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一部分 苏联的暴力、镇压和恐怖(32)

《共产主义黑皮书》:饥寒交迫的新生活

作者:尼古拉‧韦尔特(Nicolas Werth)

大纪元获得授权翻译、发行《共产主义黑皮书》中文版。(大纪元制图)

人气: 122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04月11日讯】(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1930年和1931年,共有180万3392人被正式流放,作为去富农化计划的一部分。有人或许想知道,有多少人在其“新生活”的头几个月死于寒冷和饥饿。西西伯利亚的档案中包含一份惊人的文件。1933年5月,该文件被西西伯利亚纳瑞姆(Narym)党委一名指导员,以报告形式发送给斯大林,内容涉及从莫斯科和列宁格勒放逐的两个车队6,000多人所遭遇的命运。尽管该文件涉及的是较晚的一段时期,谈及的是不同的一类被放逐者,但描述了“遗弃式流放”这一相当普遍的现象。这些被放逐者不是农民,而是1932年底从一个社会主义新城镇被驱逐的“过时的分子”。

“1933年4月29日和30日,两车队‘过时的分子’被用火车从莫斯科和列宁格勒发配到我们这里。一抵达托木斯克时,他们就被转移到驳船上,并于5月18日和26日登陆纳齐诺(Nazino)岛。该岛屿坐落在鄂毕河(Ob River)与纳兹纳河(Nazina River)的交汇处。第一支车队载有5,070人,第二支车队有1,044人,总共6,114人。运输条件极为恶劣:可得的极少食物却是不可食用的,被放逐者被关进几乎密闭的空间……结果,每天死亡人数达35~40人。但比起纳齐诺岛上被放逐者们所等待的,这些生活条件证明还是非常舒适的。这些被流放者本应从纳齐诺岛被成群发配到其最终目的地——在纳兹纳更上游的新聚居区。纳齐诺岛是一个完全无人居住的地方,没有任何居住地……没有工具,没有谷物,也没有食品。他们的新生活就是这样开始的。

“5月19日,在第一个车队到达后的第二天,天又开始下雪,还刮起了风。饥饿、因数月食物不足而消瘦、没有容身之处,也没有工具……他们陷入了困境,甚至无力点火御寒。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死亡……第一天,有295人被埋葬。那个车队到达岛上后第四或第五天,当局才用小船送去了一点面粉,实际上每人分得的不超过几磅。一旦获得微薄的配给,人们就跑到水边,试着在他们的帽子、裤子或夹克里将一些面粉和水混合。大多数人立即尝试吃掉它,其中一些人甚至被噎死。这极少量的面粉,是被放逐者在岛上整个逗留期间所获得的唯一食物。他们中较机智的人试图制作某种基本的薄煎饼,但他们没有任何东西可在里面和面或烹饪……不久,就发生了首批人吃人的案例。”

6月底,被流放者开始被送往所谓的村庄聚居地。这些地方离河流更上游将近150英里,处于深山老林中。它们不是村庄,而是未开发的荒野。一些被放逐者以某种方式建造了一个原始烤炉,以便可以烘烤面包。但在其余方面,生活几乎没有变化,就像此前在岛上一样:同样漫无目标的感觉、同样的火、同样的衣不遮体。唯一的区别就是面包配给,大约每隔几天就有一次。死亡率依然令人震惊。例如,78人从岛上乘船到第五聚居村,当船到达时,仅12人还活着。不久,当局意识到这些地区根本不适合居住。整个队伍再次沿着河顺流而下。逃跑尝试变得越来越普遍。

“在新的地点,幸存的被流放者终于得到了一些工具,于7月下旬开始建造半埋于地下的庇护所……吃人的案例仍在被记录。不过,慢慢地,生活开始步入更加正常的轨道,人们又开始劳作。但此前几个月的事情已经令他们疲惫不堪,以至于即使每天有1.5至2磅的面包配给,他们还是生病而死,或者还是得吃苔藓、草、叶子等等。所有这一切的结果是,到8月20日,从托木斯克发配的6,100人(随后又有500~700人从周边地区加入)中,只有2,200人还活着。”

不可能估计出有多少类似的遗弃被流放者的案例。但一些官方数字显示了人员损失。从1930年2月到1931年12月,超过180万富农被放逐。但1932年1月1日,当局进行了一次全面普查,仅记录了131万7022名富农被放逐。因此,损失接近50万人,占所有被放逐者的近30%。毫无疑问,这些人中设法逃脱的并非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1932年,这些“编外人士”的命运首次成为格别乌系统性研究的对象。1931年夏季以后,格别乌本身就对放逐所谓“特殊移民”的一切行为负有责任,从最初的放逐本身到新村庄聚居地的建立和管理。根据最初的研究,有超过21万人逃脱,约9万人死亡。

在大饥荒的年份1933年,当局记录了列入1933年1月1日人口普查的114万2022名“特殊移民”中,有15万1601人死亡。因此,1932年年死亡率在6.8%左右,1933年则为13.3%左右。1930年和1931年的数据并不完整,但尽管如此仍是有说服力的:1931年,被放逐到哈萨克斯坦的人月死亡率为1.3%;被放逐到西西伯利亚的人月死亡率为0.8%。婴儿的死亡率徘徊在每月8%至12%左右,在马格尼托哥尔斯克市(Magnitogorsk)则达到每月15%的峰值。从1931年6月1日到1932年6月,西西伯利亚纳瑞姆地区被放逐者中,年死亡率达11.7%。总体而言,这一时期的死亡率不大可能低于1932年,如此一来便很有可能同样在10%左右。因此可以估计,约有30万名被放逐者在流放过程中丧生。#(待续)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4-13 4: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