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起底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和中共诡异关系

近年来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常被指是中共对海外渗透的工具。而两者之间到底有何密切关系,又是如何运作的,很多事情恐怕连在美的中国留学生都不清楚。近日美媒的一篇调查报告通过采访和查证揭开了冰山一角。图为美国一个大学校园。(杨阳/大纪元)

人气: 603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3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报导)近年来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常被指是中共对海外渗透的工具。而两者之间到底有何密切关系,又是如何运作的,很多事情恐怕连在美的中国留学生都不清楚。近日美媒的一篇调查性报导通过采访和查证揭开了冰山一角。

《外交政策》(FP)3月7日发表一篇题为《中共的长臂伸入美国校园》的调查性报导。FP通过采访CSSA成员以及查阅大量文件,从几个方面披露了CSSA和中共使馆之间的诡异关系。

组织留学生欢迎中共领导人访美内幕

中共领导人访问美国,都会有大量的留学生举著横幅和旗帜列队迎接,这看起来是自发的,但实际上并不完全如此。

FP的调查发现,中共使馆通过CSSA帮助组织、动员学生参加欢迎中共领导人的活动。

报告称,乔治华盛顿大学CSSA在2015年10月15日发表了一篇活动总结称,最后筛选了约700名学生参加欢迎中共领导人的活动,“每个名字、学号、邮件地址全部经各名部员之手筛选送达至大使馆”。

虽然这个活动对外宣称是“志愿者活动”,但FP从乔治华盛顿大学一名参加活动的中国学生那里获知,被动员的学生每个人会收到一定的“辛苦费”,几个月之后经由CSSA发放。

报导称,这不是单一事件,在2012年2月中共高官访美时,CSSA同样组织学生夹道欢迎。这一次,中共大使馆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将承诺的资金转给乔治华盛顿大学的CSSA。FP近期查看了该CSSA在2013年1月发出的一个短信,通知那些在2012年2月参与欢迎活动的学生,补贴已经到了,大家可以在校园社区中心持带相片的ID领钱。

《外交政策》要求乔治华盛顿CSSA就此做出置评,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复。

2011年,中共领导人访问芝加哥时,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CSSA组织巴士载学生去捧场,他们开始时动员学生说,这是到芝加哥免费旅行的好机会。活动结束后,他们还给报名参加的学生一点酬劳。一名参加活动的学生说,CSSA主席告诉学生不要向媒体透露发钱的事情。对此事,CSSA同样没有回应FP对其提出的置评要求。

FP报导指出,大使馆资助的这些欢迎活动为的是为来访的中共领导人向外界显示权力的光环,它也是中共政府跟CSSA关系密切的一个例子。

中领馆如何给CSSA转移资金

FP的调查报告采访了全美十几名CSSA成员,包括四位现任或前任主席。FP能接触到他们内部传的消息及文件,还查看了多个CSSA学生会的数十条章程,中英文都有。所有接受FP采访的CSSA成员都要要求匿名,因为担心会惹来报复。

FP发现,CSSA经常会从地方中领馆收到资金,很多CSSA公关描述自己在大使馆的“领导”或“指导”下。很多CSSA在网站上也宣扬他们和中共使馆的财政关系。

2017年6月,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的CSSA主席在微博上发贴称,他们每年从中共使馆收到6000美元,但之后她又将这个贴删除。

还有一些更加公开表明与中共关系的CSSA。哈佛医学院的CSSA在其章程中写到,他们组织和动员在哈佛医学院以及相关研究所和附属医院工作的华人科学工作者,团结在哈佛大学,当地华人组织和“中共驻美国使领馆”的周围,为的是“祖国的繁荣富强”。同时也提到,他们也收到大使馆的“赞助”。

哈佛医学院的CSSA在其网上发布的章程。(网站截图)

还有些来自美国知名的私立大学、主要研究机构的CSSA,都公开接收中共领馆基金。

根据三名CSSA成员透露,有些情况下,领事馆将资金直接存入CSSA财务主管或其他负责人的账户上,而不是CSSA的官方账户。有的CSSA还设立了一个独立的,非官方的银行账户来接收使领馆的资金。无论在哪种情况下,大学的管理部门可能都不会意识到该CSSA从一个外国政府接收到资金。

但一些大学也注意到了该大学CSSA的不良行为。哥伦比亚大学的CSSA由于违反财务及介入政治游说活动曾在2015年被短暂关闭过。

中共使馆如何管理CSSA?

