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达:王岐山复出 习近平强硬面对江集团


王岐山和习近平在中共两会上。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人气: 4722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26日讯】中国的政局,离不开习江的内斗,而且因为江泽民集团在获取权力和聚集政治和经济力量时采取的镇压政策,成为罪恶累累的血债帮,他们为了逃避被清算的共同命运,不惜一切代价不愿放弃权力;而被推上位的习近平,不得不面对血债帮下手以保命;所以,习江之斗才会如此激烈和你死我活。

也许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从习江斗正式上演以来,特别是2012年王立军夜奔成都美国领馆、江派政变阴谋爆光后,江派一路丢兵折将,节节败退,到2015年,江派几乎倾尽一切力量,决心策划,准备一场决战,其中以年中大股灾、“周本顺的政治核弹”“令完成的外交核弹”“巴拿马文件哑弹”等准备在北戴河“亮剑”,最后还上演欲与习同归于尽的“天津大爆炸”。但是这一切,习像有神助一样轻松化解,而江派到了一败涂地、全面军心涣散的地步,几乎要散伙了。所以,到了19大,江派又鼓起最后的一点气,准备最后一场保命战。

这场仗,江派做的就没有以前股灾时那么嚣张了,因为股灾后,江派的经济脉络全部暴露,江派被收拾的元气几乎耗尽,连做战斗动员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江派的军师们就设计了一个战役,专攻习阵营的软肋,以期挽回以前每仗必败的颓势,留下一点军心。

他们找到的这个突破口就是所谓王岐山留任的问题。本来,王已经69岁,按照中共“七上八下”(67岁上,68岁退休)的不成文规定,69岁的王岐山已经到了自然就应该退休了,而且王多年助习反贪打老虎,功成身退,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是,江派倚仗这一点,以三个江派常委不退为条件向习叫板,同时,动用江派国内所有力量,塑造出一个伪命题,即把王岐山留任与习本人的政治权力挂钩。这样一来,江派可以煽动所有中共派系与习叫阵,期望在19大不仅保下刘云山、张高丽、张德江留任最高权力核心的常委,最好拖下王岐山,甚至伤到习本人。最起码把王岐山不留任操作成为习权力不稳的象征,以聚集江派已经涣散的军心。

一时间,王岐山留任的问题满天飞,江派通过集体运作,让国际国内所有人都在谈论。不过,习和王没有中江派的埋伏,来了个金蝉脱壳,根本没有理江派的那一套。王岐山甚至主动提出放弃留任,没有给江派一点可乘之机。但是,毕竟所谓习近平保不住王岐山留任的说法甚嚣尘上,给习的权威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为了反击江派的进攻,习王也早已定好了后手,那就是王的复出,而且,王岐山复出还不够,习又进一步反攻,还亮出了底牌:王的任期不设限。本来,中共的体制,中共党魁没有限期,而党魁也是一切权力的掌控者,国家主席限期不限期,党魁一人说了算。习王的任期不设限,明摆这是做给江派血债帮看的,你们梦想我们被换届后翻身,别做梦了,同时,也给王的人马吃了定心丸:大胆好好干吧,打贪腐一直会执行下去的,不会被人秋后算账的。如此,江派在19大设下的“王岐山留任”之战中所赚回的一点军心,又一次全部丧失。江派这下可输惨了,连今后的一点希望都完全破灭了。江派在这一轮的进攻中,又全盘皆输。

这一回合的习江斗,习摆出了最强硬的姿态:与江派绝无妥协的可能,才有一不做二不休的加码;这些也都是被江派逼出来的。而最近习被全球各式各样媒体舆论攻击的源头,可能也与江派的操作有关,这场习江你死我活的博弈,已经扩散到了国际。

江派也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疯狂的地步。股灾和天津大爆炸都敢干,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中国的经济,老百姓的死活,中国的前途,江派是不会在乎的,只要能伤及习,他们什么都干的出来。

到了这一步,习显然也不在乎江派的所有手段,制住江派的反扑比一切来得重要和迫切。其实,习还是可以以最小代价快刀斩乱麻来完全制住江派血债帮的,那就是许多人都在说的:擒贼擒王,公开拔掉江曾两人,就没有必要去如此担惊受怕、终日历险了,毕竟夜长梦多,说不定他们又要搞出什么名堂来。

当年邓小平在肃清文革遗毒时,规定了造反派等“三种人”(打砸抢、造反起家、帮派思想严重的人)不得提干重用。任期一事定了后,接下来估计习也将会立下规矩:类似江派分子,包括有腐败劣迹和靠迫害起家等“三种人”不得提干重用,以绝江派以后咸鱼翻身的后患。而国内一些江系血债派,如果还不收手,将逃脱不了被收拾的命运。

当然,习要放弃或松动到手的权力,也许会给江派死灰复燃的机会。届时可能不光是习王的人马会遭殃,中国的前途将面临不测,因为,习王的反腐,虽然谈不上拨乱反正,最起码是终止了江泽民的全面毁坏中国人道德良知的政策,不然,中国黑暗的前景不堪想像,而如果江派复辟,继续他们的镇压和腐败政策,那会把中国带入一个万劫不复的地步。至于习的集权,也不能说没有走向良性的可能。因为制度本身不能完全决定一切。试想一帮强盗小偷,不管是民主还是独裁决定去偷哪家,所决定要做的事,避免不了就是偷鸡摸狗的勾当,如果有一个武断霸道的头领不让做,或像宋江一样洗手招安,还可能是最有效、最直接让他们停止偷抢生涯的手段。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只是不要对习抱有太多太大的希望就是了。毕竟一个几千万人的沾满了人血的邪党,不是靠习一个人就能改邪归正那么容易的。而习愿不愿意当那个头领,也只有看老天的安排和中国人的造化了。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3-26 6: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