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嗨,台湾,我来啦!

作者:兰溪

满地的灯光像璀璨的星星向上扑来,飞机降落了。走下舷梯,湿润的新鲜空气夹杂着一丝海水味沁入肺腑,流贯整个身体。嗨,台湾,我来啦!

才连上WIFI,朋友的讯息也进来了:“抱歉抱歉,堵车,我刚刚赶到机场,你在哪个位置?我过去。”

我告诉他:“不用了,我过去吧。你在车里等我好了,我也顺便见识一下台湾。”

“那好,我在下面的dudu房等你。你下来就看见。”朋友这样回复。

dudu房

收了线,仗着多年记者生涯练就的功底,我兜兜转转向外走,机场不大,看上去流量也不大,全然没有一般机场口的车流拥阻、熙熙攘攘。

机场里大多是黄色面孔,黄色面孔们又大多南方人模样,偏瘦肤黑而安静。我叨劳了其中的一个,问得dudu房的方向,下了电梯。

楼下是车库,几排汽车整齐地停靠在那里。环顾左右,没有看到“dudu房”,环绕车库走一圈,还是没有找到。见不到“dudu房”,也见不到一个人,只有汽车们瞪着它们不闭的眼睛神气地看着我。

泄气了,拿出手机来正想联系朋友,身后边熟悉的声音传来了:“嗨,这里这里!”

上了车一阵寒暄,你好我好,近况如何,饿了吧,去夜市边吃边聊吧。

一到夜市就看见德国猪脚,摊位的标牌做得很大,看不见都不行。我心下感慨,这世界真是越来越小,今天在德国的家中吃的就是猪脚。“他乡遇故知”啊。

 

到了摊头前,嚯嚯,是煮熟了的猪脚事先已经油炸过的,被穿在金属细棒上,正在炭火中经受烈火的考验呢,缓缓的烘烤中,微微的油脂渗出来,肉香扑鼻。

不错吃

只听朋友说:“这个不错吃。”我摇头,因为已经闻到了油炸臭豆腐的香味,心有所属。移步趋前,果然有臭豆腐。一人买了一份来大快朵颐,他评说这家的不够美味,哪里哪里的才不错吃,嘴里说说笑笑,我心中给“不错吃”三个字换来倒去地排座位:不错,吃?吃,不错?吃(上去)不错?

第二天上午去办电话,接待的小姑娘为我出主意,办个“网路吃到饱”,意思就是缴较高的一定资费,可以不限流量无限上网,这个不错。明白了,不仅吃东西有吃饱的,到了台湾,样样都可以吃饱的。

这一天的下午茶,在工作伙伴的办公室吃甜甜圈,打开包装的时候我不禁莞尔:这不是面包圈吗,英文叫Doughnut,到台湾改了一个可爱的名字。

 

突然我的脑海里跳出了昨天的事,“dudu房”——嘟嘟房?汽车喇叭的嘟嘟声?问一边的台湾女孩,果真,“dudu房”就是车库,车库就是嘟嘟房,难怪我昨天在车库里半天找不到嘟嘟房呢。台湾,你也太可爱了吧。

有问题

时至今日,我早已接受和习惯了这一切:

即使年过半百,也可以是女生,而不是非得是个女学生;

没有装修过的房子不是毛坯房,是阳春屋;

丈夫和妻子都不是爱人,非正常关系的才是爱人,那是要招人侧目的;

受委屈不窝心,温暖感动才是窝心。

捷运不是动词是名词——地铁。

而我呢,至今仍时时注意要入乡随俗,千万别一副怪咖的样子。还要注意有问题不要到处问,万一令人家为难,那我就比较白目了。

下面的两个问题,我至今没有找到答案,一个是,台湾人花生叫做土豆,这是为了什么?是豆豆长在土里的意思吗,那花生情以何堪呢?

第二个是,台湾人亲切又热心,常常帮助我,当我道谢的时候,他们常会说:“不会不会。”不会的是我,怎么变成他们了?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