FP所看到的一份内部通讯文件显示,中共使领馆官员经常通过群组聊天app微信和CSSA负责人交流信息。他们把各个CSSA按地区划分,每个地区由专门的大使馆官员负责,并创建该地区的所有CSSA主席的微信群组,使馆官员也是微信群组的一员。该官员只要发送一个短信,就能够向数十个CSSA主席直接传达中共政府的要求和宣布。

FP查看了上述的一个微信群组的截图,该群组包括20多个CSSA主席,他们直接从一名中共领事馆官员那里接收指令。

报导称,一些CSSA明确根据意识形态立场来审查其成员,排除那些观点不符合共产党核心利益的学生。

一些CSSA成员对中共的控制表示不安

CSSA在1980年代开始成立,原本是中国留学生重要的社交中心,帮助留学生们适应美国的生活,为他们提供支持,但近年来却变成中共控制中国学生的工具。

FP报导称,多名CSSA成员,包括两名现任主席说,他们对来自大使馆和领事馆日益增长的意识形态压力感到不安。自从2016年以来,这种压力变得更加明显。当时中共教育部发出命令,命令学校向各年龄段的学生,包括海外留学生灌输更多的“爱国爱党”的思想。

教育部下发的文件中,明确提出要在高校中开展“永远跟党走”等主题社会活动。

2016年教育部下达的文件。(中共教育部官网)

去年十九大期间,CSSA受到的压力尤为剧烈,他们被要求大力在学生中倡导爱国主义思想。中共领事馆官员向全美的CSSA发出要求,让他们举办和十九大相关的活动。FP所看到的领事馆的一个短信是,鼓励CSSA组织成员观看十九大开幕式,还要求他们将活动照片发回领事馆。

中共领事馆官员还要求全美的CSSA张贴共产党的宣传文章,要求一些CSSA组织讲座讨论十九大的决议。

于是,十九大相关活动的文章和邀请出现在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佛大学、乔治城大学以及全美其他学校的CSSA微信上。

FP称,这些要求以及类似这类的要求使得一些CSSA负责人感到不安。

“我真的不希望CSSA跟中共领事馆有超出基本礼仪之外的任何关系。”一所主要大学的一个规模相当大的CSSA主席告诉FP,“我试图拒绝来自大使馆的任何赞助,因为我希望我们的俱乐部能够做出我们自己的决定。”

这位学生会主席说,大使馆的那些要求似乎是试图灌输政治意识形态,而这是超出其权限的。他说他试图跟中共领事馆保持距离,但为了维持一个良好关系而不得敷衍对方的要求。他没有张贴领事馆官员发给他的亲共的宣传文章,但他知道其他CSSA主席已经按照要求做了。

“我感觉,现在的趋势是,领事馆试图对CSSA控制得越来越多。”这位学生会主席说,“我不认为学生组织应该在任何方面卷入政府(政策)。”

这位CSSA主席还说,他感觉到,他至少要表现出遵守使馆的要求。其实在CSSA的内部成员也感受到了压力。领事馆官员常常要求他出示他遵守领事馆命令的证据,比如活动照片或一份简要报导,目的是给上级看。这位主席说,他并不想让领事馆人员陷入麻烦,因为他们只是做他们的工作而已,“但我确实感到他们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告诉他们想要更多,政治决策者也许在北京,或在D.C.”。

一所小型艺术学院的CSSA主席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告诉FP说,他也选择不发表领事馆发给他的文章。“我个人不喜欢这些内容。 我觉得这样做(发给学生)是不对的。”

美国南部的一所大型大学的一名中国学生说,CSSA与中共使馆的关系令他们感到不舒服。自从2015年以来,两者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明显。即使大使馆不用天天指示学生们可以或不可以说什么,但这种使自己的行为符合这种规范的压力是存在的。

“专制国家的自我审查通常是对你说什么,做什么保持一种谨慎的状态。”这名学生说。

西南CSSA负责监督多个大学的CSSA

FP发现,美国西海岸地区的学生受到更多的体制化监督。西南CSSA在2003年成立,该组织本身并不隶属于任何大学,但却负责监督加利福尼亚州、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和夏威夷地区的大学中的CSSA。

西南CSSA与中共使领馆的联系要远远比其他个体CSSA更密切。其章程中写到,所有的主席候选人都必须首先得到中共驻洛杉矶总领事馆的批准。西南CSSA有时候甚至在领事馆内举办活动。

西南CSSA也公开支持党的意识形态。其网站上写到,该学生组织的目标包括传播“留学报国”精神。而“留学报国”取自中共去年12月给在莫斯科学习的中国学生发的一封信。这封信之后便成为了中领馆在全球范围内大力推动中国留学生学习的主题。

2016年,西南CSSA向美国国家税务局(IRS)提交免税申请,根据税务表格,该组织收到107,304美元的“礼物”和“捐款”,但这些钱不是来自筹款,也不是来自会员费。其资金捐献者名单没有被公开。FP要求置评,但西南CSSA和洛杉矶使馆都没有给予回应。

