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教育部为“减负”支招为何没用?

人气: 67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9日讯】近日,中共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公开为“减负”支了如下五招:其一、从校内课业负担开始;其二、重视课外“减负”,整顿治理校外培训机构;其三、完善考试评价制度;其四、要求老师从课程大纲的角度“减负”;其五、提高社会和家庭教育素养,塑造正确的成才观。

这里的第一和第四招实际都是直奔“校内减负”而来。陈部长指出,“违背教学规律和学生生存发展规律,超出教学大纲,额外增加的”就是“课业负担”,因此要求老师“按照大纲授课,足额授课,决不允许课上不讲课下讲”。可见,在陈部长看来,学生的课业负担重全是老师的问题。

然而,这话让人颇感矛盾的是,如果老师没按大纲足额授课,学生的课业负担又从何谈起呢?如果超出大纲的内容是在课下讲的,那也就谈不上给正常上课增加什么负担了。也就是说,真正让学生和家长都难以承受的课业负担,陈部长绕开没谈。但全国人民都知道,指的就是学生的作业。

这个关键性的负担在最近发布的一篇题为“家长们吐槽陪作业陪出焦虑症,天天‘累成狗’”的文章里再次被聚焦报道。其中有数据显示,“中国学生每天写家庭作业2.82小时,或居全球第一”;“中国91.2%的家长有过陪孩子写作业的经历,78%的家长每天陪”;“75.79%的家庭曾因‘写作业’发生过亲子矛盾”。

由于学生的作业负担太重已在中国饱受诟病多年,因此,中共教育部早在2013年就忙不迭的出台了《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此外,中国各地的教育部门也紧随其后,为控制“家庭作业总量”而发布了“减负令”。

遗憾的是,尽管政令“通过学生评价、家庭评价、教育督导”等方式被严格落实了多年,但“学生负担始终无法降低”。虽说作业由老师来布置,但有老师表示,“如果作业全批全改,每天过半时间都要用来改作业”。可见,作业多了对老师来说,也是难以承受的负担。

学生不得不做作业、家长不得不陪作业、老师不得不布置和批改作业,这种让所有人都焦头烂额、身心疲惫的重负为何怎么减都减不下去?这恐怕才是值得深思的问题。而如今,教育部长对作业这事儿干脆连提都不提,又怎能让人相信,仅凭他出的那两招,就能让学生减轻课业负担呢?

校内减负还没说明白,陈部长却又一竿子把“负担”指向了校外。一句“整顿治理校外培训机构”就足以让中国应“生源火爆”之需而大量出现的培训机构的日子不好过了。实际上,早在今年2月,中共教育部等四部门就已联合发文,提出要“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

而官方提出整顿、治理的理由是,校外培训机构“开展以‘应试’为导向的培训,违背教育规律和青少年成长发展规律,影响了学校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造成学生课外负担过重,增加了家庭经济负担,社会反响强烈”。这几宗“罪”似乎说的全都对,但关键词却指向了“应试”这一项。

正是为了应试,老师才会给学生搞题海战术,硬著头皮、布置一堆连自己都改不完的作业。为了应试,家长们就得铆足了劲,为孩子选班、择校。而校外机构所能发挥的作用,恰恰是成功的帮学生获取好班、好学校的准入资格。只要凭高考分数来择优录取的模式不变,家长就会为孩子拿高分而穷尽一切手段。

对于这一点,教育部显然是心知肚明的。陈部长在“五招”中甚至提到,要“完善考试评价制度”。这话可笑之处也就在于,中国“唯分数论”的“考试评价制度”本身就是错的,又如何进行完善呢?说要改进、完善,其实是糊弄人。

正是因为教育部常年这么糊弄,中国孩子们十几年的青春才会消磨、耗费在为考试而做题的时光当中。有学者建言,中国需要培养兴趣丰富、人格完整、头脑健全的通识公民、思辨型公民。按照这样的目标,我们不难发现,如今中国以成绩好坏来论学生成败的教育理念以及限制自由、扼杀天性的教育制度,根本就是在反其道而行之。显然,这种失败的成才之路也并非由父母、社会打造,而是由中共一手促成。

为了维护从一开始就不具有合法性的统治,中共不得不撒谎、行骗。为了让民众不假思索的轻易上当,教育部就得充当“愚民”的急先锋,致力于“洗脑从娃娃抓起”。中共忌惮的是,一旦民众有了极佳的思辨能力和丰富的学识,它自身的愚蠢、卑鄙、虚伪、丑恶也就会暴露无遗。若减负有碍于对民众洗脑,中共又哪儿来的动力减负呢?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03-19 5: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