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陶匠找回初心

作者:杜若

陶匠出生于普通的民家,从小就跟着父亲学做陶器。小时候,陶匠天真快乐。每当和父亲一起拨动陶轮,在旋转的陶轮上用黏土塑造出各种各样的陶器时,都是他最开心的时刻。

陶匠看到烧制好的陶器进入千家万户,作为民家必备的器物,盛放水、粮食、钱币、酱料等等,陶匠都会觉得万分喜悦。尽管,他工作得很辛苦,赚到薪水也不多,但是看到人们脸上的笑容,他的心也会格外的灿烂。

陶艺制作
陶匠烧制好的陶器进入千家万户,作为民家必备的器物,看到人们脸上的笑容,他的心也会格外的灿烂。图为制陶示意图。(Te Chen/大纪元)

随着时日的长久,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做着同样的塑造、烧制的工作。陶匠的心渐渐的对此麻木了,似乎生活就像转动的陶轮,每天重复著回圈的模式,难以从中体会到新意,更别说从中享受超脱的乐趣了。

渐渐的,怨天尤人、抱怨命运不公、计较钱财得失……这些情绪挤满了陶匠的心灵世界,它们就像匍匐攀爬的荆棘,每天蔓延在心灵的空间,深深的刺痛着他的心。

他是一介普通的百姓,明明没有太多的欲望,却依然感到欲壑难填。执念渐渐膨胀,心灵也渐渐塌陷。膨胀的执念,又无法填满塌陷的沟壑,因为它原本就是虚幻的,不实的,却像热空气一样,令人难受窒息。

为了解开心灵的桎梏,陶匠来到山中,寻找自然的气息。他看到地上的虫蚁,飞舞的飞蛾,它们的生命是极其短暂的。他想,我的生命幸运,最起码比它们还要漫长,为何要把心念用在情绪计较之上?

夜晚,他露宿在野外,看着漫天的星斗,透著美丽的光。他想:在天地之间,人的生命是微小的。比起庞大的日月星辰的运转,我如此渺小,这个渺小的人,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A single tree with beautiful space background
夜晚,他露宿在野外,看着漫天的星斗,想起庞大的日月星辰的运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fotolia)

在和大自然的对话中,他一点一点打开心灵的禁锢,发现膨胀的心,在收缩、消减;塌陷的心灵在逐渐平复。

他想:真的是我的工作平庸吗?真的是没有新意吗?都不是!当心不再为善意产生灵动时,就是平庸的;当心贪婪时,即便得到再多的钱财,也不会满足;当我不想用心时,新意也就无从产生;当心念陷入抱怨的漩涡,不想感受明朗的阳光时,世界就是沉暗的。

陶匠最后明白:在不被外界利诱所动,不被虚妄的执念所动时,就能看到初心的存在。初心,原本就像灿烂千阳,只是被太多的执念和追求遮挡住了。它一直等待我能拨去执念的乌云,倾洒万丈光芒呢!@*

责任编辑:王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