CSSA充当中共的游说工具

FP的报告称,从外国政府或官员那里获得资金并不违法,但它可能会引发“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问题。

FARA法案是1938年由美国国会制定,专门用来约束外国利益集团及其代理人在美国进行“具有政治影响能力或准政治影响能力”的活动。代理人应依法到外国代理人登记处登记。

国际政策中心外国影响透明度倡议(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主管本·弗里曼(Ben Freeman)表示,通常情况下,学术组织免于FARA注册。但是,如果一个中共政府资助的组织试图改变美国政府官员的行为或广泛地左右美国公众的舆论,该组织就可能会被要求注册。

中共政府试图通过地方CSSA来实现上述目的地一个例子就是,在2017年,密歇根州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的CSSA被进行道德调查。原因是,该CSSA向伊普西兰蒂市(Ypsilanti)市长及其他三位地方官员提供去中国旅行的资金。在旅行之后,调查发现是中共领馆提供的资金,用来说服伊普西兰蒂市官员支持一项3亿美元的中资发展项目。该CSSA没有就此事向FP做出置评。

然而,对于中国学生来说,更重要的担忧是潜在的政治压力。 明尼苏达大学CSSA在2016年3月对该大学的中国学生宣布即将到来的选举时说,入党人士将会获得CSSA主席职位的优先考虑。FP查看了这个宣布的复印文件。该CSSA的网站上毫不隐讳地说,其收到芝加哥领馆的“大力资助”。

但明尼苏达大学CSSA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学生组织没有党派附属关系,成员都是纯粹基于他们个体的能力而被选上。

在某些情况下,CSSA还会向其成员明确说明中共的意识形态要求。田纳西大学诺克斯维尔分校(University of Tennessee, Knoxville)的CSSA章程规定,成员必须要保护中共的“荣誉和形象”。

中文版本的章程还明确强调,成员必须要持中国护照。来自香港、台湾或澳门的没有中国护照的学生必须秉持“一个中国原则”,支持“国家统一”,才能成为成员。

报告认为,CSSA原本应该是为了留学生的安全和福祉服务,但在过去一些年里,中共加强了党对社会方方面面的控制,并寻求扩大海外影响力。于是,领事馆官员以意识形态影响学生的动作越来越明显。一些CSSA便成了执行使馆命令的工具,但来自使馆的这种压力也引起一些CSSA成员的反弹,同时在美国校园的中国学生当中也引发疑问和担忧。他们担心这会影响中国学生在美国的形象,并被连累被指控为中共间谍。

中共跟CSSA的关系也确实引发了美国政府官员的关注。在上个月的参议院听证会上,联邦调查局(FBI)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说,美国大学对于中共“非传统情报搜集员”的认知太天真,特别是在学界,中共对“全美社会构成了威胁”。

FBI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在2月的一次参议院听证会上说,美国大学对于中共“非传统情报搜集员”的认知太天真,特别是在学界。图左一为雷。 (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这些评论让一些中国学生感到恐慌。几名乔治城大学的写生代表给大学校长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学校驳斥雷的说法。FP的调查发现,乔治城大学的CSSA受到中共政府的资助。

中共使馆对CSSA进行培训

FP调查发现,使馆官员还培训各个CSSA,在发生公共关系危机时如何回应。比如,2017年5月,华人留学生杨舒平(Shuping Yang)在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毕业典礼上,称赞美国的民主、言论的自由。

华人留学生杨舒平在马里兰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引发热议。(YouTube截图)

杨舒平说,在来美国之前,《独立宣言》中的“生命”“自由”“对快乐的追寻”等概念对于她来说只是教科书上的名词;而在马里兰大学的学习生活让她理解了,在美国,自由地表达真实想法是受人尊重的。她说:“在马大的每一天,我都被鼓励可以讲出对争议话题的想法,对教授的观点提出异议,甚至可以在网上为教授打分。”

她的言论成为一些华人恶毒攻击的对象。马里兰大学的CSSA不但没有支持她,反而张贴了一个录像批评她的言论。

FP说,事件发生后不久,一名大使馆官员与来自华盛顿地区附近各州的14所学校的CSSA会面,包括马里兰大学CSSA。根据FP看到的会议听打记录,在会上,该官员赞扬马里兰大学CSSA的回应,并鼓励其他CSSA也跟随做。该官员建议在场的CSSA,如果面临类似的危机,应该尽快联系大使馆,提供一份详尽的报告,立即发布公开声明。

FP要求中共大使馆对FP这个调查文章中提出的问题进行置评,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3-17 10: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