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诗礼人家有麟儿──欧阳修

儿子被贬 出身名门的母亲说:你家本就贫贱,我早习惯了

作者:魏谷

北宋年间,鄂州地方出了一个事情不大、影响却很大的案子,州民为了争夺船只互相斗殴,把人打死了。因为涉案的人多,难以确定行凶者是谁,案发很久也没有破案,很多涉案人被关在监狱里。

一日,地方官欧阳晔亲自到了监狱,将囚犯们带出来,除去各人身上的手铐与脚镣,请他们在庭院中吃了一顿饭。欧阳晔安慰了囚犯们一番后,将他们送了回监狱,只留下一个人。这个惶恐不安的人只得承认自己的罪行,因为这一群人中只有他吃饭用左手,而死者是右肋受伤而死。两人相对而立,只有左撇子才能伤到对方的右肋骨。

一顿饭就把一个案子破了,这人叫欧阳晔。

一天欧阳晔的家中来了母子三人,是他哥哥欧阳观的遗孀和两个幼儿。哥哥去世了,孤儿寡母前来依亲。

夫婿仙去

欧阳观生前也是个地方司法官员,妻子郑氏非常敬慕他。

郑氏嫁进欧阳家的时候,欧阳观的母亲去世已经四年多了,虽然婆婆不在世了,但看到了丈夫对母亲的孝心。家中置办酒席的时候,欧阳观会想起父母,说:“过去家中贫困,不能给予父母好的侍奉,如今生活有改善了,又侍奉不了了。”年末祭祀祖先的时候,还会对父母在世时的自己小小疏忽痛悔不已,说:“祭品怎么丰盛,也不如生前的些微孝行啊。”

年末祭祀祖先的时候,欧阳观说:“祭品怎么丰盛,也不如生前的些微孝行啊。”图为清 黄钺《画龢丰协象》第五幅《黄羊祀灶》,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刚开始,郑氏以为丈夫是因为刚出丧期,还在礼数中,后来发现这是丈夫一贯的行为,一直延续到他去世。郑氏见丈夫如此,心下明白自己嫁对了人。

某一个夜晚,欧阳观在蜡烛下看案卷,好几次停下来摇头叹气,一旁的郑氏问他原因,他说:“这是被判死刑的案子,我想为他求一条生路,但是做不到了。”郑氏说:“可以为死囚减轻刑罚吗?”他说:“我要慎重,真的找不到他可以减刑的理由,那么死者本人和我,就都不会遗憾了;如果有可以被赦免一点刑罚的条件,我却不认真推求而致人被处死的话,可能会有遗恨啊。”

欧阳观说着话时,回头看到奶娘站在旁边,手里抱着他的儿子,又叹口气,对郑氏说:“懂得命理的人说过,我在戌年就将死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看不见我们的儿子长大了,以后你要把我的这些话告诉他。”

欧阳观果真在戌年去世了,郑氏也真的把这些话传给了儿子。因为家族中的其他晚辈也常常被欧阳观这样教导,郑氏听得多了,不知不觉就记下了,还记得很清楚。

母子依亲

欧阳观在世的时候,家中经济宽裕,但是因为他乐于助人,又为官清廉,再加上喜爱结交朋友,所得的薪俸常常所剩无几,他也不以为意,说:“别让这些成为我的累赘。”

欧阳观的累赘是没有了,但他去世的时候,也就留不下什么遗产给妻儿了。

古代的女子讲究从一而终,但如果丈夫故去,家中失去顶梁柱,孤儿寡母是无法生活的,所以寡妇再婚不受非议。当然,不想改嫁更是无可非议。欧阳观的遗孀决定为他守节,不再改嫁了。

郑氏日后对儿子说:“汝孤而幼,吾不能知汝之必有立;然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你从小失去父亲的教导,我不知道你以后是不是有出息,但是我知道你父亲一定会后继有人的。

因欧阳观没有留下足够的遗产,妻儿无法凭借家产过活,于是出现了前面的那一幕——依亲。

画荻教子

生活有了着落,还要完成丈夫的嘱托,郑氏对儿子如此说:“你父亲在外面怎么做事,我不知道;他在家中的时候,不虚饰不骄矜,发自内心地厚道仁慈。我因此而知他一定会有好的后代。你一定要努力啊!奉养父母不必丰奢,重要的是孝敬的心;财物不可能遍施于每个人,重要的是仁爱之心。我没有什么可以教给你的,这些是你父亲的志向。”

家中的经济不宽裕,纸笔却价格不菲。郑氏见芦苇靠近根部的芦荻粗细合适,硬度也好,取之也不难,于是有了主意。

郑氏将细沙铺在地上,用荻草秆当笔,在沙地上写上字教导儿子习练,写乱了之后重新一抹,就又是一张崭新的“纸”了。儿子便在这不需破费的“纸”上反反复复练习,错了就改,乱了就抹,不用再担心增添叔父的负担了。

麟儿有为

画荻教子”里的儿子,就是历史名人欧阳修。果真如母亲所预见的,“吾知汝父之必将有后也”,不过她没有料想到的是,她的“画荻教子”,也被后人传为了佳话。

欧阳修,是北宋极负盛名的政治家、文学家,官至翰林学士、枢密副使、参知政事,是苏东坡的恩师。

欧阳修画像。(公有领域)

家道中兴了,郑氏也还是俭约持家,不许下人花费过多,她说:“我儿子不能苟且迎合他人,节俭一些才能渡过可能会来临的困难。”

欧阳修性格刚正,不藏不掖,日后因为与同僚政见不和被贬夷陵。郑氏言笑自若,对儿子说:“你家本来就贫贱,我早已习惯了。既然你能安乐,我也能安乐。”郑氏出身世家,本家是江南有名望的家族,因仰慕敬爱夫婿的品德而守清贫,竟也适得其所。

欧阳修认为,自己有一点成就,皆得因于父辈的孝顺仁爱、母亲的明理俭约。欧阳修在64岁时,为纪念父母写下了祭文《泷冈阡表》,并将祭文刻于青石碑上,运回故乡,立于父母的墓前。这块碑奇迹地躲过了大陆的“文化大革命”,至今还完好无损地藏于江西省永丰县沙溪镇。@*

欧阳修书信真迹。(公有领域)

 

欧阳修自号“醉翁”,北宋庆历六年被贬为滁州太守时,写下传世之作《醉翁亭记》,醉翁亭之名由此而得。图为明仇英《醉翁亭》。(公有领域)
欧阳修自号“醉翁”,北宋庆历六年被贬为滁州太守时,写下传世之作《醉翁亭记》,醉翁亭之名由此而得。图为明仇英《醉翁亭图》。(公有领域)

参考资料:

泷冈阡表
《宋史•欧阳修传》
《欧阳晔破案》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