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带着希望去未来

作者:方静

在各种网路沟通、传播工具与技术大幅进步的同时,人们反而更觉得孤单、疏离、徬徨。(fotolia)

    人气: 88
【字号】    
   标签: tags: , ,

帮忙照顾妹妹的婆婆多年的外籍看护F,即将离开了!离乡背井、远离亲人那么长的时间,如今要回到故国,心情应该是兴高采烈、乐不可支吧?!

谁料,道别之际,却见F忧心忡忡、眉头深锁。问她想法如何?不讳言自己既期待又恐惧的矛盾状况,甚至,恐惧还比期待多一些。

这是面对未来,有喜有忧的正常反应,我鼓励F:别担心!不着急!多给自己一些时间与空间,事缓则圆,一切问题会否极泰来、渐入佳境。

其实,很多人都恐惧未来、恐惧改变、恐惧犯错,恐惧那些意外、无法掌控的部分。我们都恐惧: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无法达成目标、没有变成更好的人……

因此,莫名的恐惧,制造出巨大、不必要的障碍,阻挡我们勇往直前、奋发向上,进而逃避现实、得过且过,致使错失良机、痛悔不已。

面对恐惧,首先,应认识到它的普遍存在、不可避免,因此,无需过度担忧。另外,恐惧让人警醒,然而无时无刻的恐惧,只会摧毁我们的人生;往往恐惧之事,大多数可能不会发生,所以,正视恐惧,才有办法消除它。最后,要坚信正向积极的力量,秉持这个态度对待,事情就会有转机。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事情的结果未必都是顺顺利利、从心所欲;也不可能全部尽善尽美、如愿以偿 。但是,只要做到无愧于心,遗憾也好,痛苦也罢,都是生命的真实面貌,都可以接纳与承担,如此,不也是一种难能可贵气度和智慧吗?更何况人生本来就不完美,谁能无憾呢!

将恐惧放下,带着希望去未来,是我想送给F的祝福。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说:“希望是支撑世界的柱子;希望是一个醒著的人的美梦。”恐惧无法使事情更好,希望却可以。我们能够做的是──每天怀抱希望,为梦想而全力以赴!@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42年3月,中国远征军初征缅甸。当月戴安澜在同古献捷,次月孙立人在仁安羌大捷,之后远征军就不战而溃,败走野人山,约4万人惨死在这片“魔鬼居住的地方”!有关野人山的回忆录、小说、纪录片、访谈、讲座、电视剧,层出不穷,但遗憾的是,都偏离了人间的核心真相,天道的真机也就无从谈起。
  • 唐中宗在位时,有一个料事如神的僧人,凡是他预言的事,最后都会应验。古籍上没有记载他的法号,只称他为“门僧”。历任四朝的宰相唐休璟很敬重他。
  • 以后每天晚上,看着灯下的影子都是这种形象,他又想不出是什么原因,自己也被吓得惶惶不可终日,不知道该怎么办。
  • 奥兰多地处亚热带,在2月份就像加拿大多伦多的春末夏初的感觉,春夏天的花多数开放。在多伦多室外不能过冬的植物在这里长得很好。
  • 我们需要锻炼自己发展出先苦后甘的能力,等到慢慢走过痛苦煎熬的情绪之后,生命的其他可能性就会自然而然在面前呈现。
  • 宝宝坚持不懈展示自己脸上的快乐表情,将人们的心都融化了。
  • 吉他演奏家尼曼尼亚·瑞比克(Nemanja Rebic)来自塞尔维亚,现定居纽约。一把吉他,伴他走天涯。他用心演奏,表达超越言语的情感。
  • 我算是个很坚强的人吧,可是我一想起那个死神那么悠闲地喝着啤酒,我却在这里忙个半死,结果我再也忍不住了,生病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放声痛哭。
  • 2月3日大华府地区举办“《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与三亿退党大潮的影响”研讨会。以下为李祥春博士于会上的发言。
  • 将观看神韵纳入一年的家庭计划,并成为铁定的传统活动,已逐渐成为西方社会的时尚。药剂师Jennifer Pfaffenberger女士携家人一行四人、三代,于2月10日下午一起观看了神韵北美艺术团在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市的Murat Theatre 的演出。她说,这已是她连续三次观看神韵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