,是主要的城市中心。”契卡全权代表扬.彼得斯(Jan Peters)1923年1月写道。从1918年到20世纪20年代末,中亚的大部分地区,除了城市外,依然掌握在巴斯玛奇(basmachis)手中。这一状况在一些地区甚至持续到1935—1936年。basmachis这个词(在乌兹别克语里是“土匪”的意思)被俄国人用于指所有的游击队员,不论是定居的还是游牧的,诸如乌兹别克人、土库曼人和吉尔吉斯人等。他们在各地区的行动彼此独立。

这场反抗的主战场在费尔干纳盆地(Fergana Valley)。布哈拉1920年9月被红军攻陷后,起义蔓延至老布哈拉酋长国的西部和南部地区,以及土库曼草原的西部地区。1921年初期,红军总部估计,武装的巴斯玛奇人数在3万人左右。这场运动的领导层人员极其混杂,由当地的村长或部落首领、传统的宗教领袖和来自国外的穆斯林民族主义领导人组成,如前土耳其国防部长恩维尔.帕夏(Enver Pasha)。1922年,他在与契卡小分队的战斗中阵亡。

巴斯玛奇运动是一场自发性起义,反对的是“无信仰者”和“俄国压迫者”——这个旧敌人以新的形式再度来袭,这次不仅想要土地和牛只,也企图亵渎穆斯林的精神世界。这场本质是殖民性质的“平定”之战,开展了十余年。它需要很大一部分俄国武装部队和秘密警察特种部队,其主要部分之一后演变成东方部(Oriental Department)。对于这场战争的死难者人数,甚至连猜测都不可能。

格别乌东方部的第二大负责区域是外高加索(Transcaucasia)。在20世纪20年代前半部分,达吉斯坦、格鲁吉亚和车臣饱受镇压。达吉斯坦抵制了苏联的入侵,直到1921年。在谢赫.乌尊.哈吉(Sheikh Uzun Hadji)的指挥下,纳加什邦迪(Naqshbandi)派成员的穆斯林兄弟会在山区民众中领导了一场大型反抗运动。这场针对俄国侵略者的斗争呈现出圣战性质。它持续了一年多。一些地区仅靠猛烈轰炸和大规模屠杀平民而“平定”下来。这些轰炸和屠杀一直持续到1924年。

在孟什维克政府治下独立三年之后,格鲁吉亚于1921年2月被红军占领。用外高加索布尔什维克党委书记亚历山大.米亚斯尼科夫(Aleksandr Myasnikov)的话说,这仍是“一件显然很艰钜的事情”。当地的党组织只是一个骨架,三年内招募的成员还不到1万人,且面临一个拥有约10万人、受过良好教育的贵族阶级和一个蓬勃发展的孟什维克抵抗组织(1920年孟什维克党已拥有约6万名地方成员)的反对。格鲁吉亚的恐怖,由具有无上权力的格鲁吉亚契卡所实施。该机构基本上独立于莫斯科,由25岁的警察拉夫连季.贝里亚(Lavrenti Beria)所领导。此人很快就在契卡内迅速晋升。尽管如此,1922年底,流亡的孟什维克领导人仍设法将所有反布尔什维克党派组织成一个格鲁吉亚独立秘密委员会,为起义做准备。这场反抗始于奇阿图拉(Chiatura)小镇,主要由古列夫地区的农民组成,几天之内就蔓延到格鲁吉亚25个地区中的5个。然而,面对装备着重型火炮和空中力量的俄军优势兵力,这场起义在一星期内就被粉碎。外高加索布尔什维克党委第一书记谢尔戈.奥尔忠尼启泽和拉夫连季.贝里亚,以这场起义作为“一劳永逸除掉孟什维克和格鲁吉亚贵族”的借口。根据近来公布的数据,1924年8月29日至9月5日,有12,578人被枪决。镇压如此广泛,连政治局也作出了反应。党的领导层发信息给奥尔忠尼启泽,指示他不要以这种无中央委员会明确授权的方式,处决过多的人或除掉政治敌人。尽管如此,就地处决仍持续了数月。在1924年10月莫斯科中央委员会一次会议前,奥尔忠尼启泽承认,“也许我们确实做得有点过火,但我们控制不住自己。”

在格鲁吉亚起义被粉碎一年后,这个政权就在车臣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平定”运动。在那里,人们仍忙着自己的事情,仿佛苏维埃政权并不存在。1925年8月27日至9月15日,杰罗姆.乌波雷维奇(Ierome Uborevich)将军领导的超过万人的红军正规部队,在格别乌特种部队的支持下,开启了一场浩大的行动,试图将仍占据农村的车臣游击队解除武装。成千上万的武器被缴获,近千名“土匪”被捕。抵抗是如此猛烈,以至格别乌领导人温施利希特报告称,“部队被迫借助重型火炮来轰炸反抗军据点。”这场新的“平定”行动,在所谓的“格别乌最佳时刻”实施,在其步入尾声之际,温施利希特如此为他的报告作结:“我们在土耳其斯坦对巴斯玛奇的斗争以及在乌克兰对土匪的斗争之经验证明:军事镇压要想奏效,必须在其后对该国核心部分进行高强度的苏维埃化。”#(待续)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3-25 6: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