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崔士方: 政法委被“打回原形”

十九大后,中共政法高层出现大变动。政法委高层中的江派势力遭到深度清洗。(Getty Images)

人气: 375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8年03月27日讯】新一轮的中共机构重组,中组部、中宣部、中央统战部在国务院的地盘“攻城略地”,令外界惊呼“党政合一”重现江湖。但是,同为中共党务序列重头部门的中央政法委却呈反向趋势,权力走向缩水,近乎被“打回原形”。

中共政法系统虽然在中共建政后历经变迁,但其作为“政法口”的管理机构,在文革后,已逐渐变成了一个与“刑事诉讼”相关的强力组织,这即是中共政法委的“单核心基本框架”。

围绕“刑诉”这一中心,中共政法委的成员单位就固定为公安部、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司法部、国安部,加上军队分管政法的总政副主任(现为军委政法委书记),与“刑诉”有一定关联的武警总部则处于灰色地带。

但是,这个“框架原形”却在中共应对政权危机中逐步走样,直到周永康掌权时期,因为来自顶层而下(塔尖是江泽民)为强化迫害法轮功政策而形成的巨大催动力,政法委达到最恐怖的“形变”,成为尾大不掉的权力怪兽。

这只怪兽最终被新上台的习近平收拾,从顶峰回落到地平线。

中共政法委第一轮形变与综治委有关。成立于1991年的综治委,最初的成员单位并不算多,但已经包括了商业部、文化部、工商局等“公检法司”之外的单位。此外,江泽民对此综治委层层加码,先后加入了人事部、央行、国家民航局、国家旅游局、武警总部、中纪委、监察部、计生委、海关总署等为成员单位。

而综治办与中央政法委机关合署办公。这时的中央政法委,由此增加了大量“公检法司”之外的运作筹码。这一轮“形变”,也为江泽民后来镇压法轮功埋下了大量“暗黑地雷”。

到了1999年,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政法委与专职迫害法轮功的610办这个“盖世太保”机构获得连体。

中共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组长表面上看与中央政法委书记是同一人(最初时例外,前者是李岚清、后者是罗干),但前者因为有江泽民直接撑腰,法外权柄极大,宣传口、民政、卫生、财政、信访局、宗教局、工青妇……无所不包,权力边界远远超出“公检法司”的范畴。

所以这一“合体”,实际就造成了政法委权力的第二轮大扩张、大形变。

第三轮形变出现在2008年,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将武警司令招揽进入政法委,同时因为北京奥运安保的需要,新的维稳领导小组和维稳办成立。并无意外的是,维稳领导小组组长也由周永康兼任。

因为“维稳”也是一个无所不包的东西,所以随着维稳办从中南海到基层,层层铺开,已将武警这个“刀把子”握在手中的中共政法委,权力触角变得更加无处不在。

到周永康掌控政法委(兼综治委主任)的后期,2011年9月,出现了第四次扩权式的形变——“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更名为“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这并非简单的把“社会治安”改为“社会管理”,而是大大突破了治安的框架,把管控之手伸向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能“协调”的机构由原来40个变成了51个。

时任综治委副主任包括王乐泉、回良玉(副总理)、刘云山(中宣部长)、马凯(国务院秘书长)、孟建柱(公安部长)、钱运录(政协副主席),其中前3人是政治局委员。成员单位更近乎无所不包,据说连军委总政保卫部、总参动员部两个二级单位都被囊括进去了。

可以说,这一次“形变”,促成了周永康的权力顶峰。

但是多行不义必自毙,爬得越高摔得也越惨。2012年3月王立军事件突起,形势急转直下,江派阵营从王立军、薄熙来再到周永康都成了串烧蚂蚱。中共十八大,政法委书记更被踢出政治局常委会。政法委的权势一路倒栽葱下滑。

2013年底,周永康、李东生(中央610办主任)彻底失去自由。2014年10月,综治委恢复原名,“社会管理”重新退回到“社会治安”。

2018年3月的机构改革,综治委(办)与维稳小组(办)都不再设立,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和610办职责划归中央政法委、公安部。

从表面看,治安管理、维持暴政不倒、迫害法轮功的职能仍在,只不过由此前的四个相貌近似的头变成了只有政法委一个头,这样“精兵简政”,岂不是干坏事的“效率”会更高了吗?

其实不然。

这里一个关键的动作,是现任中央610办主任黄明被调走了。尽管黄明上任后“不务正业”(参见前文《“不务正业”的610头子》),但他好歹是公安部一个正部级的副部长,当局如果不想弱化610,而仅是内部重组的话,完全可以把黄明留在原位。现在把黄明调到完全不相干的应急管理部当党组书记,这不是明摆着不再想让中央610办拥有一个专职头领吗?

610足够高级别的专职代言人没了,下一步必然走向权力的散化和边缘化。专职意味相对较弱的综治办主任(此前由政法委副秘书长兼)和维稳办主任(此前由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兼),其面临的命运怕也是相差无几。

从另一个角度看,中共综治委、维稳小组、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都是涉及几十个成员单位的机构,只要这些机构仍存在,兼管这三个机构的中共政法委书记就有“协调”传统公检法司之外单位的权力。而政法委“消化掉”了这三个机构后,反而失去了这份“协调”的专权。

如此一来,政法委等于被彻底打回“原形”,重新成为一个只能围绕“公检法司”打转的机构。因为武警的指挥权已经被收归军委,可以预见,下一步武警司令有可能也会退出政法委,相关事务交由军委政法委书记“代办”。

不过,话又说回来,政法委虽然被打回原形,但坐在火山口上的中共政权,超越公检法司的“维稳”需求却依然存在,只不过,这份高层级的“操心”可能会转到另一个习近平直接指挥的强力机构国安委旗下,权杖易手而已。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3-27 11: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