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跨越千年 唐人梦中入秦 留下凄美爱情故事

作者:洪熙

大唐时期,陇西公有一位秘书名叫沈亚之。此人寂寂无名,官位并不显赫,却因为做了一个奇异的梦,为后世留下一段传奇。

梦回秦朝 建立战功

唐文宗太和初年,沈亚之前往邠州。出了长安后,他在索泉旅舍住宿休息。时值春日,百花盛开,人很容易疲乏,沈亚之白天午睡,梦见自己到了秦国。

梦中,一位廖姓官员,向秦穆公推荐沈亚之。秦公召见沈亚之,二人迎面而坐。穆公说:“我想使国家强大起来,想请教先生,能否教给我一些良策?”沈亚之以昆、彭、齐桓公(春秋五霸里的其中三位诸侯)做例子,讲述强国之道,穆公听了很高兴,就委任他官职,派他辅佐西乞术(春秋时期秦国将领)讨伐河西。

在唐朝沈亚之是一介文人,但在梦中的秦朝,他是一名骁勇的武将,作战时身先士卒,率军冲锋陷阵,接连攻下五座城池。沈亚之回宫后,秦穆公起身迎接他,并让他在宫中住了很久,好好地慰劳了他。

秦穆公的小女儿名叫弄玉,弄玉和丈夫萧史的“吹箫引凤”是个千古传奇。沈亚之于梦中穿越到秦朝时,这时萧史已经去世了。

秦穆公的小女儿名叫弄玉,弄玉和丈夫萧史的“吹箫引凤”是个千古传奇。图为《吹箫仕女图》。(公有领域)

穆公嫁弄玉 做唐人妻子

秦穆公为感谢沈亚之帮秦国夺下五座城池,于是征求他的意见,想把爱女弄玉嫁给他。沈亚之从小自强自立,不愿受人恩惠而臣服,但他没能推辞掉,所以这位传奇的弄玉公主就成为了他的妻子。当时,秦国百姓称弄玉为萧家公主。

在秦国,虽然沈亚之位居下大夫,但因他是秦国驸马,所以可以自由地出入王宫。沈亚之住的宫殿,称为“翠微宫”,宫里人则称为“沈郎院”。弄玉公主喜欢吹箫,每次吹箫,都要坐在“翠微宫”的高楼顶上,颇有天女的风范。那箫声悠远飘逸,催人泪下,凡是听到的人都会忘了自己的存在。

弄玉公主七月七日生日,王族成员带着珍贵的礼物为公主庆生,沈亚之很苦恼,实在不知道送什么礼物才好。昔日向秦穆公推荐沈亚之的那名廖姓官员,受秦国派遣,将一批歌伎送给西戎,西戎就回赠了一件水犀小合。沈亚之从廖姓官员处得到了它,就把它献给了公主。弄玉公主十分喜爱,就系在裙带上。

秦穆公对待沈亚之,就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恩赐有加,众人有目共睹。

在秦国,虽然沈亚之位居下大夫,但因他是秦国驸马,所以可以自由地出入王宫。图为《老子老君图.蓬球》。(公有领域)

公主过世 亚之作诗哀悼

不料,第二年春天,弄玉公主忽然无疾而终,举国哀伤。秦穆公尤其悲伤不已,准备将爱女安葬在咸阳原上。穆公要沈亚之写一首挽歌,沈亚之写道:

泣葬一枝红,生同死不同。金钿坠芳草,香绣满春风。
旧日闻箫处,高楼当月中。梨花寒食夜,深闭翠微宫。

写完之后,呈送给穆公,穆公读罢,再次老泪纵横。宫中的侍女近臣也都忍不住地哭起来。穆公又要沈亚之作墓志铭,沈亚之写道:

白杨风哭兮石甃髯莎,杂英满地兮春色烟和。
珠愁纷瘦兮不生绮罗,深深埋玉兮其恨如何?

沈亚之和众人一起到咸阳原上,为弄玉公主送葬。由于悲伤过度,沈亚之病倒了,他在宫外修养了一个月后,身体渐渐康复。

秦穆公为唐人送行

秦穆公对沈亚之说:“本来我想把爱女托付给你,希望你们长久地生活在一起,不料她还没来得及好好侍候你,就已经去世了。我们秦国是个小国,不能辱没你,而且我每次看到你,就会想起死去的爱女,心里为她悲伤不已。你何不去投奔大国呢?”

沈亚之说:“臣没什么才能,唯有一颗丹心报答君上。您能赦免我没有随公主一起死去的罪过,并让我回到自己的母国,您像太阳一样的恩德,我永记都不会忘记。”

临行之前,秦穆公设宴相送,宴席上歌伎唱秦腔,跳秦舞,舞伎拍著肩膀,拍著腿,呜呜地沉吟著,似乎带着一股幽怨之气。

唐代壁画上的舞伎。(公有领域)

秦穆公举杯走到沈亚之面前说:“我先祝你长寿。这乐音听起来不善,希望你作一首歌,加以弥补一下吧。”沈亚之立即挥手写下一首歌词:

击髆舞,恨满烟光无处所;泪如雨,欲拟著辞不成语。金凤衔红旧绣衣,几度宫中同看舞。人间春日正欢乐,日暮东风何处去?

写完,就送给跳舞的舞伎。在嘈杂的声音中,他把歌词念了一遍,四周的人们都哭泣不已。沈亚之再次向穆公拜别,秦穆公命他去翠微宫,向公主的侍女们告别。

沈亚之重新走进翠微宫,看到公主留下的珠翠散落在青阶上,纱窗上的檀色小点依然如故,宫女们哭泣著,沈亚之也为之感动地涕泪。在最后的离别时刻,沈亚之在宫门上题写一首诗:

君王多感放东归,从此秦宫不复期。
春景自伤秦丧主,落花如雨泪燕脂。

然后挥手离别,走出王宫。

秦穆公派人用车把沈亚之送出函谷关。出关以后,送行的小吏说:“穆公命我将您送到函谷关,我们这就回去了,您多保重!”沈亚之和他告别,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仍然躺在索泉的旅舍里。

第二天,沈亚之将此事讲给友人崔九万。崔九万是博陵县人,对古代历史很有研究。他对沈亚之说:“《皇览》上说,秦穆公死后葬在雍橐泉祈年宫之下,这不就是神灵显圣的凭据吗?”

后来,沈亚之得到秦国的地理志书,说:“如果真像崔九万说的那样,弄玉既然是仙子,又怎么会死呢?”

只是片刻睡眠,沈亚之在梦中就跨越了一千四百多年,穿越古今两朝,并有了一段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冲锋陷阵夺下五城,立下赫赫战功;唯美伤感的爱情之旅;感人肺腑的君臣之义。那神奇的梦境,是否就是他前世某一段情缘的回溯呢?@*#

事据《太平广记.卷第二百八十二.梦七》

责任编辑: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