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恶意压案及造假 黑龙江公安刑总队长被举报

原黑龙江省公安厅刑总队长闫子忠因恶意压案、造假、拖案被举报。(大纪元合成)

原黑龙江省公安厅刑总队长闫子忠因恶意压案、造假、拖案被举报。(大纪元合成)

人气: 17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最近,反腐维权联盟成员马波向中共国家巡视组举报,原黑龙江省公安厅刑总队长闫子忠对其儿子徐智鹏命案恶意压案、造假、拖案的法律责任。

马波儿子徐智鹏命案至今已拖了11年之久,徐智鹏的尸体还躺在殡仪馆的冰柜里。去年12月,马波去公安部、国家信访局上访时得知,她儿子冤案已经被撤销了。是被谁撤销的?没人知道。

两会期间 马波被骗回

今年“两会”即将召开之际,哈尔滨公安部门、哈市公安局书记以及驻京办的分局局长都急着找马波回去,说他们跟省厅一把手联系研究她的案件,讨论解决,还帮她订好了车票和旅馆。

马波以为当局真的诚心要解决她的问题,特别找来清楚该案的好友刘纯宝协助,刘在前往车站的途中就遭到辽宁当局拦截。当局还动用特战队出面“维稳”。

然而,“两会”结束了,什么问题也没解决。她怀疑当局想让案子翻不了身,才决定举报闫子忠。

马波与哈尔滨官员的聊天记录。(马波提供)

为协助厘清案情 刘纯宝遭“维稳”

刘纯宝告诉大纪元记者:“她(马波)儿子这事情我特别清楚,当时案子发生后我有插手处理过,所以她找我过去协助她处理,结果我被控制在家里去不了。”

刘纯宝表示:“案子破不了的原因是他们做了二次尸检,第一次尸检做完,为什么要做第二次?就是想造假,说他(徐智鹏)高血压185(毫米汞柱)、低血压44(毫米汞柱),他本来就是个运动员,哪有血压问题。”

此外,他也提到,“第一次解剖费用500元(人民币,下同),为何第二次要1万元?拿这1万元做什么?这证据在马波手上,还说是经她同意的。”

辽宁维权人士刘纯宝在前往车站搭车的途中被拦截。(访民提供)

举报前公安厅刑总队长闫子忠

反腐为全联盟成员马波,为儿子冤案上访11年。(微信图片)

马波在举报信中写道:

年前我到公安部上访,接待人员对我说,我的案件已经撤销了。我问,什么时间?理由是什么?工作人员说“没有显示”,这让我哭笑不得。是谁撤销的?依据什么撤销的?造假已造到公安部了。

十年前,交通局给我提供的案发现场监控录影,录影中的学院面包车及凶手逃离现场乘坐的计程车,闫子忠根本没有查。三级公安是有意保护凶手,压案不破。

2007年4月14日,我儿徐智鹏在农垦职业学院遇害,校方扣留我儿子的遗物,我几次冒着性命欲跳楼才拿到。我儿在哈医大医院门诊的病例本,是校长范忠利在马文英主任办公桌抽屉里搜出来的,不可思议的是,病例心跳血压一栏明显是有人后来填写上的。是谁填写的?其目的是什么?

为什么能把血压写成高压185、低压44,这违反客观事实的造假行为,办案人员为什么不核实?这足以说明办案人员有意拖案、压案长达11年之久,黑龙江公安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此外,一份二次解剖交费收据,足以证明农垦职业学院与道外分局恶意串通造假。从实际解剖费用上讲,当时解剖费用只需500元,可是,他们双方却以1万元成交。他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既然第一次解剖已做出结论“外力至死”,他们依据什么要做二次解剖?让11年的命案得不到纠正?可见 ,闫子忠幕后黑恶势力有多么强大。

2007年4月,马波读大学的儿子在学校被杀害,当地公安恶意压案,至今她儿子徐智鹏的尸体还在冰柜中放着,凶手仍逍遥法外。

马波告诉记者,“我儿徐智鹏在农垦学院就读期间被同寝室殴打致死。虽然,我已掌握罪犯的铁证及办案机关恶意造假压案罪证,案件还是被拖至今已十一年了。”#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8-04-01 1: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