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淫乱的前生今世(8)党官淫乱校园

作者:陈峰

人气: 245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3月28日讯】八、国已不国,人已非人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现今淫乱究竟到什么程度?很难用一句话说清楚。在此,我们只能勾勒一个大概的轮廓:

公开专营的妓院:中国没有注册公开挂牌的妓院,因为在中国不需要挂牌,很多场所完全具备妓院的功能,而且,谁都知道那是妓院,大家心照不宣。这样的场所招牌包括:足疗、足浴、洗浴、保健、丝足、SPA、休闲会所、养生会所、等等。

公开兼营的妓院:专营的妓院之外,中国还有数量更多的兼营妓院。这样的场所包括:宾馆、饭店、酒店、酒巴、发廊、KTV、俱乐部、夜总会、女子会所、男子会所、商务会所等等。这些场所为吸引顾客,一般都容留妓女,或主动暗招妓女。每天把单身房客的房间电话通知妓女,夜半时分,妓女主动给单身房客打电话,询问是否需要“服务”。

隐形的妓院:又称为“楼凤”。就是妓女单独或合租公寓楼,以此为卖淫场所。这些场所,没有招牌,相当隐蔽,嫖客先在专业网站购买楼凤联系方式,借助现代通讯设备或社交平台联系妓女。

卖淫场所延伸到家庭:妓女上门服务,极大的方便了嫖客,只要一个电话,鸡头就会就近指派妓女上门服务。家庭嫖客获得妓女信息的方式五花八门,包括门缝小广告、户外小广告、网络查询、QQ等等。

站街女:在城市边缘地带,或城市外来人口聚集的贫民区,站街女是卖淫的主力。她们一般在傍晚出现有相对固定的地点,直接主动招揽附近猎艳的嫖客,然后,一同前往妓女住处,完成性交易。

中国卖淫场所,高、中、低端齐备,专业、兼营、家族、街头、网络应有尽有,可为不同地位、不同品位、不同口味的嫖客,提供全天候服务。

互联网的发达,通讯工具的普及,给淫乱提供了随心所欲的便捷通道。众多卖淫机构或团伙,以交友、婚介等名目,招募职业妓女和社会上各种身份的坏女人,包括演艺、白领、富婆、少妇、教师、护士、学生妹等,会员动辄上亿,性感艳照,意淫自白,目不暇接,为嫖客提供一夜情等各种方式的服务。

顺手百度一搜,各种淫乱案例花样繁多,不胜计数。在此,我们仅把涉及父母、女儿一类的案例标题,拿出少许略作展示——

父亲开店母亲放哨让16岁女儿卖淫赚钱;枉为人母母亲让12岁女儿卖淫亲自负责介绍嫖客;让女儿卖淫养家哪有这样的母亲;恶毒母亲强迫亲生女儿卖淫从5岁就多次遭强奸;母亲与17岁女儿共侍一夫买春药供女儿卖淫;亲生母亲逼8岁女儿卖淫接客畜生不如;相差27岁母女同店卖淫;母亲唆使女儿与富二代发生性关系自己当女儿面与其性交;母亲缺钱装病逼自己14岁的女儿去卖淫;50岁母亲卖淫供女儿上学丢了谁的脸;母亲逼两个未成年女儿卖淫赚钱抚养儿子;母女二人为一罐饮料竟当街卖淫;母亲丧心病狂强迫11岁幼女卖淫一次50……

如果说,亲生父母都忍心把自己的年幼女儿往火坑里推,那么,整个社会淫乱的深度、广度和力度,也就不言自明了。

九、中共党官淫乱在校园

中国传统所谓“天地君亲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道尊严”,道出了教师在人们心目中的崇高地位。“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明确了教师的天职。校园,本该是“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翰墨飘香,书声朗朗”的净土。然而,校园的围墙,怎挡得住中共的淫风?从大中小学到幼儿园,照样是苟苟且且,乱得一塌糊涂。

2014年8月11日,民间组织“妇女权利关注网络”发布《中国校园性侵政府信息公开报告》。报告称,从2013年1月至2014年5月间,中国官方主流媒体报导校园性侵共计72起,受害女生100人以上。另据腾讯教育对340起在校女童被性侵案统计分析,老师校长施害占70%。请看案例——

2012年9月-2013年5月间,在曲江区某小学担任一年级体育老师的潘启新,利用学生在操场排队、课间游戏、玩耍或下雨天在室内上体育课之机,在操场围墙边的树荫下、体育器材室门口、室内、教学楼下的树荫处以及教室内,先后猥亵了20名一年级女生。其中3名女生经妇科检查,被诊断为外阴炎。

2013年5月8日,海南省万宁市后郎小学6名小学女生集体失踪,其中年龄最小11岁,最大14岁。6名女生被万宁市第二小学校长陈某鹏及万宁市一政府单位职员小忠带走开房,并遭强奸。

2013年8月18日,在潍坊昌乐平原村发生一骇人听闻的强奸案。15岁的女学生张敏,到县城补习英语回家途中,被她的初中数学老师骗到家中强奸杀害,并碎尸八块。该老师拒不交待作案经过,导致张敏的最后一块尸首在9月7日才找到。

安徽潜山县某小学校长杨启发,在12年里先后性侵9名女童。其中今年最大的已经20岁,最小的年仅8岁。

湖南嘉禾县普满中心小学57岁的老师曾星明,以上课不专心为由,用手摸下体的方式对学生进行“惩罚”。班里19名女生有16名被猥亵,3名幸免者为教师亲戚。

河南桐柏县黄岗镇村级小学教师杨士付,在该校30余年,多年来性侵小学女生多达16名,并威胁受害女生:“敢告诉家长,就剁掉手。”

江西省瑞昌市九源乡上源村小学,发生多名小学生遭教师性侵后染上性病事件,被教师性侵的7名女童皆为小学二年级一班学生,年龄8至9岁,父母在外地打工,同为留守儿童。涉案教师陶表功年已63岁,为退休返聘的编外教师,担任该班班主任。

2014年7月5日,云南省宣威市一位学生家长报警,龙场镇某村小学一教师吴某性侵小学生。经医院检查后显示,被性侵的8名小女孩处女膜破裂,其中年龄最大的11岁,最小的只有5岁。

媒体曝光的这些事件,只是冰山一角,面对如此之多的教师性侵案,民众愤而感叹,这些丧失天良的“为人师表”的教师们是谁教育出来的呢?难道不是党吗?他们学了马列理论为何会变得如此淫乱丧尽天良!(待续)#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4-09 11: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